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60章 一物降一物

第560章 一物降一物

 热门推荐:
    第二日一早,冷清欢与慕容麒刚刚用过早膳,礼部尚书李大人便亲自登门来了,而且是负荆请罪。
    他极其直白地向着冷清欢表达了自己对李夫人的强烈谴责,并且表示,李夫人已经被自己休弃回了娘家,还希望慕容麒不要怪罪她的妇人无知。
    冷清欢自然明白,这李夫人被休弃的真实原因。
    除了慕容麒当初对自己的好,爱屋及乌,大概这世上还真的很少有男人能容忍自己被戴了绿帽子吧?
    李尚书是皇后的人,他今日主动登门,给自己赔礼道歉,难道就不怕皇后那里多想?
    李尚书一走,冷清欢就迫不及待地问慕容麒:“李尚书一直诚惶诚恐地对着你点头哈腰,看起来很怕你。我想,他忌惮的,应当不是李夫人得罪了我,而是你对他做了什么?”
    慕容麒轻描淡写地道:“五年前的科考舞弊案,你应当还记得。”
    当然记得,若非被揭发出来,皇帝大怒,哥哥后来还没有机会中探花呢。
    “礼部负责科考人才选拔,这舞弊案其中就有李尚书的功劳,不过,被皇后的人保了下来。所以,李尚书这才归顺了皇后。昨日宴席散了之后,我就随口提了一句。”
    “这叫要挟,你怎么这么阴险卑鄙呢?”冷清欢抿唇笑:“看他适才小心翼翼看你脸色的样子,只怕你咳嗽一声,他就要吓得尿裤子了。”
    慕容麒一脸玩味地瞧着她:“你我彼此彼此,不分伯仲而已。本王奇怪,你是怎么知道,那李夫人会往清水里动手脚的?”
    冷清欢“嘿嘿”一笑:“因为我知道,李家大公子乃是李夫人跟别人的私生子,她做贼心虚,肯定会命人想办法啊。”
    “所以你就让天时偷偷跟着,然后将计就计?”
    “天时看到的,可远非这些。这矾石是皇后的人交给李夫人跟前的婆子的。说是为了保险起见,可见皇后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知道这滴血验亲之法原本就是荒唐。却想以此来捉住我的把柄,无耻。”
    慕容麒微微皱起剑眉,默了默:“轩王兄其实蛮有长兄之风,没有什么害人的心机。不过皇后与轩王妃二人,貌似不太好相与,这些年越来越强势。”
    也难怪皇帝老子总想压制自己,原来有前车之鉴。
    冷清欢轻轻地“嗯”了一声:“我知道轻重,所以,宴席之上,并未让天时多言,皇后自己心知肚明就好。”
    “那,”慕容麒低垂下眸子望着清欢:“你又是怎么知道李夫人的前尘往事的?”
    “道听途说,听说。”
    冷清欢随口敷衍,有点纠结。不知道,若是告诉慕容麒,自己掌控了飞鹰卫,并且当初皇帝苦苦寻找的那些机密就落在自己手里,慕容麒会是什么反应?
    应当不会“大义灭亲”吧?
    这个憨憨可别主动地全部上缴就好,自己可就指望着这些把柄,在长安站稳脚跟,让这些人对着自己俯首称臣唱征服呢。
    走漏一点风声,皇帝可要将自己也视作心腹大患了。此事,怎么跟慕容麒坦白呢?
    南诏使臣一到,冷清欢就开始筹备那夜白的手术一事。
    她命人在王府改造了一间手术室,进行全面杀毒,准备了手术所需的全部器械,便将那夜白接到了麒王府。
    那扎一诺既然已经对那夜白起了杀心,为了预防突发事变的发生,她决定在王府进行手术,同时也方便那夜白的术后恢复。
    手术难度并不大,在现代,也不过是台小手术而已。冷清欢先前担心的,只是医疗条件达不到自己所要的要求。
    如今手术室建好,虽说许多条件仍旧很简陋,有许多不足之处。但是进行这场手术,应当不成问题。
    当然,手术就一定有风险。谁也无法完全保证,能百分百救治
    丑话说在前头,冷清欢将手术存在的风险,以及利弊等如实向着南诏使臣讲解清楚,并且备下了一份手术同意书。
    自愿手术,全力以赴,但是生死有命,南诏不得因此问罪。
    那夜白在南诏早就已经被御医们宣判了死刑,冷清欢是他绝望中唯一的一线曙光,不接受也要接受。
    那夜白搬进了麒王府。
    一见到冷清欢,第一句话他并没有询问自己的病情以及医治情况,而是急呵呵地问:“一诺说,锦虞是在逃跑的路上被一个乞丐糟蹋了,此事是不是真的?”
    冷清欢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关心这件事情,见到自己第一句话就是迫不及待地向着自己求证。
    她老老实实点头:“不错,是真的。”
    “一个乞丐?”那夜白仍旧难以置信。
    冷清欢再次笃定点头:“对,一个乞丐,脏的不能再脏,龌龊无比的叫花子。”
    她的话刚说完,那夜白一扭脸就吐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吐空了肚子里的东西,又开始吐酸水。
    冷清欢这才恍然大悟,那夜白究竟在纠结什么。
    锦虞给人的表向是高雅矜贵的,这副气质蒙骗过了南诏人,同样令那夜白误会,她玉洁冰清,圣洁高雅,于是让她做了自己的人体盛盘子。
    就因为她被别人识破不是处子之身,就遭到了那夜白恼羞成怒的毒打,差点没有了性命。当那夜白得知锦虞以前的遭遇,怎么可能如此宽容大度?他估计是感到了恶心,前所未有的恶心。
    冷清欢肚子里的坏水咕嘟咕嘟地往外冒,极其热情地喋喋不休。
    “我听见过那个叫花子的人说,那叫花子甭提多恶心了,拖着两道长长的鼻涕,大黄牙,头发糟乱得就跟鸡窝一样,还爬满了虱子。身上那股臭味简直能......”
    “别说了!”
    那夜白急急地打断她的话,一扭脸又忍不住干呕了两声。冷清欢的形容简直太有画面感,听着就感觉胃里直抽搐。一想起,自己还曾经将各色美食均匀地摊开在锦虞的身上,津津有味地取了食用。他几乎要抓狂了。
    冷清欢抱肩瞅着他吐得翻江倒海,心里得意。俗话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那夜白丧心病狂,多少女人毁在他的手里,只怕这一次,他是要毁在锦虞的手里了。
    从今儿以后,看他还是否需要什么美人痰盂,人肉屏风,即便他术后完全恢复,只怕,一见到女人,就会有心理阴影与障碍,那儿也不好使!。
    太特么的幸灾乐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