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91章 说话大喘气

第591章 说话大喘气

 热门推荐:
    慕容麒刚要离开的脚步一顿,头也不回。
    “喜欢,不能作为她杀害别人的理由。她不能够打着爱的名义,冠冕堂皇地行凶残之事。她想嫁入麒王府,就可以一再加害清欢,取而代之么?当她受冷落之后,就可以与方品之狼狈为奸,害了这么多性命吗?
    本王有错,错在于眼拙,当初没有识破她的伪装,让她如愿以偿嫁入了麒王府。恰恰因为此,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原谅,表示可以还她自由,她完全可以与方品之双宿双飞。
    若非是她贪心不足,有所图谋,设计本王,并且假借与方品之的身孕返回麒王府,何至于毁了她自己前程?所以说,毁了她的,是她的贪念,不是我们!而自始至终,最为无辜的,就是你大姐冷清欢。谁若是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本王定然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慕容麒这席话一点也不客气,犹如重锤一般,敲打着冷清骄的心。他被驳斥得哑口无言,说不出话。而且慕容麒最后一句话,寒气逼人,带着凛冽的杀伐之气,令他做贼心虚,怕了,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
    慕容麒昂首阔步地走出浮生阁。
    候在门口的车夫低声回禀:“适才您派去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了,说已经找到那个在相府胡说八道的所谓高人,他说,的确是有一个小厮,提前找到他,给了他银子,交代他去了相府之后夸大其词。”
    果然。
    就说当初此人装神弄鬼,明显有针对清欢的意思,看来,清欢猜测不假,这些事情与冷清骄应当是逃不掉干系了。
    “于副将呢?事情还没有处理好吗?”
    车夫缩缩脖子:“正要回禀王爷您知道,适才,王妃娘娘恰好从此路过,见到了咱这马车。然后,带着于副将走了。”
    慕容麒一愣,问都不用问,于副将那个狗腿属性的叛徒,估计不用清欢逼问,就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了。
    “他们做什么去了?”
    “王妃娘娘说,您如此大费周章,费这么大的气力,不再折腾出一点动静来,有点亏本。”
    慕容麒有点愁,替别人发愁,他知道,肯定有人要遭殃了。
    自己是吩咐于副将前往金尚书府,借此事好生敲打敲打金二的。看来,自家小王妃这是嫌弃自己不够心狠手辣啊。
    他无奈地摇摇头,吩咐车夫:“你先回去,本王去瞧瞧。”
    冷清欢的确是跟于副将在一起。
    于副将说,他要到金府吓唬吓唬金二。
    冷清欢当时就觉得,“吓唬”两个字不好,当金二是小孩呢?
    虽说金二忌惮着她麒王府的权势,自始至终没有明目张胆地害过自己。但是这背地里,可没少使坏。
    包括当初害冷清鹤的毒药,南山尼庵进香之时,冷清琅使用的合欢香。这金二就是个人渣,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
    自己早就应当代表月亮消灭他了。
    所以,一听于副将说,自己的正事也不干了,跟着于副将就走了。
    到了金府,于副将禀明身份,请门口侍卫通传:“本官刚从浮生阁而来,有要案求见金尚书与府上二公子,还请这位小兄弟通传。”
    于副将的嗓门挺大,非但门口的几个守卫全都听到了,这声音还传到了里面。
    守卫不敢怠慢,立即飞奔进府,回禀金尚书。
    金尚书一听是麒王府来人,心有疑惑,迎出前堂,命人请于副将进来。
    于副将满脸谦卑地进来,跟金尚书行过大礼,说过开场白客气话。
    金尚书便开门见山:“不知道于副将前来何事?”
    于副将面有难色:“不知道贵府二公子可在?这里有一个案子与他有牵扯。我家王爷特意差小人前来,向金二公子询问案发经过。”
    金二闯下的祸事已经是不胜枚举,金尚书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脑袋瓜子嗡嗡响:“逆子,这是又闯下什么滔天祸事来?”
    “没事没事,小事一桩啊,金大人千万别着急,不过是一起命案罢了。今儿二公子与几位友人在浮生阁吃酒,调戏一位卖唱姑娘,欲行不轨,逼得人家当场用簪子捅了心窝。”
    命案?还小事一桩?
    金尚书年纪大了,心脏不太好,差点当场都抽过去。他气怒地扬声吩咐:“来人,将金二那个不肖子给本官叫过来!”
    下人一溜风地下去,又一溜风地回来,大惊失色,说话都变了音儿:“大人大人!大事不好了!”
    “慌什么?”金尚书训斥。
    “二少爷,二少爷他适才提前得了信儿,知道官府来人,一时惊慌,翻墙逃走,结果,结果......”
    “结果咋了?”
    “结果下面正好有一只恶犬扑上来,少爷一惊慌,从墙头摔下去,这腿不仅摔伤了,还被恶犬咬了一口!”
    “什么!”金尚书大惊失色,这次是真的心脏受不了了,呼哧呼哧直喘。
    于副将也没闲着,上前又是揉心口,又是掐人中。嘴里碎碎念。
    “二公子怎么性子就这么急啊,这多大的事儿,我家王爷都说了,他花银子摆平就是,二少爷至于翻墙跑吗?”
    金尚书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愤愤地道:“腿摔折了才好,省得再出去给我惹祸!”
    于副将叹气:“今儿二公子的确是惹了大祸,那姑娘簪子但凡偏一点,就刺中心脏,大罗神仙都救不回来了。幸好我家王爷正在浮生阁吃酒,王妃娘娘医术高明,起死回生啊,保住人家姑娘一条命,这事王爷花个银子就摆平了。二公子已然这样,您就消消气儿,别发火了。”
    金尚书不用问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只听到姑娘两字,就知道,肯定又是自家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色胆包天了。
    心里又气又疼,别的没空多想,更不会猜到,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只不过,这位于副将,看起来心直口快的一个人,说话怎么就大喘气呢?
    你早点说,那姑娘安然无恙,我儿至于翻墙逃走吗?
    他还要对着于副将千恩万谢:“此事有劳王爷费心,改日下官再亲自登门致谢。”
    人家儿子都出事了,于副将也不好赖着不走,赶紧拱手作别,转身走了。
    心里不由暗叹一声,自家王妃娘娘还真是神机妙算,知道这金二害怕金尚书发火,铁定要翻墙逃走。这下好了,腿瘸了。
    要是,瘸的是第三条腿就更好了,看他日后还怎么作恶,欺负小姑娘。真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