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84章 来自于小云澈的压力

第584章 来自于小云澈的压力

 热门推荐:
    大家伙全都知道,冷清鹤与楚若兮成亲好几年,一直都没有动静。这冷清欢刚回京短短两个多月,两个人竟然就有了喜讯!
    要知道,相府可不是普通的小门小户,想找什么样的大夫找不到?这些年里,两人背地里一定也不少求医问药,可全都没用。
    说冷清欢是送子观音,绝对不为过!
    这医术,简直太高超了。一时间,在众人之间简直掀起了轩然大波。谁家七大姑八大姨里没有个为子嗣问题愁肠百结的?
    要不,回府之后,自己也给麒王妃上两炷香,求个儿子?
    冷清欢风头无双,那扎一诺的伤,倒是少了许多人关注。
    国公府的大夫急匆匆地跑过来,后面跟了一溜儿。这是在国公府喜宴上出的事情,国公府的女眷全都围了上来。
    大夫给那扎一诺检查了伤口,止血,上药,大家伙一瞧,伤口还不小,有一寸多,这伤疤,铁定是要落下了。
    一个还没有出阁的女儿家,被毁了容貌,这可是大事。
    男宾席上,大家面面相觑,全都没人吭声。
    沈临风的母亲一个劲儿地懊恼自责,一时间也不好推脱责任,追究究竟是谁推倒的屏风。
    这落地屏风乃是紫檀木所制,木料极沉,下有底座,相当牢固,若非有人大力碰撞,一般不会扑倒。
    轩王主动站出来,愧疚地道:“适才许是本王酒劲儿上头,身子不稳,喧闹中不知被谁冲撞,磕到了屏风。在此给一诺公主赔罪。”
    轩王妃在一旁一听就急了,别人全都避之唯恐不及,他如何还主动站出来背黑锅呢?
    一堆儿人闹闹哄哄的,谁知道究竟是谁不长眼?
    她急得一个劲儿地朝着轩王使眼色。
    轩王恍若未见,继续朗声道:“一诺公主请尽管放心,本王一定会请最好的大夫为你医治伤口,定不会毁了你这花容月貌。我这就进宫,请宫里御医前来。”
    那扎一诺摸着自己的脸,急得赤红,眸中含泪,委屈得紧咬着下唇。轩王不说话还好,这一说,顿时泪珠子“扑簌簌”地往下落。
    一声不吭。
    吆呵,这个咄咄逼人的小辣椒什么时候成了怨妇了?不是她的风格啊?
    冷清欢还以为,她会捉住这个机会碰瓷儿,讹诈上国公府一笔呢。竟然成了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轩王妃讪讪笑道:“那此事王爷便交给妾身吧?妾身这就入宫,找母后请御医前来。”
    轩王一摆手:“此事因我而起,敢作敢当,本王理当负责到底,你们不必多言。”
    立即喜酒也不吃了,出了国公府,打马入宫。
    好好的一场喜宴,被此事搅合得几乎是不欢而散。大家再也提不起兴趣说笑打闹。
    国公府的人心里也有些忐忑,知道这南诏公主不好招惹。如今一场意外,让人家毁了容,可怎么交代?
    冷清欢轻哼一声,觉得这那扎一诺简直就是晦气。可是又不好说什么,毕竟,谁能拿着自己的花容月貌开玩笑呢?意外发生的事情,谁也不好说什么。
    轩王一走,那扎一诺也起身返回驿站。冷清欢叫上慕容麒也回府去了。
    慕容麒还有点奇怪:“你不是想看热闹么?怎么不等了?”
    冷清欢抿着唇笑,老太君与老国公都急着抱重孙子呢,今儿怎么可能让一堆毛头小子搅和二人之间的好事?所以,闹腾不起来,没有什么热闹好看。”
    小云澈一手托腮,趴在冷清欢的膝上,仰着脸,眼巴巴地望着她。一双毛嘟嘟的大眼睛水汪汪的。
    “娘亲,舅舅家真的要有小宝宝了吗?”
    冷清欢点头:“你要做哥哥了。”
    “娘亲,你什么时候也能给我生个小弟弟啊?”
    冷清欢没想到,他竟然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娘亲和爹爹只疼你一个难道不好吗?”
    “我想有个小弟弟。”
    “为什么不是小妹妹呢?”慕容麒有点不乐意。
    “小妹妹不能替我分担责任,还要我保护,哭哭唧唧的,太烦人。”
    冷清欢微蹙了眉头:“替你分担什么责任?”
    小云澈轻叹一口气:“难道你看不到,我身上背负的担子吗?我都被压得不长个了。”
    嘿,这小兔崽子,胎毛未退,乳臭未干的,还有压力了?
    冷清欢摇头:“我只看到一个不爱学习,只知道没心没肺地贪吃贪玩的皮猴子。”
    小云澈嫌弃地看她一眼:“我还没有嫌弃你呢!爹爹总说我是男子汉,要学会保护你。他就不看看,自己娶了个多么喜欢惹祸的媳妇儿,让我一天到晚操不完的心,太累!”
    冷清欢哑然失笑:“这就是你所说的担子?”
    “这刚哪跟哪啊?”小云澈嗤之以鼻,坐正了圆滚滚的身子,掰着手指头数。
    “你看吧,仇爹爹说将来仇家的生意是我的,所以我需要提前跟他学习如何做生意,日进斗金。什么珠算,看账簿,挖掘商机,打理生意等等,你说,我累不?”
    的确累,听着脑袋都大,冷清欢点头:“累。”
    “你让我学习医术治病救人,又说医学博大精深,活到老学到老,我要学一辈子,累不?”
    冷清欢没话说,随口一提罢了,这小兔崽子不是这块料。
    “爹爹又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当征战沙场,扬名立万,我要勤学苦练杀敌功夫排兵布阵,想想都吃苦受累。”
    好像真是这么一回!事!儿!自己与慕容麒是不是对孩子期望太高了?
    小云澈更加忧愁:“一想到将来,我除了要做生意,还要管什么藏剑阁,谛听卫,我就觉得很累。可皇爷爷还火上浇油,让我好好念书,等识字了,教我怎么批改奏章。”
    冷清欢吓得一把捂住了小云澈的嘴,天呐,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若是被别人听了去,一定要招惹灾祸。
    老爷子也真是的,啥都敢跟孩子胡说八道。
    “这话,你以后可千万不要对别人讲,你知道吗?”冷清欢一脸凝重,郑重其事地叮嘱。
    小云澈似懂非懂地点头,也没有问冷清欢为什么。
    “反正,我皇爷爷说,我要想偷懒,就让你和爹爹给我多生几个小弟弟,那样就有人替我分担责任了。”
    就说,小云澈这么小一个孩子,怎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果真是老爷子教唆的。
    慕容麒在一旁轻哼:“想也别想,暂时我们不会要宝宝。”
    小云澈撇嘴:“宝宝是娘亲生的,你又不会,你管不着。”
    慕容麒一噎,孩子还小,不适合对他进行深入教育。没自己的事儿就没自己的事儿吧,反正不关别人的事情就行。
    想要跟这个小崽子搞好关系不容易,任重道远啊。
    冷清欢的心思却有点活泛了。
    自己是不是真的应当考虑再生一个?可一个好像也不够分啊?
    一个学医,一个带兵,一个做生意,还要......
    妈呀,家大业大,产业多元化的人家,是不是要生一窝?到时候即便都不成器,也能矬子里挑出个将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