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69章 有容乃大

第469章 有容乃大

 热门推荐:
    冷清欢指着小云澈声色俱厉:“你行啊,你行!你真是我的小祖宗!”
    小云澈委屈的时候嘟着小嘴,婴儿肥的脸蛋气鼓鼓的,最招人心疼,身上那股匪劲早就烟消云散。
    他忽闪着大眼睛,怯生生地瞅一眼冷清欢:“澈儿乖,不想打架,今天是他先欺负我的。仇爹爹说了,他的儿子什么都可以吃,就是不能吃亏。”
    冷清欢气得简直呼哧呼哧喘,难道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小崽子这一套装可怜的戏码,她早就看得腻了。
    她想立威,一手掐腰,一手就抄起了一旁清尘用的鸡毛掸子,狠狠地往条案上敲了敲:“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这一天天的,就不能让我消停消停!还这样理直气壮的,简直气死我!”
    鸡毛掸子这一敲,鸡毛就开了花,洋洋洒洒地飞起来,热闹了一地,落了小云澈一身。而冷清欢威风凛凛地站在鸡毛当中,挥舞着光秃秃的掸子杆儿,瞬间石化。
    定睛一瞧,好么,绑鸡毛的布条断了。好不容器堆砌起来的威慑,顿时变得莫名喜感。不过还好,虽说没有鸡毛了,打屁股还是一样打。
    小云澈瞅着落在鼻尖上的鸡毛咯咯笑,乌溜溜的眼珠直接成了斗鸡眼,忘了自己还身在危险之中,撅起嘴来吹了一口。
    “娘亲,好娘亲,你看,天上都飘鹅毛大雪了,澈儿真的冤枉,你就饶了澈儿这一次吧?”
    “我饶了你?”冷清欢气得原地转圈:“我就说呢,你怎么饶过鸡笼里那只花公鸡,不薅毛了,感情是瞅上这个鸡毛掸子了。说,这是不是你干的?”
    小云澈娇憨一笑,挠挠后脑勺:“爹爹说我不能像你们那样飞檐走壁,是因为我翅膀不够硬,所以我就采了来做翅膀了。”
    冷清欢吓了一跳,这崽子该不会后背插两根鸡毛就当自己是空少了吧?可别从高处跳下去把脑袋摔个好歹。虽说是个熊孩子,但好歹也是自己亲生的。
    “翅膀呢?”
    “翅膀还没有做好,就被丫丫她们薅秃了做毽子了。”小云澈撅着嘴,很生气。
    这小崽子要是一天不玩着心眼闯祸,他就绝对皮痒。冷清欢用掸子指着他的鼻尖,还要叮嘱:“让你好好学习你不学,看看你这脑袋瓜子都有坑了。会不会飞跟长不长毛有关系?你插上鸡毛是不是还会下蛋了?”
    “也许不会下蛋,但是仇爹爹说会孵蛋。”小云澈一本正经。
    小嘴吧嗒吧嗒,爹爹长爹爹短的,把冷清欢给气得简直七窍生烟。
    “你那脑袋瓜子里,见天都是装的什么啊?”
    “装的是娘亲啊,云澈每天都在想娘亲,吃饭睡觉都在想。”
    “油嘴滑舌,真是好的不学学坏的,你仇老爹那一套是真没浪费。”
    一直蹲守在外面,害怕小崽子挨揍的仇司少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什么叫好的不学学坏的?我怎么听着像指桑骂槐啊?跟我学怎么了?我家澈儿聪明伶俐,谁不夸啊?不淘气那叫男孩子吗?”
    仇司少一开口,小云澈就知道,今儿这顿笋炒肉是吃不上了,谁让自己有一个疼自己爱自己,还又英俊潇洒,多金威风,最重要的,是会哄自己娘亲的爹爹呢?
    “别人夸,那是昧着良心,看你面子。”冷清欢无奈:“玉不琢,不成器,这孩子不教训教训,让他多吃一点苦头就要废了。”
    仇司少弯腰抚摸小云澈的头顶,却瞅着冷清欢:“那你小时候挨过鸡毛掸子么?”
    冷清欢默了默,自己小时候倒是想有人管教自己。可惜父母早早地因公殉职,自己一个孤儿,管教鞭笞自己的,是残酷的社会。
    “看吧,管教孩子未必就要靠打骂。比如我,若非足够坚强,当初就差点被废了。所以我的儿子,绝对不能多受一点委屈。”
    又是一套振振有词的歪理,冷清欢没有反驳,仇司少是想在云澈身上弥补自己童年的缺憾,只想让他简单,快乐。
    仇司少对着小云澈语重心长:“知道自己今日错在哪里吗?”
    小云澈抬眼瞅瞅面沉似水的冷清欢,小声嗫嚅:“不该打架。”
    “错,”仇司少盘腿在小云澈跟前坐下,一本正经:“第一,你不应当贪得无厌,要懂得见好就收,还要给别人留点汤,否则,别人没肉吃自然就会抢你的。这是做生意的道理。
    第二,对方比你强,你拼命打了人家,最后自己也要受罚挨揍,这叫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划不来。不如智取,或者寻求夫子帮助,轻而易举地就能令他受到严惩。这是对敌的道理。
    第三,咱们好好唠唠,关于这泡妞......”
    “够了。”冷清欢咬着牙根打断了仇司少的话,深吸两口气平稳自己的怒火:“你有点太高瞻远瞩了吧?司少大人,咱能不能教孩子一点正经的?”
    “当然能!”
    仇司少将小云澈一把抱起来:“我觉得,孩子今天受委屈,就说明功夫还有待加强,我去教孩子练功,你继续研究你的药方子。多大的事儿,至于生这么大气,有道是有容乃大,心胸宽大的女人才讨人喜欢,你胸,太小。”
    冷清欢手里的鸡毛掸子直接就飞了出去。
    仇司少身形更快,飞得更迅速,一溜烟,“嗖”的一声就窜没了。怀里的小云澈感觉惊险刺激,兴奋地“咯咯”笑。
    冷清欢轻叹一口气,这就是命,还能怎么着,抗拒不了就只能认命呗。还是去干正事要紧。
    疫病方子研究出来并不难,难民署里的几个重症灾民经过冷清欢的诊治,两三日之后情况就恢复了正常。这都是得益于古人的智慧,她懂得不少古代治疗瘟疫的方子,只要对症加以改进就可以。再加上先进的检查仪器,自然快宫中御医一步。
    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难民署里负责安置灾民的许多衙役也都被传染了瘟疫。
    冷清欢对于他们的防护工作再三叮嘱过,也给了现代的防护服与防护口罩,这些人仍旧不能幸免,这令她开始怀疑疫情的传播途径,难道并非只是通过口沫与呼吸传播?
    她通过详细的询问与观察,在难民署里发现了一种红色的血虱一般的寄生虫,就是依靠吸取人体的血液维持生存,痛感极小,所以很多人并不放在心上。
    通过对这些寄生虫的检查,在它们身上发现了这次疫情的致病菌。几乎可以确定,这种虫子就是疫情病菌的携带传播者之一。
    不过,这虫子,并不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