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61章 孩子要生了

第461章 孩子要生了

 热门推荐:
    冷清欢缓缓地合上手札,微微合拢了眸子,感觉有点累。
    对于齐景云的一生,她不想做过多的评判,她只知道,他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
    慕容麒给了他最起码的尊重,兄弟的帮助,他就认准了,慕容麒就是他一生一世的好兄弟。
    假如,他的人品再卑劣一点,其实,可以有很多次杀害自己灭口的机会,可是并没有。就算是最后绑架了自己,也只是想求一条生路。
    造成他今日这个下场的,是万恶的封建尊卑制度,还有伯爵府的亲人们吸血鬼一样贪得无厌的索取,这才令他铤而走险。
    这册子,就是他这一生的盖棺定论。
    “若是,缘分未尽,我仍旧想,认识你们,以另一种全新的打开方式。”
    还有这样的可能吗?通敌之罪,谈何容易?
    她一抬手,将册子丢进了炭盆里,立即有火舌跳跃起来,将册子吞噬,烧成黑灰色的纸灰,满是颓败。
    凤蕾玉撩帘从外面进来,手里端着刚煲好的浓汤,放下托盘,笑吟吟地端过来,脸上洋溢着难掩的欢喜之色。
    “主子来信了呢。”
    说话柔声柔气的,真好听,人都像是水做的。
    “说什么?”冷清欢懒洋洋地抬手接过汤盅。
    “没说什么,就是催促您究竟啥时候生?他说麒王爷捉到了漠北与南诏留在长安的奸细,经过审讯得知,他们的确是在打您的主意,说想获取您身上隐藏的秘密。麒王爷被转移注意力,全力追剿这两伙细作,追查您的下落。主子暂时能喘一口气,可以回来陪您生产。”
    冷清欢默了默,男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当自己在他怀里的时候,他不稀罕,眼馋的是别的女人。当自己走了,他还这样不依不饶的做什么?
    指望她冷清欢会回心转意吗?
    她不是琼瑶剧里的苦情女主,若非自己挺着个肚子没本事,妈了个巴子的,老娘我赚花不完的金子,六十大寿的时候都能养一堆的小白脸给我磕寿头,争着给我倒洗脚水,何必看你的臭脸。
    至于这肚子里的崽儿,碍了自己多少事儿,简直就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想想就恼,“啪”地给他来了一巴掌,打得自己还挺疼:“坑娘的玩意儿,可着我这不花钱的房子住着舒坦,赖着不出来。”
    肚子里的崽儿似乎是抗议一般,狠狠地踹了她一脚,手里的汤盅都差点一哆嗦丢了。
    好家伙,这还没有生下来呢,竟然就敢跟自己动手了。
    冷清欢哼了哼:“你就告诉他,好好地跟慕容麒培养感情,假如日久生情了,我也有办法成全他。不急着回来。”
    凤蕾玉掩着唇笑,娇娇怯怯的。
    对于仇司少的身体情况,她虽然并不知情,但是也有猜测。听说,她刚被仇司少捡回来的时候才十岁,几乎是拖着鼻涕在伺候司少,包括衣食住行,铺床叠被,就跟一个老妈子差不多少。
    直到现在出落得亭亭玉立。
    “从来没有见过像夫人这般通透的个性,若是换做我,就算没有寻死的心,只怕也是每天以泪洗面,食不下咽。”
    冷清欢瞅一眼手里的汤盅,喉尖有点哽。
    其实,自己心里何尝不难过,若真是没有爱过。
    冷清欢将最后一口汤使劲咽下去:“东方不亮西方亮,男人么,又不是唐三藏,不能当饭吃。”
    将汤盅递给凤蕾玉,慵懒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然后,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抻着腰了?”凤蕾玉关切地问。
    “不是,”冷清欢咽下嘴里的唾沫:“我收回刚才说的那句话,你告诉仇司少,孩子已经生了,男孩,母子平安。”
    凤蕾玉“噗嗤”一笑:“这开不得玩笑的,我家主人可有一套详细的计划,就等着您生了之后实施呢。”
    “什么计划?”冷清欢愁眉苦脸地问。
    “主人说,他要想办法给这个孩子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不能让他受委屈。”
    “所以呢?”
    “所以他要娶你做仇家的掌家夫人。”
    冷清欢被呛到了,咳了两声,捂着肚子,干巴巴地笑了笑:“我现在马上就要生了,想拒绝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话将凤蕾玉顿时就吓到了,一时间手足无措,紧张得粗喘了两口气,拍拍心口:“现在就要生吗?”
    “不用害怕,”冷清欢这个产妇还要劝慰她:“刚刚出现第一次阵痛,离生还远呢。孩子一切情况全都正常,顺产没有问题。你听我的指挥,帮我备产就可以。”
    想想为了这一天,自己在麒王府的时候做了那么多的准备,就连剖腹产的手术室都提前准备好了,到头来,还要自己给自己接生么?
    凤蕾玉这个时候多少也镇定了一些:“您别急,别急,我这就去找产婆,通知我家主人,我,我,怎么说生就生,招呼都不打一声呢?”
    手忙脚乱地就跑了出去。
    冷清欢第一次生娃,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不过还好,实战经验没有,理论知识还是很充分的。
    真正的没见过猪肉,看过猪跑。
    所以没有太大的惶恐。只是,这样的生死关口,身边就连一个至亲之人也没有,心里有些悲凉。眼巴巴地盼望着仇司少能回来,陪在自己身边。
    仇司少好不容易甩脱了慕容麒,得到冷清欢即将生产的消息,立即马不停蹄地往回赶,心急如焚。
    屋子里,产妇正疼得死去活来,他在门口就被产婆拦住了。
    “不能进,不能进,不吉利的。”
    仇司少一把攥住产婆的手,十分紧张,声音都在发颤:“怎么样?还要多久?”
    “官人只管放心,贵夫人情况很好,相信一定母子平安。您稍安勿躁。”
    仇司少在门口一圈又一圈地转悠,急得像热锅蚂蚁,出了一脑门子汗。产婆进进出出,有条不紊,一点也不着急。
    里面产妇低一声高一声,叫得声音都变了形,显然在忍受极大的痛苦。仇司少握紧了拳头,着急地来回踱步。
    慕容麒一阵风一样闯进来,不顾别人的拦阻,直接冲向产妇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