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97章 仇家出事了

第597章 仇家出事了

 热门推荐:
    凤蕾玉乃是仇司少身边的丫头,对仇司少忠心耿耿,是谁,对她下了毒手?
    而且她远在江南,千里迢迢地奔赴上京,这明摆着,是遭遇了棘手的危险,就连仇司少都无法护她周全,找自己求救来了。
    冷清欢焦灼地问地利:“怎么回事儿?你是在哪遇到的蕾玉?”
    地利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情况。
    “奴婢奉命回京,昨日刚到冀州境内,打尖之时,在一处客栈跟前遇到两个泼皮卖马。我见这马与马鞍都熟悉,上前询问二人这骏马来历,二人支支吾吾,说不清来路,我就起了疑心。
    一番恐吓,二人招认,是蕾玉重伤体力不支,跌落马下,他两人趁人之危,偷走了她的马。我这才寻到蕾玉姑娘。她已经是半昏迷,勉强识得我,叫我赶紧给夫人送信,说仇司少出事了。
    具体情由我没有问清楚,她就昏迷过去了。我见她重伤,不放心将她一个人丢下,干脆将她连夜带回了上京。”
    冷清欢听着,心里咯噔一声。
    仇司少出事?!
    当初鲁长老等人叛变,这样棘手的局面,他都能力挽狂澜,成功接掌仇家,稳定下局面来。如今他已经在江南站稳脚跟,呼风唤雨,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令凤蕾玉求助到上京?
    仇司少究竟怎样了?他有没有危险?
    从哪里来的枪呢?
    仇司少即便身手再好,这冷不丁地朝他开一枪,他也躲不过这枪子的速度啊?
    冷清欢一时间心急如焚,吩咐地利:“准备手术。”
    地利不敢怠慢,依言而行,立即进行术前准备。
    她与天时三人在江南跟着冷清欢身边久了,也协助她做过几场不大不小的手术,对于一些外伤的术前准备,已经是驾轻就熟。
    准备完毕,冷清欢对凤蕾玉局部注射麻药,进行伤口清理。用手术刀小心翼翼地割开伤口,果真用镊子从里面取出一枚子弹!
    她大致扫了一眼,看大小,外形,直径,制作工艺等,确定不是来自于现代,应当是古代铁匠手工打制而成。
    她突然想起一个人,漠北使臣鲁大人。
    那个自己曾经怀疑,同样来自于现代的男人。
    他懂得阿拉伯数字,漠北有震天雷等杀伤力大的武器,所以那时候,自己生了戒心,想方设法,将他与二寸钉送离长安,并且,将漠北人想要开放的铁矿产地通商关口偷梁换柱更改了。
    假如他能制作出震天雷,枪支弹药应当也不成问题!
    原本,她曾经考虑过,假如漠北在秘密制造火药武器,后面国力逐渐壮大,肯定会发动大规模的侵略战-争,强夺资源,这个鲁大人不能留。但是没想到锦虞很快返回上京,令自己措手不及,无暇旁顾。
    现在,漠北人竟然敢在长安这样嚣张?
    来不及细思与多想,麻溜的,冷清欢先对凤蕾玉的伤进行伤口缝合与包扎,然后输入抗生素与退烧药物,银针刺穴,凤蕾玉很快就苏醒过来,一把握住了冷清欢的手。
    “王妃娘娘,快,快救救我家主子,他有危险。”、
    “我自然会救,你别着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凤蕾玉急喘两声:“仇二掌家的勾结外人,对着仇家下手了。主子觉察到了一点蛛丝马迹,带着我返回江南。好不容易才勉强稳定下局势,挖出了二掌家的几个亲信,揭穿了他装疯卖傻的假象。
    可他儿子仇智信狗急跳墙,竟然带了好多的土匪,里应外合,同时抢劫了仇家各个银庄的库银。并且四处散播谣言,说仇家就要垮台了。
    一时间,很多不明真相的百姓聚集闹事,找主子讨要说法,令我们焦头烂额,无法应对。
    江南知府非但在前一阵子落井下石,刁难主子,事发之后,还担心主子潜逃,造成百姓暴乱,局面无法收拾,也限制了主子自由,美其名曰保护安全,派遣重兵看守,将主子软禁起来。使得对方从容离开江南,逃之夭夭。
    我和主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悄悄逃离江南,跟随藏剑阁传来的线索,一路北上追踪。到洛阳境内的时候,藏剑阁内部出了叛徒,我们中计遭遇埋伏。
    而且对方人数众多,为首之人手里拿着一样很奇怪的兵器,威力强大。我中了他们的暗器,主子保护我逃离,自己留下善后,下落生死不明。我负伤逃出险境,赶来了上京城。”
    冷清欢对这个仇智信有点印象,当初在上京,鲁长老联合仇家二掌家等人想要趁人之危,逼退仇司少。仇司少返回江南之后,力挽狂澜,杀了鲁长老等人以儆效尤。
    仇家二掌家那个时候年岁已大,在洗剑大典上一怒之下痰迷心窍,变得痴痴傻傻的。又因为他是仇司少的亲二叔,痛下杀手的话难免令仇家人诟病。
    仇司少那时根基不稳,就暂且饶过了他。印象里,他的儿子仇智信唯唯诺诺的,没有什么主见,仇司少大意了。
    果真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世上有些人,行凶作恶就是这样理直气壮。分明是他们图谋人家仇司少的财产,不能得手,还觉得自己成为受害者,千方百计也要将这个仇报了。
    冷清欢一时间心急如焚。
    对方手里有枪!而且势必会赶尽杀绝!
    一个不起眼的仇家子弟,竟然有这样的本事,非但可以勾结土匪,还能与江南的官员勾搭上?
    要知道,仇司少这些年里,可没少拿银子喂这群养不熟的白眼狼。他们花天酒地,生活奢靡,多是靠吸取仇家的血。
    这次竟然倒戈,反过来助纣为虐,加害仇司少?
    难怪仇司少要借调自己的飞鹰卫令牌,估计是早就觉察到了不对劲儿,以防万一。
    冷清欢冷不丁地又想起一件事情。于副将当初受伤,就是因为藏剑阁的鲁长老手里的震天雷!
    那个时候,自己只以为,震天雷在古代就已经有人在使用,不足为奇,并没有怀疑它的来历。
    如今想来,鲁长老有震天雷,仇智信勾结的贼匪有枪,他们与漠北,其中有没有关联?
    如此一想,细思极恐。假如,鲁长老与漠北的鲁大人早有勾结的话,那么,这是一个潜伏了五年之久的计划,谋划了这么久,肯定事无巨细,全都有准备。
    仇司少这一次,的确是摊上了大事。
    冷清欢更加忧心如焚,只恨不能立即起身,前往洛阳。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对方得手是在江南,仇司少沿路追踪,到了洛阳。也就是说,对方是在一路北上,而且是西北的方向。
    凤蕾玉负伤打马赶来上京,耽搁了两三日,对方行踪泄露,此时应当已经不在洛阳境内。
    自己去哪里找仇司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