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09章 相当彪悍

第609章 相当彪悍

 热门推荐:
    “你确定,仇家的银庄就是他劫的?”慕容麒问。
    “这不都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了么?若非是他所为,将我囚禁在这里做什么?而且还派人逼问我胭脂印的下落,想再扒一层皮。”
    冷清欢有点愁:“那还真有点麻烦了。强龙不压地头蛇,咱未必干的过人家。”
    “你们两人竟然没带兵过来?傻么?”
    慕容麒上前,一把搀住仇司少,不动声色地将冷清欢挤到一边去:“你不也是单枪匹马一个人闯这龙潭虎穴么?但凡身边有人,至于这样可怜,差点就葬身在这里,让外面那两条狗给吃了?”
    话还没有说完呢,上面的狗药劲儿过了,缓缓醒过来,口中呜咽出声。
    不好,若是吠叫起来,肯定会惊动府上人马。
    冷清欢催促:“有什么话,出去再说。”
    两人架着龇牙咧嘴的仇司少,出了地窖,一露脑袋就傻了。
    小院已经被包围了。三人面前全是明晃晃的刀剑。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不知道调集了多少士-兵。
    看来,两人的行踪是早就被发现了。
    付总兵从人群后面走出来:“我将你待如座上之宾,谁想到,竟然是别有用心。这夜半三更的不睡觉,跑来我的后宅做什么?”
    冷清欢一看,装也装不下去了,上前一步,笑吟吟地道:“我也想睡觉,可是耳朵根子底下一直有人叫嚷救命,吵得我睡不着,循着声音过来一瞧,原来付总兵竟然私设地牢,囚禁他人,而且还想行杀人灭口之事。我肯定不能袖手旁观啊,而且这人,碰巧本王妃还识得。”
    付总兵冷笑:“王妃?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乡野村妇,竟然敢假造令牌,假冒当朝王妃娘娘。本官刚刚接到情报,真正的麒王妃如今正率兵在洛阳城剿匪。你还有什么话说?”
    慕容麒一直搀扶着仇司少,隐在冷清欢身后,听付总兵竟然颠倒是非黑白,不由也是一声冷笑:“付昆,你不识得麒王妃,有情可原。但是本王,我们在朝堂之上可是见过。”
    付总兵大吃一惊,他压根就不知道,慕容麒竟然会在晋州,并且出现在自己的府邸。
    他定睛一看,不是慕容麒是谁呢?
    认?还是不认?
    他们营救了仇司少,对于自己所犯下的案子,肯定是了如指掌。哪里还有自己的退路?索性便拼一个鱼死网破。
    他一咬牙:“竟然敢冒充当朝麒王爷招摇撞骗,简直胆大包天!来人呐,给本官杀无赦,砍下二人首级,交给麒王爷与麒王妃领功。”
    竟然这样大逆不道,慕容麒与冷清欢都没有想到。
    这跟造反真的没有什么两样!
    假如抢劫仇家银庄的幕后凶手真的是他,最狠不过是砍头,抄没家产的罪过。
    可若是杀了王爷与王妃,罪大恶极,可会株连家人,谁轻谁重,他作为一个总兵,自然是掂量得清楚,他怎么会为了掩盖这点罪行,就犯下更大的罪过呢?
    仇司少竟然还有闲情逸致说笑:“本少第一次见,竟然还有人敢不将你慕容麒放在眼里。我要是你,现在就上去,一剑捅了他。”
    慕容麒瞥了他一眼,一声冷哼:“付总兵,你可考虑清楚了?确定要造反么?”
    付总兵唯恐三人再说出什么话,动摇军心,狠狠挥手:“来人呐,给本官上!不留一个活口。”
    够狠。
    冷清欢觉得,这一次,好像麻烦大了。这是要群殴啊,自己这小身板,貌似承受不住。
    她摸出令牌,往士-兵跟前晃了晃,铿锵有力:“腰牌在此,奉旨剿匪,谁还敢质疑本王妃的身份吗?”
    付总兵摇头:“劝你不要做垂死挣扎了,他们都没有见过腰牌,不识得。可是本官见过,你这腰牌就是假的!”
    士-兵们可不识得什么王爷王妃,只知道付总兵就是他们的首领,听上级的话,准没错。就算有错,法不制众,自己不知者无罪。晃晃手里的刀剑,就朝着三人这里包围过来。
    慕容麒一派从容淡定,问仇司少:“我打右边,你打左边?”
    仇司少叫苦:“你还有没有人性,我特么站都站不住了,你还让我动手?不是应当你们一左一右保护着我突围吗?”
    “清欢是个女人!”慕容麒轻描淡写:“你好意思?”
    “这年头,除了你慕容麒,谁把她当女人?你愿意宠你宠,别人的媳妇儿我逞什么能?”
    拌嘴的功夫,士-兵已经冲了过来。
    冷清欢抽出腰间软鞭,一鞭子下去,“啪”,横扫一片,直接将冲在最前边的俩不长眼的给甩飞了。然后一个漂亮回旋,一跃而起,竖打一线,跟前的士-兵一声惨叫,声儿都劈叉了。
    慕容麒这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冷清欢出手。
    他知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自家这位小王妃轻功好像好了许多。不想以前那样,搂着她翻个墙,蹦个屋顶,都满是新鲜刺激,外带面红耳赤心跳。
    饶是曾经带着她,率领千军万马攻城略地,慕容麒一直将她护在怀里,当做宝贝一般,从来没有给过她出手的机会。
    今儿算是大开眼界了。
    冷清欢发起飙来,小鞭子威风凛凛的,甩得“啪啪”响,所到之处,皮开肉绽,一片鬼哭狼嚎,相当彪悍。
    好吧,自己收回适才所说的话。
    慕容麒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夫人被欺负,打架这种事儿,一向是男人冲锋陷阵才对。她能打是一回事儿,自己怎么舍得累着她?
    对于不能帮忙还拖累自己的仇司少,他嫌弃地一把丢了不管了,上前夺过一柄长剑丢给他自保,然后就加入混战之中。
    士-兵们害怕了。一个冷清欢就已经不好对付,如今再加上一个猛虎下山一般的慕容麒,剑光所到之处,血光飞溅,太惊骇了。
    仇司少接连吃了对方两次亏,这次长了心眼,没有往跟前掺和,捡了长剑勉强自保,而且手心里悄悄扣了一枚石子,就紧盯着对方按兵不动的付总兵,琢磨着出其不意打哪好呢?
    瞧着付总兵慢慢将手探进了怀里,悄悄摸出了一把手枪,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