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44章 人上有人,鬼外有鬼

第544章 人上有人,鬼外有鬼

 热门推荐:
    有道是病急乱投医,那夜白的确信,他不假思索地点头:“接受,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医治?”
    “你南诏使臣这两日就会来到上京,和谈之后,我会安排时间,给你施术。”
    那夜白“呵呵”一笑:“本太子果真没有看错人,第一眼就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
    冷清欢眨眨眼睛:“你为了个人私利,挑起两国之间的征战,致使多少将士埋骨,南诏数个城池失守,需要臣服长安,方能保住这王位与南诏子民的安居。那夜白,你为什么就能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悔过之心?”
    那夜白面对着冷清欢的指责,丝毫不以为意:“南诏的江山是我那家的,只有我那夜白安康,才能庇佑他们,守得江山。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那夜白毫不遮掩他骨子里的自私自利,觉得南诏的牺牲,是理所当然。
    冷清欢觉得,自己与他再也没有第二句话可以说,留下两日服用的药物,提前叮嘱了术前准备,便起身走了。
    再留下去,莫说救人了,她会忍不住杀人。
    这个那夜白实实在在的,有些欠揍。
    两日之后,南诏使臣进京。
    皇帝在宫中明德殿设宴为使臣接风。
    和谈的内容朝堂上已经商议妥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任务就交给了冷相与冷清欢。
    冷清欢不知道自己有何德何能,竟然让皇帝这样惦记着。她合计,自己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或许就是装疯卖傻的本事。所以,在这场谈判之中,拍着桌子骂娘,指着对方鼻子寸步不让,八成就是自己的黑脸套路了。
    就是不知道,这次南诏派来的使臣会是谁,假如是那夜白这种又骚又贱的主,自己这小钢炮脾气,不用演戏,绝对会本色上演。
    使臣入京之后,会先去金殿之上拜见皇帝,见识一下长安的大国风范,还有唇枪舌战,也就是俗称的下马威。
    散朝之后,皇帝才会移驾明德殿,在此设宴,为使臣接风。这安排不错,恩威并施,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冷清欢虽说临危受命,但是这朝堂之上,不是她出入的地方,更何况,老爷子还特意交代,将小云澈带过来,她自然就直接去了明德殿。
    小云澈一进宫,就被太后那里截胡,差遣喜公公前来带走了。
    半路上,冷清欢遇到了一个老熟人。大老远的,就冲着她兴奋地招手,不敢大声喧哗,朝着她一路小跑。
    一直等她跑得近了,冷清欢才认出来,竟然是皓王侧妃,她的三妹冷清瑶。
    冷清瑶与五年前并没有什么变化,虽说梳了一个妇人的发髻,略显成熟些许,不过眉眼间,依旧带着一点锋芒,并未收敛。
    冷清欢回到上京之后,还未见过清瑶,只听楚若兮提起过。冷清瑶在进入皓王府之后,与皓王妃相处得倒是还挺融洽。皓王对她也蛮好,逢年过节都会备下礼品,陪着冷清瑶回相府归省。
    再加上皓王风光霁月,博学多闻,冷相对这个女婿很是满意。薛姨娘也是占了自己这个女儿的光,虽说仍旧还只是一个妾室,掌家的权势也被楚若兮夺了去。但是她在相府的地位却是稳固的。
    再加上冷相没有再娶新人过门,她也是一枝独秀。
    不过,唯一不如意之处,就是冷清瑶嫁入皓王府这么久,仍旧不能为皓王生下一儿半女。
    皓王成亲两三年,与皓王妃仍旧没有诞下子嗣,当时大家全都背地里议论,说是皓王妃身子太弱,常年吃着苦药汤子,估计是伤了身。
    所以就连皇帝都一直主张,让皓王再纳侧妃,承袭香火。
    谁料冷清瑶进门四年,皓王府仍旧还是没有动静,人们看皓王的眼神有点不对。这就令人着恼了。
    冷清瑶一路小跑,跑到冷清欢近前:“大姐,果然是你!我还以为我认错了呢!你比五年前还要漂亮。”
    冷清欢笑笑:“没想到你也在,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宫宴我没有资格参加,我是听说琳妃娘娘近日身体抱恙,所以求着皓王带我一并进宫,我去给琳妃娘娘请个安。”
    琳妃是皓王母妃的新封号。
    没想到,冷清瑶竟然如此有心,专门进宫请安。看来,这丫头是真的长大了,虽说锋芒还有,但是这争宠手段不露痕迹,挺高明的。
    冷清欢客气地问了几句关于琳妃的身体情况。
    冷清瑶直白地问:“冷清琅已经死了,姐姐应当知道吧?”
    冷清欢点了点头。
    冷清瑶显而易见地有些得意:“她这是真正的罪有应得,坏事做尽,落得今日这样的下场,真是活该!
    她下葬的时候你没有回府你是不知道,她死的时候有多惨。听说脑壳都撞碎了一块,血把头发全都糊住了。府上的两个婆子费了老大的功夫,才好不容易给她将头发梳齐整。
    其中那个好多嘴多舌的尹婆子,听说回府之后,被吓得不轻,到现在还胡言乱语的,六亲不认呢。她一直叫嚷着有鬼,说是见到了一身是血的冷清琅,前来朝着她索命,凶神恶煞的,当时就吓得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府上人议论,她给冷清琅装殓的时候贪财,昧下了一支金镶玉的簪子,所以才被缠上。你想,冷清琅是什么人?睚眦必报,心狠手辣,做了鬼,也必然是恶鬼,不安生。”
    冷清欢不想多提冷清琅。一说起她,心里堵得慌。
    她非但并没有那种幸灾乐祸的快感,反而,会觉得心里沉闷,压抑,下意识里,想要逃避这个话题。
    冷清瑶所说的话,她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敷衍地点头,示意自己在听。
    “我还听说,府里有点人心惶惶,父亲为此专门请了得道高人前来相府,超度驱邪。结果,非但没有将这股势头压下来,反倒,那高僧一通危言耸听,将大家全都唬得不轻。”
    “是吗?”冷清欢淡淡地道:“父亲一向迷信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都是那些人坑蒙拐骗的手段罢了。”
    “不是,”冷清瑶咽下一口唾沫:“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不信不行呢。尤其是关于冷清琅生前的一些脾性习惯,若非亲眼所见,怕是都说不了那么详尽。还有......”
    她看一眼冷清欢,小声提醒:“那人说冷清琅自尽的时辰正好冲撞了你的喜事,是喜煞,日后怕是要寻你麻烦。大哥心里膈应,说要求天一道长帮着给化解化解这怨气。”
    冷清欢原本漫不经心,听冷清瑶一本正经还又神秘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
    冷清琅在自己大婚之日自杀,便是喜煞。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缕孤魂,在大喜之日穿越过来?
    她是恶鬼,自己就是凶煞。她若是敢来,将她团成一团当球踢,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人上有人,鬼外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