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71章 雪中送炭

第471章 雪中送炭

 热门推荐:
    皇帝老爷子召集一群老眼昏花的御医点灯熬油地研究了一夜,最终院判给出了大家商议的结果。
    这药方里掺杂了一种药,恰恰就是回春堂独家秘方生产的感康丸。这种成分的确是人家回春堂才有。所以,模仿不来。
    皇帝一瞅,没招了,就算是人家把药方献出来,一样还是要用人家的药,这竹杠,是被敲定了。更何况,这急报里,州府官员也没少给仇家说好话,将仇家出资,安置灾民一事如实回禀了,也算是仁至义尽。
    好在,皇帝老爷子虽说小气,跟葛朗台似的,但是懂得黎民苍生为重,麻溜地下令,免回春堂赋税三年,拨银十万两,用以豫州灾民的救治。当然,多退少补,花不完还要退回去。
    心疼,肉疼,肝疼,牙疼,头疼。咱秋后算账,朕倒是要瞧瞧,是谁这样大胆,敢敲皇帝的竹杠。
    圣旨一下,回春堂奉旨制药,更是大行方便,夜以继日地进行生产。
    其他州府疫情并不严重,很好控制,最难的,莫过于就是豫州,又要赈灾,又要控制疫情,还有更难的,就是暴乱。
    民不聊生,自然就要想尽办法活下去,打砸抢劫,暴动四处可见。
    也多亏冷清欢接了这制药的差事,替沈临风分忧。饶是如此,他仍旧是应接不暇,恨不能生了三头六臂,真是心力交瘁。如此以来,抵抗力低下,就容易被病邪入侵,感染瘟疫,病倒了。
    这个时候,冷清欢的方子还没有送来豫州,疫情完全没有希望。
    沈临风觉得,自己没准儿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憋屈啊,果真伴君如伴虎。
    冷清欢赶到豫州,下榻在一处清净的宅院,先去淮州的回春堂药厂,安排生产清瘟丹。
    豫州是长安最大的药材种植之乡,方子上所需的几味药材寻常可见,投入生产并无什么难度。再加上有冷清欢亲自坐镇,所有小问题全都迎刃而解。
    只是洪水过后的黄河流域,满目疮痍,四处都是淤沙,毁了多少的良田与房屋,令百姓们流离失所,食不果腹。而且,即便洪水退去,明年这些土地也不会有什么好收成。苦的还是百姓,这都是官员们贪墨河堤修缮银两,并且不作为引起的。
    而且,最近的暴乱特别多,她行走在大街之上,可能就莫名其妙地出现灾民骚动,聚集在一处,抢劫粮店,打劫富商。每日都亲眼目睹许多的伤亡,令她深刻地感觉到自己力量的卑微,想要挽救这场面,无疑就是蚍蜉撼树,即便再努力,也改变不了什么。
    只希望,自己的药,能尽可能地力挽狂澜,缓解灾民的恐慌与焦虑。
    天时前去与飞鹰卫接头,急匆匆地从外面进来,将院门插得严严实实:“这淮州城简直乱套了,人都跟疯了一般。”
    “事出反常必有妖,让你打听的事情可打听清楚?”冷清欢问。
    “问清楚了,这暴动的确是有人从中散播谣言,煽动灾民情绪。包括咱们的清瘟丹,圣旨未下,谣言已经传扬出来了。”
    “煽动闹事的都是些什么人?”
    天时摇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反正不是本地人。”
    那可就更热闹了,豫州现在疫情严重,谁不是避之不及,怎么还会有人上赶着前来,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药厂那边让加强守卫,防止暴乱,你可通知管事了?”
    天时点头:“夫人果真神机妙算。药厂附近这两日就一直有可疑人员出没,行踪诡秘,身手了得,意图潜入药厂内部。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觊觎我们的药方?”
    冷清欢微微蹙眉:“这不应当啊。毕竟,这成药朝廷已经交给了回春堂生产,豫州这边基本就是免费发放,其中无利可图,要这药方也无用。我只是担心清瘟丹的消息传播出去,会有灾民哄抢。”
    而且这身手了得,可就耐人寻味了。对方身后的势力更不简单啊。
    她疑惑地问:“可知道是什么人?”
    天时摇头:“据说黑巾蒙面,看不出相貌。”
    冷清欢略一沉吟:“这些人只怕不是觊觎咱们的药方,而是想从中捣鬼。若是咱们的清瘟丹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破坏了咱们的正常生产,那么他们就可以借此再次煽动暴动。”
    “可煽动暴乱对这些人而言,能有什么好处?”天时不解地问。
    “那沈临风呢?这暴乱背后的阴谋他难道就没有觉察?不应当啊,他如今可是第一名捕,怎么能看不穿这种小伎俩?”
    “听咱们的人说,他也感染了时疫,自身难保,哪里还有心情调查这个?”
    这话简直吓了冷清欢一跳,沈临风也病了?
    “他怎么样?病得重不重?”
    天时对于冷清欢这样紧张沈临风的病情觉得奇怪:“听说不太好,尤其是他患病之后,还不眠不休地处理事务,致使病情加重了。”
    冷清欢当然不能坐视不管,她沉声命令:“你跑一趟沈临风的府衙,给他送一盒清瘟丹过去。千万不要说是我命你送的。”
    对于自家夫人的吩咐,天时从来不问为什么,领命之后,连夜便取了成药送去给沈临风。
    沈临风烧热得迷迷瞪瞪,而豫州的官员做贼心虚,担心他铁面无私查出自己的把柄,巴不得他出事。这个时候全都避而远之。
    所以,他下榻之处冷冷清清,就连一个登门拜访的人都没有。
    外面有人进来,是随行御医。
    御医的手里拿着一盒药,十分地兴奋:“沈世子,有救了,皇上命人快马加鞭给您送来了药丸。说江南回春堂已经研究出来了医治瘟疫的药丸,圣旨已下,即日起就开始生产,马上就能分发给灾民服用。”
    沈临风强撑着坐起身来,撩开眼皮,看一眼药丸:“这就是那药丸?”
    御医点头:“下官已经瞧过,正是对症之药。”
    “上京来人呢?叫进来,本官有话要问。”
    “门口侍卫说,搁下药丸人就立即走了。”
    怎么会?这是谁这样不会办差?竟然都不进来查问一下赈灾情况,就不怕回京之后,皇帝问起来,一问三不知的,怎么交差?
    更何况,自己感染瘟疫,害怕家人担心,压根就没有送信回上京。皇上怎么可能知道?
    所以,肯定不会是奉旨前来。
    “你说,这药乃是回春堂所制?”
    “是的,来人说回春堂正在大批量地生产,不日即可发放到灾民手中。”
    “看来,本世子是欠她回春堂一个人情了。等病体痊愈,自当亲自前往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