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36章 半路抢婚

第536章 半路抢婚

 热门推荐:
    冷清鹤弯下she
    :“上次没能亲自送你上轿,是哥哥的遗憾。这一次,让哥哥背你出嫁。”
    新娘子要脚不沾尘,不能带走娘家的气运,哥哥送嫁,这是上京的习惯。
    上一次出嫁,冷清鹤因为缠绵病榻,都没有看上一眼,更遑论是背着她上轿了。
    冷清欢将胳膊搭在冷清鹤的肩上,伸出一双玉葱一般的纤纤玉指,勾住了冷清鹤的脖子,轻轻地叫了一声:“哥哥。”
    其实,这也是两个人的遗憾。冷清鹤的婚礼,冷清欢也没能参加,这一次,就算圆满两人的心愿。
    有个哥哥宠着自己,真幸福。
    冷清鹤背着她,一步一步迈下台阶,步履沉稳,不急不缓。
    慕容麒放下怀里的小云澈,抬手将冷清欢从冷清鹤的背上接了过来,抱在怀里。
    “将清欢交给我吧,大哥,你尽管放心,余生,我慕容麒一定会全心全意地对她,弱水三千,只取瓢饮,疼她入骨,爱她入微,懂她入心,众人作证,宁负天下,绝不负她!”
    男儿的誓言,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引起一片叫好的浪潮。
    没有谁会怀疑,慕容麒这番山盟海誓的真假,五年的孤苦与相思,就足以证明,这个重情重义的铁血男儿说得出,做得到。
    有情窦初开的豆蔻少女,有初嫁人妇的妇人,乃至于略微上了年岁的大婶,竟然都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唏嘘不已。
    谁都知道,麒王爷自从麒王妃走后,不许女子近身三尺,都以为他冷情冷血,谁知道,竟然将麒王妃宠成这样。谁不艳羡?
    可惜,天下间再也没有第二个慕容麒,而自己也成为不了冷清欢。这场美得如梦如幻的大婚之礼,终究也只是别人艳羡不已而无法企及的美梦。
    而冷清欢又羞又臊,心底里一声轻哼:怕不是请谁捉笔写下的草稿,背得滚瓜烂熟了,过来骗人眼泪?
    冷清鹤依依难舍地将冷清欢送上花轿。
    慕容麒拱手作别,抱着小云澈骑在马背之上,意气风发地打道回府。
    小云澈惊讶得瞠目结舌,仰脸望着慕容麒:“难怪我娘亲能被你骗到手,原来你竟然这么会花言巧语,比我仇爹爹厉害多了。我都看到舅舅眼睛湿润了。”
    慕容麒这时候也有点羞臊,当时一激动,就将心里话秃噜出来了,现在想想,的确肉麻,怕是要传为笑柄。
    他搂着怀里的肉丸子:“不算是花言巧语吧,这是爹爹的肺腑之言。日后,你与你娘亲就是爹爹毕生肩负与守护的责任。”
    小云澈点头:“我觉得,你也并非是没有优点。所以,我决定,对你正式开始考核,若是及格,我就磕头认你当爹。”
    虽说小云澈已经认祖归宗,但是他始终都没有心甘情愿地叫自己一声爹,这还真的给面子。
    不过,这话有点欠揍。老子我当你的爹,还要你批准?
    我带兵杀敌,英勇威风都没有征服你,最终让你认可我的,竟然是哄骗女孩子的手段?
    大喜的日子,算了,不计较。
    花轿到了麒王府,应当说是附近,就走不动了。被一群军营里的汉子给拦住了。
    众人将大街堵得水泄不通,排兵布阵,拦着麒王爷的高头大马,领头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沈临风。
    沈临风威风凛凛地站在路中央,手握银枪,一身出尘白衣,映衬得愈加公子如玉。
    他冲着慕容麒挑眉:“这媳妇原本就是三军将士齐心协力从南诏抢回来的,不能就便宜了你麒王爷一个人。今儿要有个说道。”
    小云澈兴奋得在马上坐不住,有热闹可以瞧喂。
    慕容麒今儿心情大好:“怎么个说道?”
    “原本,我们是应当夜里闹洞房的。可惜,洞房地小,施展不开手脚,再说不想耽搁你和表嫂的洞房花烛。所以,弟兄们在这里摆好了阵,要么,给赏钱,要么,就带着表嫂从这里硬闯过去。
    当然,闯阵失败的话,弟兄们可不客气,毕竟,上行下效,你麒王爷会抢婚,我们也跟着学,到时候,将表嫂抢走,你拿赎金来换。”
    新婚无大小,更何况,这群汉子都识得冷清欢,这玩笑,开得自然也就大。
    想想慕容麒上次成亲,阴沉着一张脸,带着浑身煞气,谁敢开一句玩笑啊?都识相地躲得远远的。难得现在心情好,不欺负欺负他怎么能成?
    慕容麒摸摸身上,空空如也,扭脸问轿子里的清欢:“我没带银子,咱服软还是硬?”
    有将士开黄色玩笑:“我猜,咱们王爷喜欢软,王妃娘娘喜欢硬!”
    一群人会意哄笑,不怀好意。
    冷清欢心里轻哼,问慕容麒:“假如你怀里抱着孩子,身上背着我,能闯过这阵吗?”
    慕容麒自负道:“可以一试。”
    “假如,我再送他们一窝马蜂呢?一窝不行,那就再加一窝。”
    “不是吧,这么狠?”
    将士们夸张地表示不相信:“你这大喜的日子,与我家王爷成亲,洞房花烛,身上还能随身带着马蜂?谁信呐?”
    别人不信,沈临风信。他听仇司少说起过冷清欢养的蜂群,叮人“嗷嗷”的疼。
    “表嫂要是这样耍赖,我们好汉不吃眼前亏,扭脸就走。反正,今天若是拿不到赏银,我们就让小云澈晚上赖在洞房里不走。”
    这个招挺坏。怕是要急死孩儿他爹。
    冷清欢没说话,一手撩开轿帘,笑吟吟地冲着沈临风招招手。
    沈临风还真的过来了。
    冷清欢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两句话。
    沈临风唇角逐渐咧开,几乎勾到了腮帮子上,眸中掠过一抹狡黠。然后冲着身后弟兄们一招手,竟然撤了。
    慕容麒有点纳闷:“你跟他们说了什么?”
    冷清欢已经端坐回轿子里:“我说,今儿的礼金不用他们上了。”
    慕容麒不信,觉得这群人没有那么好打发。尤其是沈临风最后那一笑,明显是后面还有坏水要冒。
    一时间,心里有点发毛。
    他们该不会真的要闹洞房吧?不行,要想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