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17章 响鼓要用重锤敲

第517章 响鼓要用重锤敲

 热门推荐:
    大家伙瞅着这架势,的确有点像是上供。上前麻溜地收捡了,放回食盒,掂着走了。
    可怜的麒王爷,闻了半天味儿,一口也没有尝着,反倒被勾-引得饥肠辘辘,满腹心酸。
    皇帝老爷子前脚刚走,冷相鬼鬼祟祟地从避人处闪身出来了。
    冷相心疼女婿,从他跟前过的时候,瞧瞧他干裂的唇,还有一脸的风尘仆仆,从袖子里摸出了私藏的两个肉包子。
    皇帝老爷子虽然抠门,但是对下面的臣子挺大方,晨起宫里有专门的早餐摊。大臣们上完早朝之后,也或者是临时加班议事,不能回府用膳,就在宫里对付点点心,喝口粥垫垫。
    冷相尝着肉包子挺香,就用油纸包着,揣进袖子里,故意找个借口走在了最后面。恰好,就瞅见了皇帝老爷子坑儿子的这一幕。
    只不过,午门宽敞,他躲得远远的,没有听清爷俩说什么。
    慕容麒一瞧这两个白胖胖,热腾腾,油渍渍的肉包子,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心里多少还有这么一点感动。
    一直以来,他对于冷相就没有什么好气。面对冷清鹤时哥哥长,哥哥短的,对于冷相,淡漠疏离摆架子,从来没有叫过一声“岳丈”。
    今儿这么一看,比自家亲爹还像个爹。
    他客气着,说了一句:“谢谢。”
    冷相抬腿爬到这旗杆下的石台上,亲自捧着包子递给慕容麒,还吩咐一旁侍卫端过一壶茶。
    侍卫也有眼力劲儿,被绑着的不是别人,那是皇帝的亲儿子,看皇帝都亲自过来看他了,应当就是虚张声势,爷俩闹别扭呢。回头绳子一解,人家还是八面威风的王爷。
    所以麻溜地,把水端过来。
    慕容麒也不客气,两口就吃了。
    两个肉包子对于冷相这种肩不用扛的文臣而言,勉强垫个底儿,可他一个五大三粗的武将,刚够塞牙缝。但是好歹解了馋,又灌个水饱。
    冷相这才问:“清欢她还好吧?”
    慕容麒点头:“很好。”
    “清欢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竟然没有跟着你一块回上京?她难道就不惦记孩子?”
    慕容麒这才有机会将缘由如实说了。
    冷相彻底放下心来。
    冷清欢果真还活着,这从天而降的小金孙也是真的,时来运转,慕容麒要转运了。
    他也是只老狐狸,心里一合计,那皇帝这火发得莫名其妙啊。好端端的,两个孩子都有功劳,沈临风他都不怪罪,怪罪慕容麒做什么?
    “那皇上为何要怪罪你?刚才跟你说了什么?”他试探着问。
    慕容麒当然不能出卖自家老子,告诉冷相,适才皇帝是来跟他合计着一块算计冷清欢。虽说自己威武不屈,没有屈从,但也不能背地里说自家老子的坏话。
    “没有,我父皇就是怪罪我没有将清欢一块带回来,嫌我无用。”
    冷相琢磨皇帝的心思,觉得不像。儿子是亲的,儿媳总是远一步,他还不至于这么猴急,冲儿子发这么大脾气。再说了,这也没啥背人的,至于单独跑过来密谋?
    这小子没说实话。
    难道,醉翁之意不在酒?
    皇帝想对付的,其实是自己女儿?
    毕竟,当初清欢诈死离京,多少也是欺君之罪啊。皇帝小心眼,可能觉得自己被耍了?
    这么一想,不行,要赶紧给女儿通风报信,让她有点心理准备才行,可别冒冒失失地,一头撞到皇帝的刀尖上。
    所以,他待不住了。
    他捻须一笑:“麒王爷也不必担心,俗话说,响鼓还需重锤敲,下官觉得,皇上这是在有意锤炼王爷您。您先歇着,下官就先行告退了。”
    慕容麒对老爷子有意见也不敢说,自己但凡脆弱一点,都要被捶瘪了。
    他叫住冷相:“您若是见了清欢,告诉她,父皇正在气头上。”
    果真呐!
    冷相更是从他这话里咂摸出来一点不一样的味道,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他哼哼哈哈地应着,转身瞅一眼刚才负责端茶递水的那个侍卫,背着慕容麒招招手,将他叫到了一边,僻静无人之处。
    侍卫殷勤备至,点头哈腰的十分激动。
    冷相直白地问:“刚才,皇上,为啥送了早膳过来,没给麒王爷吃呢?”
    侍卫不敢说。一晃悠脑袋:“适才离得远,没听清。”
    冷相一直就在一旁盯着呢,侍卫里属这家伙离得最近了。偷着就把银子塞进了他的手里,热乎的,还带着肉包子味儿呢。
    侍卫银子不敢收,也不敢多嘴,只是委婉地道:“我是真的没听清,就听皇上问起麒王妃来着。还有苦肉计什么的,麒王爷没答应,皇上就气怒地走了。”
    麒王妃,苦肉计。
    冷相挥挥手,将侍卫打发了。
    眯着眼睛琢磨半天。
    皇帝日理万机,按说不会这么无聊,掺和人家小两口之间的事情啊。怎么就盯上清欢了呢?
    他的眼前猛然一亮。
    看来自己适才所说的响鼓要用重锤敲歪打正着了?
    清欢在皇帝老爷子心里,还是有那么一席之地的啊。等女儿回京,自己应当跟她好生聊聊了。最起码,要有一个规划。
    这个女儿,可堪大用。自己这个当爹的,不能坐视不管。
    再说冷清欢与仇司少一行人离了南诏,直接赶往豫州,瘟疫与灾情虽然还没有完全得到控制,但是民心好歹稳定下来,逐渐恢复生产,井然有序。
    清除鼠虱的过程并不顺利,毕竟,这场疫情已经拖延了挺长时间,迅速蔓延了整个豫州,并且放射性向着满长安扩散。再加上古代讯息传递实在是慢,全靠四条腿奔波,快马传信,所以,彻底消灭疫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冷清欢自然不能一直呆在豫州,再加上一人力量微不足道,只能将祛除鼠虱的方法教给旁人,大家齐心协力。
    方法得当,再加上利用母蛊引-诱消杀,极见成效。
    冷清欢的身份不用遮遮掩掩,豫州的百姓自然而然就记住了这位以身涉险,远赴南诏,为民谋利,力挽狂澜的麒王妃。
    再加上她一手研制了清瘟丹,救民于水火,一时间,她在豫州百姓心目中的威望如日中天,无论走到哪里,都受到了豫州百姓的敬重与拥护。
    麒王爷冲冠一怒为红颜,率领十五万大军,碧水城抢亲一事,也成为了盛极一时的佳话,在民间茶坊酒肆之间传说,迅速如火如荼一般,在豫州,乃至整个长安都掀起一场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