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64章 查案查到了床上

第464章 查案查到了床上

 热门推荐:
    事情还要从长远处说起。
    自从冷清欢走了之后,绿芜公主就得了厌食症,吃什么都不香,肉都咽不下去了。眼睁睁的,从二百多斤的胖丫头,一点一点缩水,不到两年的时间,成了亭亭玉立的美人。
    绿芜瘦下来,人们才发现,宫里竟然藏了这么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杏核眼,瑶鼻朱唇,一笑还有两个梨涡。
    又正是适龄待嫁的年纪,皇帝就想着,趁着好出手,赶紧嫁出去得了。
    他心里有个合适的驸马人选,河东晋州总兵的独生子。
    为什么中意这个娃呢?那个有野心,对着他屁股下面的皇位一直虎视眈眈的二皇叔,被他找个借口请出上京,贬去河东了。
    谁知道这老头到了河东还不安分,跟河东的总兵来往甚是密切。接到密报的皇帝老爷子就开始琢磨着,怎么不动声色地挑拨两人关系,最好是让这总兵将二皇叔看管起来,那样自己才能高枕无忧。
    这位总兵老来得子,膝下只有一个宝贝疙瘩。皇帝就将主意打在这位公子头上,还有什么比将他招进上京做驸马更好的方法?
    一个是彰显皇恩浩荡,另一个,这位公子就成了皇帝手里的人质了,还发愁这总兵会与二皇叔勾结造反吗?
    皇帝让他往东,他绝对不敢往西,让他打狗绝对不敢追鸡。
    绿芜在几位公主里,最是聪慧,也最年长。所以,皇帝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她。
    绿芜当然不想嫁!
    她拼了命减掉一身肉,每天饿得两眼昏花,那就是为了嫁给自己喜欢的如意郎君,不是给自家老爷子当奸细的。
    听到风声的她厌食症更加厉害,每天食不下咽,看到吃的就吐,强硬咽下去,吃什么吐什么,几乎吐出酸水来。
    皇帝这赐婚旨意还没有下呢,她就饿成风吹就倒的纸片了,三步一喘,五步一晃,妥妥的捧心西施
    贤妃舍不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原因就只有一个,绿芜这宫里的山珍海味尚且吃不下去,嫁了人,没人疼没人管,不更要饿出个好歹?
    皇帝一想也是啊,虽说自己嫁女,就是一道圣旨的事情,可是绿芜这厌食症治不好,将一个病秧子塞给人家,人家也不乐意啊。皇恩变皇灾了。
    于是皇帝召集了御医们想办法,医治绿芜的病。
    以前公主是太胖,现在是太瘦,皇家的子女就是不好伺候,把一群老头给折腾的,头发更白了。
    御医们没招,有人出主意,说可能这饭食只是不合公主口味。于是皇帝又命人出宫找稀罕的吃食,只要绿芜喜欢吃,开了胃,兴许病就好了。
    就这样又拖延了大半年,绿芜的病没有一点起色。
    这个时候,沈临风给惠妃送了一盒酸枣糕,说是他外出破案,从当地带回来的特产。
    宫里什么样精美的点心都有,唯独这种上不得席面的玩意儿倒是稀罕,分给贤妃一点,绿芜吃了,很是开胃,当天竟然吃下了一碗面。
    贤妃高兴坏了,就拜托沈临风再送进宫里一些。说来也怪,这沈临风送进宫的点心,绿芜全都吃得津津有味,御膳房里的山珍海味,她吃什么吐什么。
    贤妃小心翼翼地觊觎皇帝的脸色,试探着开玩笑:“或许,这绿芜天生就是吃人家国公府饭菜的命。”
    皇帝老爷子当时没吭声,也没有强逼着绿芜下嫁总兵府,但是脸色很沉。
    俗话说,得意忘形。警报暂时解除的绿芜一时间兴奋,气也不喘了,走路身子也不摇了。尤其是,她半夜起来偷偷吃东西,被人发现了。
    风声先是传到一宫之主皇后的耳朵里,皇后冷冷一笑,立即就猜透了绿芜的心思:“想当初,如意想要加入国公府,这丫头从中捣乱,胡说八道。那个时候就知道她是心术不正瞧上了沈临风,果不其然,说什么只吃国公府的饭菜,本宫就偏让你吃不着。”
    这宫里的妃嫔,无一例外,只要你过得不舒坦,我的日子就如意了。
    所以皇后背地里派人盯上了绿芜。
    绿芜这厌食症,一半是真的,一半是装的,贤妃没少让跟前的宫人偷偷地给她留点心。当着别人的面吃什么吐什么,关起门来,一样没少吃。
    不过绿芜的确是瘦了啊,而且瘦的那么快,大家谁也没有怀疑,觉得厌食症是真的。
    贤妃也知道自家女儿的心思,旁敲侧击地想要撮合,奈何皇帝老爷子心里只有他的江山社稷。至于这孩子们是否情愿,只在其次。
    这天宫里出了一点小案子,皇帝听说沈临风养的几条警犬十分厉害,就让他进宫协同查案。
    沈临风奉旨进宫,牵着条狗在后宫里转了一圈,那狗直接将他带去了绿芜居住的寝殿。
    绿芜正躲在房间里狼吞虎咽地吃鲜肉虾饺呢,香味扑鼻,把警犬给馋得,没来得及等门外宫人通禀呢,直接冲破了房门。
    沈临风见到绿芜,这眼睛都不够使唤了。早就听说绿芜公主瘦下去,简直就是脱胎换骨,可没想到,竟然如此令人惊心动魄,不对,心惊肉跳,也不对,反正就是脸红心跳外加大吃一惊。
    绿芜嘴巴上还都是油呢,一口虾饺噎在了嗓子眼,抻脖子瞪眼加跺脚地焦急催促:“关门,关门!”
    被人看到可就惨了。
    沈临风半晌脑子才转过弯,“咚”的一声,把屋门关了。当然,是把自己关在了门里。
    警犬馋肉,他馋美人。
    正巧,这虾饺一送进绿芜的宫殿,皇后就得到了消息,想个办法将皇帝引了过去。
    皇帝老爷子亲自驾临,与沈临风不过是前后脚的功夫。这让绿芜顿时就慌了手脚,一个是怕老爷子将沈临风堵在自己寝殿里,男女有别,终究是不合规矩;第二,就是害怕老爷子看到自己吃剩的虾饺,能不露馅吗?那自己一辈子就完了。
    一时情急,做贼心虚,就连推带搡地将沈临风连同盘子藏在了里屋的寝室里,自己出来迎驾。
    皇帝老爷子虽说当爹,但是没有特殊事情,一般也不会进自家女儿的寝屋,多是在外室说话。原本挺好打发。
    但是禁不住,里面还藏了一条狗,瞅着沈临风手里的虾饺,馋得伸着舌头,哈达哈达地流哈喇子,不满地“呜”了一声。
    皇帝老爷子耳朵挺灵,当时就起疑了,要往里面查看。
    寝室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拔步床,一个绣架,一张妆台。无处藏身。沈临风觉得,若是被皇帝瞅到自己,未免对绿芜闺誉有损,一咬牙,就拽着狗藏进了她的床帐里。
    于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