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80章 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第480章 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热门推荐:
    冷清欢觉得,自己这桃花运不太正常,有时间了,应当给自己卜一卦,去去烂桃花了。特么的就见过我两面,一见钟情也不带这样迅速的,直奔主题封太子妃了。
    冷清欢一向毒舌,并不是只会用在仇司少身上:“你以前说过,活不过三载。我可不想进门就当寡-妇。”
    “这就是楚某人娶你的原因啊,我知道你医术好,为了不守寡,你一定会殚精竭虑保住我这条命。”
    冷清欢叹气:“潘金莲还嫁给了武大郎呢,管用不?还有,你我以前素不相识,你如何就能肯定,我有这个本事呢?”
    病秧子用食指慢慢摩挲着略带苍白的嘴唇:“能一眼就看出,疫情根源在于哪里,这绝非是寻常医术。假如,我猜得不错的话,清瘟丹应当也是你研究出来的方子吧?”
    冷清欢坦然地承认不讳:“是又如何?我若是个白发老妪,难不成你也非娶不可了?”
    “你要清楚,楚某人是想娶你做夫人,而不是娶不到夫人,还不至于饥不择食。”
    “我一个有夫之妇你都不放过,还不算饥不择食么?我有相公有孩子,不可能抛家舍业嫁给你。更何况,你没有我相公帅,也不如他长命,哪里都比不上。所以,想要我给你治病,麻烦你拿出诚心来,而不是绑架了我的婢女,用她来要挟我。”
    病秧子轻叹一口气,轻轻击掌,轿子后面,鬼脸人押着五花大绑的人和走了出来。
    “放心,你的小丫头干干巴巴的,楚某人还看不在眼里。你只要心甘情愿地跟着楚某人回家,我现在就可以放了她。”
    冷清欢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这张脸太特么欠揍了。你瞧上我,难不成我就必须嫁给你?
    她真的很想问问这位老兄,就他这三步一喘,五步一歪的病秧子,要女人做什么?能干什么?暖床?直接整个汤婆子多好。
    “你在要挟我?”
    “不错。”病秧子轻咳两声:“我就是这么卑鄙。”
    冷清欢耸耸肩,暗中盘算拿下这个病秧子,利用他救出人和的几率有多大。
    套用他刚才说的话,人不可貌相,他肯定应当有自保的本事。否则,就他这欠揍样,绝对活不到现在。
    病秧子似乎会读心术一般,瞅着冷清欢闪烁的目光就猜出了她的意图:“我知道,你在打我的主意。你这个女人简直太不安分,本殿下只能动粗了,等你跟着我回了南诏,感情我们慢慢培养。”
    病秧子一挥手,那几十个鬼面人立即抬起手里片刀,向着冷清欢毫不留情地砍了过来。一片刀光剑影,雪亮的刃令她有些眼花缭乱。
    冷清欢不敢小觑,侧身闪避的同时,抽出软鞭,就向着他们手中的刀柄卷了过去。先夺了武器,再对付起来就容易许多。
    谁知道,辫稍卷过去,那一片刀光齐刷刷地消失不见。就在她愣怔的时候,又神出鬼没一般,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忍术。
    冷清欢第一反应就是如此。
    她知道这忍术的厉害。也明白,那夜白今日是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自己,想逃,怕是很难。
    她专心致志地对付这些鬼面人,而病秧子靠在轿塌上面,就像老猫在欣赏一只走投无路的耗子,眸子里满是兴味盎然。
    冷清欢在鬼脸人中间左冲右突,月色下,一根长鞭犹如灵蛇一般,在一片刀光剑影里游刃有余。
    那飒爽风姿,那柔韧有力的身段,还有自信从容的姿态,竟然令他真的有点迷恋了。
    他自幼先天不足,不能过量地运动,最是羡慕这样的身手,尤其是一个不让须眉的女子,更加令人怦然心动
    原本,他欣赏冷清欢,只是想借助她的医术,医治自己的顽疾。
    如今看来,这个女人,即便是已经有了夫君,有了孩子,一样值得男人惦记。
    这个良姜夫人,自己要定了。
    他冲着身后幺九阴冷掀唇:“此地不宜久留,你上,速战速决。反正此人我是势在必得。”
    幺九应声,抬手竟然从耳朵眼里掏出一颗小手指肚大小的圆球来,搁在手心,指尖一捻,圆球破开,散成无数黑芝麻一般大小的小虫,密密麻麻地铺展手心,然后振振翅膀,竟然飞了起来,向着打斗场中飞过去。
    他想用毒虫扰乱冷清欢的抵抗。
    因为是在夜里,悄无声息,冷清欢最初觉得脖子处是被针扎到,眨眼的功夫就觉得被刺之处钻心疼痛。立即明白对方在暗中使用蜂虫,就像蚊虫一般叮咬,不过不是吸血,而是整个钻进伤口里去。因为本身带有剧毒,就会令人疼痛难忍。
    蜂虫常见,她有应对之招,临危不乱。而且,这令冷清欢心里灵光一闪。
    论玩虫,她自然不服输,不是她多牛批,而是她有纳米戒子,养再多的虫都行。虽说质量参差不齐,但是咱数量压倒一切。
    毕竟,谁能随身携带一筐的虫子啊。这就叫科技,赢在别人对她一无所知。
    冷清欢扬手就将自己的虫放出去了,而且就跟不要钱似的,一窝蜂地一涌而出,直接朝着周围的灰衣人,气势汹汹,席卷而至。
    他们虽然懂得忍术,善于隐身,但是逃不过马蜂的追踪。
    当时就把高手幺九给看懵了,谁家这样玩虫啊,打群架,搞批发似的,这个女人是马蜂窝吗?这不合常理。
    冷清欢一声讥笑,看过田忌赛马的人都知道,要用劣等马对阵优等马。
    同样,对于专业玩虫的人,冷清欢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要是放出去的是蛊虫,那不等着被团灭吗?
    所以,咳咳,她放出的,真的只是马蜂。
    这些二货打起架来玩命,谁认识你是谁祖宗啊,朝着周围灰衣人劈头盖脸一通进攻。
    病秧子识相,忙不迭地命人放下了他的蚊帐。
    不过他身边的美人们可就没有这样幸运了,被马蜂追逐着,狼狈躲闪,被叮得面目全非。
    冷清欢手里的鞭子甩得“啪啪”响,就跟放小钢炮似的。
    “没想到,良姜夫人竟然还懂得虫蛊之术,难怪如此狠辣与狂傲,是值得我那夜白欣赏的女人。”病秧子清冷启唇:“今天,你要么死,要么,跟我回南诏。”
    冷清欢一声“呸”还没有出口,就听到耳边有吊儿郎当的声音在调侃:“真不省心,你这刚离开江南几天啊,竟然就沾花惹草,招惹了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