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73章 热胀冷缩的原理

第573章 热胀冷缩的原理

 热门推荐:
    冷清欢斜倚门框,带着坏笑:“今天的水烫不烫?”
    慕容麒点头:“要不要一起洗?你这一头一脸的,比云澈也好不到哪里去。”
    冷清欢摇头:“你自己好好享受吧。我怕我这一身面粉进去,煮成一锅疙瘩汤了。”
    慕容麒用手里帕子又抹了一把脸:“刚才云澈问我,后背为什么会有一只特别丑的乌龟。”
    “你怎么说的?”
    “当然实话实说了。儿子说,难怪你老是叫他小王八蛋,原来根源在这里。”
    冷清欢抿嘴儿一笑:“要不要我将它洗掉?”
    慕容麒斩钉截铁地摇头:“不洗。”
    “就不怕被人看到笑话?”
    “你这只乌龟就好比是道家的封印,若是没有了,本王万一喜欢上别人怎么办?”
    冷清欢一琢磨,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儿。他身为堂堂麒王爷,总是要面子的,这若是脱光光了跟别的美人玩游戏,肯定要被人嗤笑。所以,他坚决不能对着别人坦呈相对啊。
    这符印,可以防火防盗防第三者,不赖。
    冷清欢坏笑:“其实,我还有更厉害的封印。我最近一直在努力学习画画,等手艺好点,给你在隐蔽点的地方纹一个,免得被人笑话。”
    慕容麒面不改色,而且一脸正经,就像没有听懂冷清欢的玩笑。
    “记得你昨天教小云澈画了一只猴子?”
    冷清欢点头。
    慕容麒目光不怀好意地从她脸上扫过,然后低垂了眼皮。
    “纹一只猴子为夫不怕,但是你就不怕,这猴子神通广大,将为夫的金箍棒变作绣花针么?”
    冷清欢秒懂他话里的含义,红着脸啐了一口:“牛盲!”
    慕容麒发现挑逗自家小娇妻很有乐趣:“难道你一直在学画猴子,不就是想让它爬杆么?”
    私底下的慕容泰迪太无耻了,冷清欢磨了磨牙根,脱口而出:“我画的可不仅只有猴子!还有兔子!”
    慕容麒一本正经地摇头:“那你是希望为夫拥有兔子的速度,还是速度?”
    冷清欢莫名其妙:“你想跟兔子比赛跑?”
    慕容麒摇头,冲着她勾勾手指头:“你过来,我告诉你。”
    冷清欢瞅着他一脸的狡黠,顿时心生警惕:“不说就算,反正一看就知道绝对没有好话。”
    慕容麒“呵呵”一笑,压低了声音:“听说,兔子的速度是它的硬伤,因为,太快了,而且时间太短了。你应该不会喜欢的。”
    冷清欢这才反应过来,慕容泰迪话里的意思。记得以前,曾经听过男同事讲段子,说公兔子是缝纫机的频率,光的速度,麻蛋,竟然是真的么?
    她被蒸汽熏得赤红着脸:“人前拽兮兮,人后色眯眯,难怪于副将说你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谁能知道,堂堂战神麒王爷竟然是只老色批,荤段子溜得很,天生技能。
    慕容麒洗好澡,从水池子里站起身来:“这不就对了么?难不成让为夫我人前色眯眯,人后拽兮兮?”
    冷清欢放肆地打量他一眼,一边撇嘴一边往外走:“都说热胀冷缩,看来也不尽然。”
    话音还没落呢,双脚就直接离地,腾空而起。
    慕容麒低头瞧她,唇角勾起:“为夫才疏学浅,麻烦夫人帮忙给解释解释,什么叫做热胀冷缩?”
    冷清欢被这猛然一吓,心慌如擂鼓:“就是一种物理,不对,自然现象,现象。比如说,我现在就感受到您的寒气,浑身发冷,忍不住就会缩着脖子。”
    “是吗?”慕容麒转身往回走:“泡泡热水就好了。”
    冷清欢想捉住他,免得被他毫不留情地丢进水池里,可惜他精赤着身子,滑不留手,没地抓,只能勾着他的脖子。
    “不用,不用,一会儿万一将我泡发了怎么办?就跟发面馒头似的,多难看。”
    慕容麒胸膛起伏,喉尖逸出一声闷笑。
    “若是真能热胀冷缩,倒是好事,为夫就不怕夫人日后不满意了。”
    一听这只泰迪这混不正经的腔调,冷清欢也知道,他脑子里绝对没好事儿。他哪是想热胀冷缩,他是想摩擦起热吧?
    “不闹,孩子还在外面屋子里睡觉呢,”
    “没闹啊?”慕容麒一脸的无辜:“为夫自认为是在办正事,一本正经的事情。”
    冷清欢紧紧地护住心口,带着央求:“晚上,晚上还不行吗?”
    慕容麒没有妥协,对于某些事情,他一向喜欢占据主动,开弓没有回头箭,撩完了还想跑?
    “说吧,你是脱了衣服下水,还是带着衣服被丢进去?”
    冷清欢双脚落地,她立即开口抗议:“这水里有......”
    唇立即被慕容泰迪给堵住了。
    而且慕容泰迪的手也没有闲着,始终致力于为光复大业而行动。
    冷清欢真的很想告诉他,这水里,你家儿子撒了尿,她真的不想进去。
    可惜,被堵住唇瓣的冷清欢,就连脑子都短路了,堵车了。她一阵头晕目眩,已经忘了适才小云澈给自己的良心警告。
    衣衫一层层被剥落,就像春笋一般,露出嫩生生的笋尖来。
    慕容麒抱着她,缓缓沉入水里。
    全身上下,被热水包围,冷清欢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浑身毛孔都舒展开来。
    冷不丁的颤抖,令慕容麒搂着她的臂弯忍不住一紧,热烫的唇更加热火辽原一般,在她耳根,玉颈间辗转。
    水流涌动,热气熏蒸得冷清欢面色赤红,有一点缺氧晕眩的感觉,浑身都变得乏力,完全依靠在慕容麒的臂弯里,如同缠树春藤。
    慕容麒一个转身,冷清欢感到后背一阵清凉,靠在了水池边上。搂着她的手臂一松,整个人虚软无力,差点滑下去。
    慕容麒大手一捞,将她托起,她立即勾住他的脖颈,死死的不肯放手。
    慕容麒将唇凑到她的耳边:“听说,这样不容易有孕。”
    冷清欢使劲儿拧了他一把。
    小云澈就是一只永不知疲倦的小皮猴,就连小狗子见了他,如今都绕着走。
    慕容麒对于自己这个儿子很头疼,总觉得,是他的介入,破坏了夫妻之间感情的深入交流。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冷清欢再有身孕,让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地,再受十个月的苦行僧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