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79章 燕嫔落水了

第579章 燕嫔落水了

 热门推荐:
    这话很容易给仇司少招惹祸灾,冷清欢顿时有些不悦。
    “如意公主还请慎言,仇家只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家,他在江南的确有影响力,那也是仇家造福江南百姓,积攒下来的威望。至于这流云锦,不过是我自家师傅的手艺,我拿来孝敬母后,怎么也不对吗?”
    “你家的?”如意有些愣。
    “不错啊,仇家再有钱,那是人家的。我要养家糊口,自然要有点营生,霓裳阁正是我一手创建起来的。”
    霓裳阁这几年是一招鲜吃遍天,凭借过硬的织染工艺,名噪长安。尤其是流云锦,千金难求,已经成为引流江南,乃至长安高贵时尚的潮流,别家难以企及。
    众人联想起,这霓裳阁的兴起,好像就是最近三四年的事情,可不就是冷清欢前往江南之后的时间吗?
    早就听说,长安最大的成药商号就是冷清欢创立起来的,没想到,她手底下还有霓裳阁这样日进斗金的营生。这些年,人家白手起家,这是赚下了多大的家业?
    难怪人家麒王妃活得这样潇洒肆意,堂堂麒王爷都能说休就休了,人家有这个不依靠男人就能活下来的本事。
    如意抿抿唇,语调更酸:“果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麒王妃在仇家耳濡目染,倒是学了一身下九流的经商本事。”
    古代重农抑商,商人乃是下九流,但是如意这话说得相当难听。
    有道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冷清欢此时此刻真想借用小云澈的一句话,亲切地问候一下皇后娘娘。
    还没开口呢,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声惊呼:“来人呐,燕嫔娘娘落水了!”
    落水?
    天呐,这种天气掉进水里,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
    众人几乎是你推我挤地跑出宫殿。
    宫殿外,早就已经乱作一团。
    宫里的小太监们咬着牙关跳下水,两个猛子扎下去,却没有捞到人,再露出脸来时,冻得脸色发白,牙齿打颤。
    一堆人围在荷塘边上,焦灼地指手画脚,抻着脖子四处张望。
    琳妃命人赶紧下去准备姜汤。
    最为慌张的,当属皇后。
    她适才当着众人的面责罚燕嫔,燕嫔转身就跳了水,若是闹腾出人命,虽说是个不得宠的嫔,皇帝老爷子不会心疼她的生死,但是自己难逃干系啊。说出去,就是自己逼死了人!
    她万万没有想到,燕嫔性子竟然这样烈。
    这里闹腾出这样大的动静,皇帝自然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与慕容麒等人赶了过来。
    按照常理而言,荷塘并不大,而且水也不算深,这么多人一块跳下去捞,又许多人围观,燕嫔若非一心求死,怎么也应当扑腾出个水花来吧?
    可事实上,大家盯得眼睛都酸了,这水面上,除了小太监们,来回翻腾,燕嫔的影儿都没有一个。
    随着时间稍长,大家紧绷的弦不再那样紧张,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但是全都不约而同压低了声音,免得被皇后听到。
    最先呼救的宫婢被几个人围着,不知是冷,还是吓得,嘴皮子都不利索。
    “皇后娘娘担心燕嫔娘娘身子弱,受不得寒气,命我出来让她平身的。我将她搀扶起来,她说腿麻了,坐在湖边石墩上缓缓。
    她还扭脸对着水面整理发髻擦血来着,我转身去找她跟前伺候的宫人,谁知道刚走了不远,就听身后一声惊呼。
    我扭过脸来,燕嫔娘娘整个人便噗通落水了。而且,立即就没了影儿,特别快,真的,就像是被谁拽下去的一般。可湖边,一个人影都没有。”
    皇帝的脸越来越沉。
    小云澈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凝重,过来紧揪着清欢的衣角,不说话。
    慕容麒走过来,解下she
    上狐裘,披在冷清欢和云澈二人的身上,低声道:“这里风大。”
    冷清欢出来得匆忙,没有来得及穿披风。
    “假如燕嫔惊呼,那应当是失足落水才是,怎么都没有挣扎呢?”
    慕容麒摇摇头:“这宫里溺死的人多了,疑点也多了,看看就好。”
    冷清欢当然明白慕容麒话里的含义,宫里是非多,枉死的人也多,不用较真。
    众人闲议的功夫,有人一声惊呼:“卡在水口这里了。”
    荷花塘是活水,与宫外的水渠地下相通,燕嫔在这边落水,怎么转眼就到了水口上呢?
    许多人游过去,七手八脚地往外抬。
    冷清欢不想让云澈看,免得吓到孩子,牵着他,往人群外面靠了靠,想先回殿里。
    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人铁定是没救了。
    刚走了没几步,就听身后众人异口同声地一声惊呼:“啊!”
    语调里满是惊悚。
    而且,最先围拢过去的人被骇得齐齐后退,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惠妃好瞧热闹,原本挤在最前头,拍着心口,心有余悸地朝着清欢跑过来,大口大口地喘气,冲着她伸出手。
    “快,身上带着治心疾的药没有,就你给你外祖母的那个什么救心丸,赶紧给我来一粒儿,妈呀,魂儿都被吓丢了。”
    冷清欢被成功地勾起了好奇心,脚下没动地儿,但是也没往跟前凑。没好气地拍了她手心一巴掌:“瞧你这胆儿。怎么了?”
    惠妃见她满脸不屑,牵着小云澈就走:“我带着孩子回去,你胆大自己去看。担保你吓得晚上搂着我家麒儿不撒手。”
    冷清欢嗤之以鼻,顶多就是腹大如鼓,面皮青紫,双目暴突,还能多吓人?
    她真的想去瞧,又被慕容麒拦住了:“别去看了,燕嫔死状很惨,快要变成一具干尸了。”
    干尸?水里有蚂蟥?
    那也不应当吧?吸血这么快吗?那要多少蚂蟥啊?
    她还是忍不住往燕嫔的方向探了探脑袋。傻大胆傻大胆,说的就是她,当年解剖课,她是第一个操着手术刀往前冲的人,比特么往食堂冲着打饭都积极。
    众人已经全都扭过脸去,不想再看第二眼。
    皇帝摆手:“抬下去葬了。”
    这就抬走葬了,都没人验尸看看什么情况么?
    适才下水救人的小太监全都下去换衣服喝姜汤暖身子去了。换两个侍卫上前,忍着恐惧,抬上身的抬上身,抬脚的抬脚。
    人群纷纷让开,冷清欢还是扒着慕容麒肩膀瞥了一眼。
    没有大家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夸张,但是很明显,燕嫔的确就好像身上的水分骤然间蒸发了似的,人整个变得干巴巴的,没有生前那样圆润水灵。
    胳膊垂下来,一晃一晃地过去,“啪嗒”一声,一枚玉手镯从几乎干枯的手腕上滑落下来,摔在地上。
    冷清欢忍不住就多瞧了燕嫔袖管里的胳膊一眼。她的衣袖被撸起,手腕上有一道很醒目的淤青。就像,就像是曾有人紧紧攥住她的手腕攥出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