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26章 老爷子的良苦用心

第526章 老爷子的良苦用心

 热门推荐:
    皇宫里。
    小云澈一走,重新恢复了死寂。
    太后与皇帝老爷子大眼瞪小眼,守着一桌子琳琅满目的饭菜,没滋没味,就觉得格外冷清。
    皇帝老爷子搁下筷子,信心十足:“再等一会儿,云澈应当就回来了,儿臣跟他一块吃,母后您老先吃吧。”
    太后举着筷子,杵了半晌,也觉得索然无味。云澈在这几日,每天累得抬不起脑袋,偏生胃口出奇地好。
    侍卫入内回禀:“启禀皇上,适才麒王爷与麒王妃回来了。”
    皇帝瞅一眼侍卫身后:“然后呢?”
    “然后又走了。”
    “没留下孩子?”
    侍卫老老实实摇头:“没有。”
    “简直岂有此理!”老爷子吹胡子瞪眼地发怒:“这冷清欢也忒大胆,竟敢......竟敢,简直气死朕了!”
    侍卫欲言又止,终于在老爷子盛怒之下鼓足勇气:“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麒王妃说,孩子不懂事,她回府要将他吊起来一顿胖揍,然后罚他三天不许吃饭。管教好了再给您送回来。”
    “什么?”
    皇帝老爷子“噌”地就跳起来了:“孩子这么小,这女人也能下得去手?”
    太后将手里的筷子狠狠一摔,顿时没有了胃口,颤着手指着皇帝的鼻子。
    “不是哀家说你,都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跟一个晚辈置气?人家清欢全部都依了你,又回来服软赔罪,见好就收也就行了,你还关着门不让两个孩子进。现在可好,一肚子气撒到我孙孙的身上,你就高兴了?”
    皇帝原地转了三圈,又一屁股坐下了,挥挥手命侍卫与伺候的人全都退下去。
    “装的,绝对是苦肉计,故意做给朕瞧的,朕就不上这个当。”
    “什么装的,云澈不是说过吗,清欢脾气不好,揍他的时候是真揍,狠下心来,屁股都能打开花,鸡毛掸子都打散了架。你说你,好好的,整这一出做什么?非要跟个孩子争个高低。偷玉玺那是小事吗?回到王府里,清欢能手下留情吗?”
    皇帝也心疼,想想就抓心挠肝的。不由轻叹一口气:“儿臣此番较真,自然有自己的一番打算。可不是与清欢赌一时之气。”
    “那你有话好好商量不就成了,清欢又不是不明事理的孩子,至于这样折腾么?还将麒儿捆在那旗杆上,让惠妃跑到我这里哭哭啼啼地闹腾了半晌。我一句话都说不得,理亏。”
    皇帝默了默,嗟叹道:“清欢作为麒儿的王妃,云澈的母亲,这个角色举足轻重。儿臣不得不用心啊。”
    太后一怔:“你的意思是......”
    “母后眼光好,清欢这个孩子无论是秉性还是品行,朕都很满意。美中不足是麒儿,过于地专情,长情,而且,长期在军营里摸爬滚打,总是过于耿直了一些,不懂朝堂之上的尔虞我诈。
    这五年里,麒儿失去清欢,几乎就是一蹶不振。如今又失而复得,定然加倍宠爱。朕害怕清欢再恃宠而骄,将麒儿拿捏得死死的,那这孩子窝窝囊囊的,还能有什么作为?”
    “清欢就不是这样的孩子!”太后分辩。
    “传国玉玺她都能揣回家里去,这胆子还不够大吗?放眼整个朝堂,谁敢?她就是吃准了,朕舍不得将他们怎么着,无凭无据的,又不能治她的罪过。麒儿就放任她胡闹。
    儿臣必须要挫挫她的锐气,让她懂得为人妻子的根本,学会成就与扶持,牺牲与奉献,迁就与忍让,而不是强硬地压自己夫君一头,让麒儿以她为中心,对她俯首帖耳。如此,麒儿才堪大用。”
    太后细细地琢磨皇帝所说的话,不住颔首:“你的话也有道理,女人嘛,三纲五常必须要遵守。在家从父,嫁后从夫,夫后从子,清欢的确强势了一些。两个孩子还年轻,尚且需要好生打磨与雕琢。希望,他们能懂得你的良苦用心。”
    皇帝轻哼一声:“那冷清欢现在估计正在心里骂儿臣呢。上次在麒儿跟前骂我糟老头子坏的很,就被朕听个正着。我这次又算计她们二人,她一定是觉得我小肚鸡肠又阴险小气。”
    “那如今这玉玺清欢可真的拿走了,若是明日不给你送过来,哀家看你怎么办?”
    皇帝眯了眼睛,咂摸咂摸嘴,的确有点愁。
    国不可一日无君,同样,少了玉玺,自己怎么发号施令啊?
    这事儿又张扬不得,毕竟,偷盗玉玺这是死罪,若是被某些言官知道了,一定会跑到自己跟前,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不依不饶地弹劾这一家三口。
    既要收拾冷清欢,还又要护犊子,家丑不可外扬。自己这是挖了个坑,将自个埋了。
    第二天,冷清欢真的没有将玉玺送回去。
    虽说这是一个烫手山芋,但是,她不介意先晾一会儿。
    慕容麒出主意,说自己可以偷偷潜入皇宫,将玉玺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回去。
    这当然不行啊,可别忘了,宫里的布防也有慕容麒的一份功劳,他要是有这本事,不是摆明了说布防有漏洞吗?老爷子会没有安全感,对慕容麒心生提防,将他翅膀给撅折了。
    反正,这玉玺藏在纳米戒子里,也不怕出什么意外。也不怕老爷子无凭无据地降罪自己。
    就等个合适的良机,自己偷偷摸摸地塞回去,让老爷子见好就收得了。
    她不着急,皇帝老爷子却正一筹莫展,瞅着龙案上空荡荡的玉玺盒子,心里就堵得慌。
    御书房外侍卫前来通禀:“沈世子回京了。”
    豫州灾情已经得到控制,自己也委任了新的官员走马上任。沈临风这是回京交差来了。
    听说这一次,沈临风也被感染了疫情,差点死在豫州。老爷子有点后怕,这娃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对不住南征北讨的老国公啊。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应当恩威并施才对。
    给这娃娃个什么赏赐呢?
    老爷子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有了主意。
    他扬声吩咐侍卫:“宣沈临风进宫,要快。还有,将绿芜公主给朕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