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65章 豫州赈灾

第465章 豫州赈灾

 热门推荐:
    沈临风窘得一张脸火烧火燎,一手捧着虾饺盘子,一手紧拽着狗链,然后双膝跪在绿芜的床榻之上,向着皇帝老爷子请罪。
    这就叫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解释什么都没有用,都被捉奸在床了。
    皇帝大发雷霆:“好啊你沈临风,让你查案都查到公主的床上去了。”
    绿芜很够江湖义气,将所有的罪过一个人全抗下来。沈临风那也必须要有男人风度,关键时刻不能退缩,也拍着胸脯往自己身上揽。
    两人一个跪在地上,一个跪在床上,就跟抢功劳一样,还争得面红耳赤的。
    皇帝老爷子火眼金睛,就冲着沈临风穿着的鞋子,还有手里的虾饺,也心知肚明,两人今天肯定是没啥。至于以前有没有偷过腥就不知道了。
    而且,这摆明了,绿芜要死要活的不吃饭,是沈临风这家伙在偷偷送饭。两人合起伙来懵自己呢。
    他心眼多小啊,而且就喜欢收拾自己的崽儿,专业坑娃。
    绿芜敢跟他玩心眼,不听他的安排,你想嫁进国公府,朕就是不让你如愿。
    于是,沈临风的官也没有升成,相反,但凡京城里的大案要案,全都交给他来办。沈临风就是经过这一番锻炼,竟然宝剑锋从磨砺出,功成名就,成为了长安名捕。
    但是对于二人的亲事,皇帝装聋作哑,也不给两人赐婚,也不让沈临风娶。于是,两人的亲事竟然都蹉跎下来,一个宫里,一个宫外,就跟牛郎织女似的。
    现如今,豫州的疫情一出,皇帝老爷子坐在龙椅之上,瞅着沈临风办这个差事合适,十分合适。
    当即一道圣旨下来,命沈临风带着赈灾粮米,药材,带着一队御医,浩浩荡荡地奔赴豫州。
    豫州此时已经是哀鸿遍野,四处灾民暴乱,绝对妥妥的苦差事。
    沈临风到了豫州之后,立即肃清徇私舞弊一案,手持尚方宝剑直接斩了上一任钦差与豫州知府,平息民愤。
    然后开仓放粮,收治灾民,稳定民心。最棘手的,还是疫情,不能找到治疗疫病的方子,就始终人心惶惶,而且死亡人数众多,每日都在递增,这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瞅着那一堆头顶乌纱帽,蹲在药炉跟前亲尝百草的御医,沈临风突然就想起了冷清欢。
    冷清欢是他心底里最为敬佩的女子,尤其是她身上的那份坚毅与自信,时刻都能感染着身边人,给人一种可以信任的感觉。
    大家都说,麒王妃的死是毋庸置疑的,只有慕容麒还在锲而不舍地等着她回来,坚信,她不会那样轻而易举地死去。
    冷清欢的下落至今还是一个谜,多希望,真的就像是表哥猜测的那样,冷清欢只是逃了。总有一天,哪怕是十年,二十年,她能看到,慕容麒仍旧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还在等她,她会回心转意。
    可是,长安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像她那样,犹如一颗明珠一般,无论走到哪儿,都光彩熠熠的人,怎么可能平凡到无人知晓?
    江南,仇家府邸。
    豫州的疫情四处蔓延,江南也无法幸免。
    冷清欢刚从外面回来,摘下防护口罩,换下she
    上的衣服,用酒精进行全身消毒。
    如今的她,褪去了原本少女的生涩与娇嫩,浑身焕发出一种迷人的自信,从容的韵味,风华澹澹,如月光皎皎,清水涟涟,令人一见,就顿生神怡之感,似乎心尘都被荡涤干净,变得通透。。
    但是,她极少以真面目示人,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的时候,多是带着半截面纱,金线绣着两串良姜花的图案,成为了江南良姜夫人的标志。
    只不过,她行事低调而又隐秘,知道她身份的人并不多,更遑论是真实身份了。
    这次疫情肆虐,许多事情不能假手于人,她只能亲自披挂上阵。
    府门紧闭,府里人除了必须的采买生活用品,其他人一律不得随意出入。
    冷清欢作为一个现代人,比他们更加明白疫情的传播速度与途径究竟有多可怕。
    但她却不甘心就这样苟安于府邸之中,她明白,假如疫情得不到控制,病人得不到医治,即便自己防控得再严格,疫情也会有可乘之机。
    所以,她将这次疫情新药的研发,当做自己的责任。
    这次疫情与以往的不同,来势凶猛,而且蹊跷。所以,御医们按照医书上所记载的那些方子,配制出来的汤药压根就没有什么效果。
    她纳米戒子里的先进医疗设备,总是要比古代医生单纯的望闻问切要厉害许多。研究的过程并不是很顺利,但是已经初见成效。
    对于城中患病的百姓,由官府出面,仇家出资,全都集中隔离起来。庆幸的是,他们可以衣食无忧,并且还会有药材进行治疗。所以,同样是疫情笼罩之下的江南,相对要安稳许多,百姓不至于感到惶恐不安。
    对于仇家的这一义举,江南的百姓全都感恩戴德,这也是仇家能在江南屹立百年的一个重要原因。
    仇司少听闻她回来,过来追问有没有最新进展。
    五年的时间,仇司少经过她的治疗与调理,褪去了不少的阴柔与妩媚,多了男儿的气魄与魅力。颌下冒出的青涩胡茬,更是代表着他这些年里的改变,喉结也更加突出,身上阳光蒸腾时,会有属于男人的味道散发。
    现在,已经再也没有人会怀疑他的性别。
    他依旧还是那身耀目的红衣,衣摆处的曼陀罗依旧妖艳,只是不再像五年前那样张扬轻狂,而是多了一份沉稳的尊贵与骄傲。
    “今天又有大批的灾民涌入江南,寻求活路。”仇司少微蹙着眉头:“感觉我成了冤大头。”
    救治灾民不是单纯的施粥布施,方方面面的花销,的确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否则你挣那么多银子做什么?你花的完吗?”
    “我花不完,给我儿子留着不成?我儿子现在已经有了一排的小青梅等着嫁了,不给他多攒一点银两,他怎么养得起这么多的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