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29章 苦肉计

第529章 苦肉计

 热门推荐:
    沈临风牵着他的警犬,身后跟着一队银甲银枪的御林军,皇帝跟前的禄公公一溜小跑,气喘吁吁,跟不上趟。
    御林军直接一字排开,将麒王府门口堵住了。
    王府的侍卫谁也不敢拦,沈临风晃晃手里腰牌,牵着狗长驱直入,直接闯进了朝天阙。
    冷清欢正陪着孩子打纸牌,玩拖拉机,一人贴了一脸的纸条。
    小狗欢欢“噌”地站起来,机警地盯着门口,然后呲牙狂吠。
    沈临风牵着的警犬果真到了门口就怂了,夹着尾巴,任凭沈临风怎么拽都不走,一改适才威风凛凛的样子。
    “表嫂,奉旨办案。”沈临风一副公事公办的铁面无私:“我表哥呢?没在府上吗?”
    冷清欢撩开脸上贴着的纸条,扭脸漫不经心地问:“是临风啊?你表哥今儿有事出去了,你什么时候回京的?”
    “今日刚到。”
    “刚回来就办案子啊,辛苦了,什么案子?”
    沈临风将警犬交给身后的御林军,与禄公公走进朝天阙,冲着她拱手:“皇上丢了一样要紧的宝贝,特命我负责追查下落。谁知道警犬根据气味一路追到了这里。”
    禄公公也笑着问:“皇上说,宝贝丢的时候,只有小皇孙在跟前,还麻烦麒王妃给问问,是不是孩子瞧着新鲜,给随手丢哪了?”
    冷清欢放下手里的纸牌,将脸上贴着的纸条全都揭下来,轻叹一口气:“不用问了,正是这个不肖子干的好事儿。我们知道以后,原本是立马回宫想给父皇赔罪的,结果宫门口御林军拦着不让进。就想着,改日你表哥进宫再交还父皇。”
    从身上解下一个荷包,打开之后,将小云澈抠下来的那粒东珠递还给禄公公:“还请禄公公转告父皇一声:孩子胆大妄为,我们已经教训过,日后也定当严加管教。”
    禄公公与沈临风对视一眼,小心赔笑:“麒王妃误会了,皇上要找的宝贝,不是这粒东珠,而是传国玉玺。”
    “什么?”冷清欢大吃一惊:“父皇的玉玺丢了?”
    “可不是么,否则,皇上也不必这样兴师动众的,您说是不?”
    冷清欢扭脸问小云澈:“你偷拿了你皇爷爷的玉玺?”
    小云澈一脸云里雾里:“什么是玉玺啊?”
    禄公公觉得这娘儿俩都挺会装,这表情,虽说有点浮夸,但是对于一个小孩子而言,绝对是炉火纯青级别的。麒王妃调教有方啊。
    他“嘿嘿”一笑:“就是一枚玉雕的四方印章,上面盘踞着一条龙,下面刻的有字。”
    小云澈嘴巴张得圆圆的,然后胆怯地瞅了冷清欢一眼,低垂了小脑袋瓜。
    冷清欢冲着他一瞪眼:“到底见没见?”
    小云澈目光游离,怯生生地一指自己的房间,磕磕巴巴:“好,好像是我拿了。”
    “你,你个逆子!你这是要造反啊?”
    冷清欢一副被打了闷棍的样子,气得身子直抖:“简直就是活腻歪了,今儿谁也别拦着,看我不揍死你个小兔崽子!”
    撸胳膊挽袖子,一脸凶神恶煞地拽住小云澈,抡圆了胳膊,朝着他屁股上就揍。
    小云澈“嗷”地叫了一声:“疼!”
    这一巴掌,使的劲儿绝对不小,外人瞅着都疼。
    沈临风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瞅着小云澈挨揍,慌忙上前拦着:“表嫂你千万别着急,云澈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
    冷清欢急得直跳:“小时偷针,大来偷金,更何况这是杀头的罪过啊,我能不着急吗?与其被他皇爷爷砍了脑袋,倒是还不如我自己打死呢。打残了我养着,免得再出去惹祸,打死了大不了我再生!”
    一边说,一边就抽出了腰间的长鞭,就跟一头暴怒的狮子似的,六亲不认,甩得“啪啪”响。
    禄公公护着小云澈,沈临风毕竟是个外男,不敢搂搂抱抱地拦着,冷清欢头顶的小火苗烧得“呼呼”的,鞭梢扫上小云澈后背,疼得孩子在地上打滚,又哭又嚎。
    朝天阙里直接乱成一团。
    麒王妃发火,大家全都躲得远远的,谁也不敢劝,经验之谈。
    沈临风一瞧这架势不妙,扭脸对禄公公焦急地道:“不行啊,禄公公,看这架势是拦不住了!你顶着,我回宫回禀皇上去!”
    禄公公也正六神无主呢,瞅着冷清欢凶神恶煞的,小皇孙吓得瑟瑟发抖,都不敢跑,就搁那等着挨揍。
    小云澈在皇宫里,那是千娇百宠,莫说挨打了,宫里人都不敢给个白眼。如今被麒王妃往死里揍,简直惨绝人寰。皇上若是知道了,还不心疼死?
    可把自己留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自己老胳膊老腿的,又不禁揍,也拦不住。
    “还是沈世子您留下,老奴回去送信。”
    不等沈临风答应,一溜烟地跑了,直接打马进宫,火速回禀皇帝知道。
    皇帝老爷子阴谋得逞,正酝酿着情绪,一会儿怎么拿捏冷清欢呢,一听回禀,心里直打哆嗦,疼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个女人太狠了,这是直接抓住了自己的七寸,知道他心疼小云澈,跟自己玩苦肉计?
    自己也就是把儿子绑在旗杆上,装装样子,她现学现卖,直接开揍了。是不是故意做戏给自己看?
    可若是自己不去,小云澈诉苦的话言犹在耳,冷清欢会不会真的把孩子打个皮开肉绽?
    老爷子这叫一个恼,感觉好像是真的骑虎难下了。没收拾成冷清欢,反倒整得自己又是心疼,又是心焦。
    “她是故意做戏给你们瞧呢,这女人太狡猾了。”
    禄公公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是真揍啊,一鞭子下去,小皇孙后背的衣服都绽开了,疼得在地上打滚儿。老奴在跟前拦着,也挨了一鞭子,您瞧瞧,您瞧瞧这血檩子,男人都没有这大气力。孩子能受得了吗?”
    老爷子定睛一瞧,禄公公崭新的一件湛蓝织锦袍子,肩膀那都抽丝了,扯开衣领,一道血檩子肿起老高,一看就是鞭子抽的。
    就这一眼,就像抽在了老爷子的心尖上。
    这女人下手是真的狠啊,孩子是捡来的吗?
    他气冲冲地围着书案转了三圈,一咬牙:“摆驾麒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