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08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608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热门推荐:
    地下有铁链抖动的声响,好像这人是被铁链锁住了,艰难地挣扎了一下。
    冷清欢有点失望,还以为,这里没准儿就是藏匿赃银之处呢,白白兴奋了半天,没想到,只不过是关押了一个人,这是差人前来杀人灭口来了。
    按说,这闲事儿自己真的不该管,管了就会打草惊蛇。可是,自己又不能真的做到袖手旁观,眼瞅着这二人杀人灭口。
    跟慕容麒比划了一下手势,示意自己下去瞧瞧,看这付总兵究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至于夜半三更跑来灭口。
    估计是自己白天跑到这里来找蛇,令他有危机感了?害怕罪行暴露?
    慕容麒怎么可能放心让她自己下去?搂着她的腰,二人沿着台阶,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往下摸。
    下面有人催促:“不用跟他废话了,赶紧动手吧。完事之后也好交差。”
    然后有呛啷的刀剑出鞘声,先前那人猛然一声惊呼,刀剑落地:“毒蛇!”
    冷清欢一惊,自己的蛇竟然跑到这里来了?要知道,现在这天气,蛇虫都在冬眠。
    “你怎么样?”
    “我被蛇咬伤了。”声音里满是惶恐:“这蛇有毒,听说咬人之后必死无疑,怎么会在这里?”
    “顾不得了!等我先杀了他,再背你出去,找大人想办法解毒。”
    冷清欢此时再也顾不得行踪泄露,与慕容麒直接一跃而下,落到地窖里。见下面果真如自己所料,中央有一个铁笼,笼子里用铁链拴着一人,衣衫破碎,浑身是血,看不清原本样貌。
    前来杀人灭口的两个亲兵,一人身中蛇毒,蜷缩在地上,另一人正手握长刀,隔着铁栅栏,向着笼子里的人砍过去。
    笼子里的人身形微动,蓄势待发。
    事不宜迟,冷清欢一甩手,银针疾射而出,正中那亲兵后心。
    亲兵立即扭过脸来,与此同时,慕容麒人也已经倏忽而至,一个锁喉,折断了他的喉咙。
    地上中毒之人还未完全陷入昏迷,立即张嘴惊呼,慕容麒脚尖一勾,勾起脱手掉落的钢刀,然后直接插进了他的心口。
    一声呼救还未出口,人就气绝身亡了。
    整串动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成,不过是眨眼之间。
    冷清欢叹气:“妈的,徒劳无功不说,还打草惊蛇,杀了两个人。”
    笼子里的人冲着她咧咧嘴:“感情我是自作多情,你不是来救我的?”
    冷清欢一听这声音,简直难以置信,慕容麒也惊愕地转过身来:“仇司少?!”
    笼子里的人吸吸鼻子,带着哭腔:“你们怎么才来啊?要不是这条蛇在这陪着我,今儿我只怕就被两个无名小卒给解决了!”
    冷清欢一时半会儿还没有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难怪今日这小家伙不听自己的指挥,半晌都没有召唤回来。原来,竟然是在这总兵府里遇到了老熟人!
    这蛇通人性,而且嗅觉灵敏,一定是觉察到仇司少身上的气味,然后找了过来。要知道,当初仇司少可没少嫌弃它们三个。
    合该就是仇司少命不该绝,自己耍个小聪明,放出毒蛇,给他带来杀身之祸,可是与此同时,却又救了他一命。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这里都能误打误撞地遇到老熟人。
    “你,你怎么在这里啊?”
    “说来话长,还不是我太过于轻敌?妈的,他们朝着我丢过来一个震天雷,我都没看在眼里,想让他们来个自作自受的。结果,他们耍赖,竟然用枪将震天雷半截给爆了。
    我正好飞起一脚,想要踢回去呢,结果躲闪不及,这不,都快成筛子了。若非他们惦记着我手里还有钱财,早就直接取了我的性命。”
    慕容麒听到仇司少的话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冷清欢却已经是预料之内。
    现代的手榴弹稳定性高,除非是被枪直接击中引信,否则不会被引爆。而古代的制造水平制作出来的震天雷则十分灵敏,几乎是一触即发。对方好狡猾!还会这样玩。
    “你伤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勉强还有一口气儿呗。”
    慕容麒难得能见到仇司少吃瘪,围着笼子转一圈,啧啧称赞:“难得这世间还有人能伤得了你仇司少,简直就是人才。本王求贤若渴,若有机会一定见识见识。”
    “麒王爷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还是清欢好,温柔体贴善良,我这一身的伤,怕是毁容了,你可一定要救我。”
    “男女授受不亲,本王可以降尊纡贵,帮你好好治伤,还有缝合。这针线活的手艺,本王不比清欢差。”
    仇司少再次吸吸鼻子:“麒王爷,做人要厚道。”
    慕容麒不忘落井下石,冷清欢却是满心焦虑与心疼,这震天雷可不是好玩的,没把仇司少心肝脾肾肺的伤个好歹,算他幸运。
    她哆嗦着手,取过那盏灯笼,凑近铁笼,朝着那大锁瞅了一眼,从戒子里取出开锁宝盒,三两下就打开了铁笼。
    然后如法炮制,将仇司少手上的铁链打开了。
    仇司少感慨:“果真是艺多不压身啊,当初你玩蛊虫,还有跟天机子学这些机关,我还笑你来着。没想到,今儿却靠这些救我一命。”
    冷清欢听他还有心情调侃,就知道这伤势肯定是要不了命了。上前先给他请脉,还好没有伤及脏腑。
    “算你命大,震天雷都没有要了你的命。我们先出了这里再说。”
    仇司少费力地从笼子里出来,一瘸一拐:“妈的,你可知道,抢劫我银子的并非是山贼劫匪,而是官兵!”
    冷清欢点头:“以前不确定,看到你就知道了。”
    仇司少一激动,牵扯了伤口,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简直岂有此理!妈卖批的,抢了本少的银子不说,还想杀了本少灭口。等我出去,先去剁了那狗官解解气。”
    冷清欢没好气地道:“人家手握重兵,咱们三条光棍汉,拿什么跟人家打?你消停地先逃出去保住命再说吧。”
    “手握重兵?对方究竟是什么人?”
    “合着你被人家折磨个半死,还不知道人家是晋州总兵呢,这里就是总兵府。”
    仇司少有些瞠目:“晋州总兵?白天当官,晚上当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