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53章 本命蛊是只螳螂?

第553章 本命蛊是只螳螂?

 热门推荐:
    这场接风宴,气氛并不算愉快,无端多了一丝紧张与严肃。
    虽说,这只是两个女人之间的比试,比试的结果,也跟别人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这场比试仍旧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每一个人的关注点都不同。
    比如,太医院的院判悄悄地赶过来,是想见识一下二人的医毒之术。
    那夜白关心的是自己的生死存亡,冷清欢的心情。
    冷相关心的,是自己女儿麒王妃的位子。
    皇帝关心的,更深。
    唯独慕容麒与冷清欢两口子,谈笑风生,目光追随着院中淘气的小云澈,面上不约而同荡漾着同样和煦的光彩。
    似乎对于今日的比试,漫不经心。
    有南诏使臣走过来,回禀冷清欢:“我家太子殿下有请,想与麒王妃说两句话。”
    慕容麒想也未想,一口就拒绝了:“不太方便,等过几日和谈之时,太子殿下有什么条件,一并提出不迟。”
    使臣压低了声音道:“我家太子仅仅只是想助麒王妃一臂之力,断然不会拿着自己性命开玩笑。”
    冷清欢自然不是害怕那夜白,众目睽睽之下,他还能有什么幺蛾子?只不过是膈应,十分膈应,一看到他,喉咙尖就不舒服,有作呕的冲动。
    所以她也拒绝了。
    使臣回去向着那夜白回禀。过不多时,那夜白竟然亲自走到二人的近前,瞅一眼一旁的慕容麒:“麒王妃是担心麒王爷误会什么吗?”
    误会,你还不够资格。
    冷清欢毫不客气道:“太子殿下多虑,我只是觉得,你我之间,除了你的病,没有什么好谈的。”
    那夜白左右看了一眼,刻意压低声音:“那我们就谈我的病症。可以这样说,我那夜白能安然活到现在,舍妹功不可没,有她一半的功劳。她遍寻南诏名医和蛊师,集一身精粹。毒蛊之术,绝对不容小觑。”
    冷清欢笑笑:“多谢太子殿下提醒,同样,我对自己的医术也有信心。”
    自己虽说对于毒蛊之术并不是很了解,但是有高科技啊。身体里假如有虫蛊作祟,只要不是邪术,相信也瞒不过现代化的检测仪器。
    “难道,你就不好奇,一诺所擅长的毒蛊之术,以及应对之方吗?你们长安有句话说的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好奇。”冷清欢坦然不讳:“太子殿下是要胳膊肘往外拐,大义灭亲?我若是赢了那扎一诺,你南诏的脸面可过不去。”
    那夜白微微勾起唇角,笃定吐唇道:“这场比试,本太子希望是你赢。”
    冷清欢与慕容麒诧异地对视一眼:“你想说什么,就请直言。”
    那夜白轻咳两声:“一诺这两三年一直在研究人蛊,利用活人进行养蛊,蛊术精进得很快。
    她最为擅长的毒蛊有三种,一种是虱蛊,比如豫州之灾,你也有所见识。
    还有一种金蚕蛊,它一旦侵入人的肚子,就能源源不断地散发毒性,水淹不死,火烧不死,刀也砍不死,生命力极其顽强。你若是用药,只怕毒不死它,反而要将受害之人折磨死。听说最好的破解之方是刺猬。”
    冷清欢自然是听过金蚕蛊,也知道一些破解之方。正如那夜白所言,万物相生相克,它最怕的,就只有一样,就是浑身是刺的刺猬。刺猬不仅吞食此蛊,而且以其血作为药引,可解金蚕蛊之毒。
    不过,那扎一诺跟自己打赌,怎么可能这样简单地给自己出送分题?
    冷清欢一时间没吭声。
    那夜白又继续道:“当然,她最为厉害的,是她的本命蛊,与她心灵相通,霸道无比。它可以吞噬人的五脏六腑,侵入大脑,控制对方的思维,让对方对蛊主言听计从。就比如五年前,她下在灵婆身上那一种。只不过,她现在找到了更好的宿主,厉害百倍,你想要赢,难如登天。”
    那夜白的话不是危言耸听,冷清欢听着心里都有点发虚。
    医毒之术博大精深,别说是在古代,即便是现代,也有许多科学家无法探知与解释的领域。灵异,其实就是其中之一。当有些事情无法用科学解释,教科书上统称为磁场。但是其中的玄妙之术,谁也说不上来。
    就比如说,自己灵魂的穿越。
    再比如说,那扎一诺的蛊术,和圣女教的邪术,玄之又玄,都是自己无能为力的。
    她认真地听那夜白说完,瞅一眼大殿之内:“你有应对之方吗?”
    那夜白坦然摇头:“没有。不过我知道,她的本命蛊新的宿主是什么?”
    “是什么?”
    那夜白将身子向着她微微前倾,慕容麒面色一沉,直接将冷清欢护在了自己身后:“太子请自重。”
    那夜白丝毫不以为意,勾唇笑笑,只简单吐出两个字:“螳螂。”
    螳螂?
    冷清欢有点诧异,这算是什么玩意儿?
    她无法想象,一只挥舞着镰刀的昆虫是怎么进入人的体内,并且控制对方的神智的。
    它又有什么厉害之处?
    那夜白轻咳一声:“你看起来不相信?”
    “我始终觉得,那扎一诺对你这个哥哥,可以说是仁至义尽。所以,好奇你为什么要出卖她。”
    “那是以前。”那夜白自鼻端轻嗤一声:“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在向你表示我的诚意。”
    冷清欢看向他的目光愈加鄙夷:“这份情我领了。”
    那夜白望一眼面沉似水的慕容麒,冲着冷清欢意味深长地一笑:“那预祝你我合作愉快。”
    转身走了。
    慕容麒眸光闪烁:“会不会是圈套?”
    冷清欢轻轻地咬着下唇,思忖片刻:“我曾亲见过兄妹二人以前的相处方式,今日总觉得哪里不对。现如今看来,他们貌似是反目成仇了。他的话,或许可信?”
    “那夜白刻意将那扎一诺的底细告诉你,那就是希望你能赢得这场比试。本王想不明白,他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假如没有好处,那就是反之会有坏处。”
    慕容麒脑中骤然灵光一闪,眉间豁然开朗:“那扎一诺不想你救活那夜白!想破坏和谈!那样,她才有返回南诏的机会。”
    冷清欢鼻端轻嗤一声:“这大概就是生死面前,人类暴露出的劣根性吧?那夜白贪生怕死,为了活命,出卖自己的亲妹妹算什么?他的话应当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