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12章 憋屈的仇司少

第612章 憋屈的仇司少

 热门推荐:
    付总兵一家人被下入大牢,严加看守起来。
    府里这些士-兵终究是信不过,而飞鹰卫不能见光,更不能让他们知道堂堂麒王妃就是他们的金鹰教主。
    冷清欢只能联络上藏剑阁,安排几个可靠之人暂时接掌总兵府,负责仇司少的安全,看守付总兵等人,等待晋州知府到来。
    仇司少一身的伤势严重,震天雷的铁片割伤了他身上多处,并且嵌入肌肤之内,引起发炎,但好在只是皮外伤。
    清欢给他配药,打上吊瓶,也不方便亲自给他清理伤口。如今当着慕容麒这个醋坛子的面,自己给别的男人扒光了衣服,看光光,他会气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觉。
    虽说,仇司少身上能瞧的不能瞧的,自己都瞧了,不能摸的也都摸了个遍,但是好在慕容麒他不知道啊。
    冷清欢命人去府外请了一个颇有名望的老大夫,将自己手里的刀伤药,酒精,绷带等交给他,请他帮忙给仇司少清理与缝合伤口。
    仇司少对于冷清欢不管自己的死活,将自己的伤交给一个糟老头处理,还挺有意见。
    冷清欢站在门外处理琐事,命人搜查总兵府,他就在屋子里一个劲儿嚷疼,吓得大夫手一直打哆嗦,一打哆嗦就碰到他的伤,一碰到伤,仇司少叫得更热闹。
    冷清欢气得敲窗户:“闭嘴,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仇司少呲牙咧嘴:“你确定你请来的这个是大夫吗?”
    冷清欢没好气:“深更半夜去哪里给你找大夫?随便找了个裁缝,针线活做的细致,你那些绽开的伤口,肯定能缝合得好。若是需要,还可以顺便绣个花。”
    仇司少忧伤叹气:“果真故人心易变,冷清欢,你变了。想当初,我的伤可都是你一针一线亲自缝合的……”
    “你再废话一句,信不信我把我当年一针一线缝上的再给你拆了?”
    这话别人不懂什么意思,仇司少可知道,吓得一个激灵。
    “我就是觉得憋屈,疼,跟你说两句话顺顺心。”
    “蕾玉同样受了枪伤,人家疼都没喊一个。”
    事实上,当然是凤蕾玉打了麻药,仇司少这总不能全身都麻醉吧?现在的形势不稳,万一有什么意外,自己一个人顶不住。
    仇司少没吭声了。
    一会儿伤势处理完毕,大夫如释重负,拎着药箱走人,诊金都不敢收。冷清欢方才进去,给他换了吊瓶。
    仇司少就像一条咸鱼一般仰面躺在床上,直直地瞪着帐顶,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给刚才那个老头子糟蹋了。”
    冷清欢抿着嘴儿笑:“下次我给你找个身强力壮的。”
    “下次,还有下次?!”仇司少瞪眼:“你咋这么恶毒地诅咒我呢?”
    冷清欢瞧着这老头的包扎手艺的确不咋滴,蝴蝶结都不会打,一点也不讲究美观。对于仇司少这样的强迫症而言,可能是无法忍受,因此就好心地帮他重新打了一个漂亮的结儿。
    “知足吧你,要不是瞎猫撞上死耗子,我跑来总兵府,又放出了我的三花蛇,你现在早被灭了。”
    仇司少感慨,满是哀怨:“想当年,我多么地嫌弃你养的这些虫,没想到,它竟然还识得我身上的气味,救了我一命。当我看到它的时候感动坏了,还以为你来救我了呢。谁知道,只是捎带,歪打正着。”
    冷清欢抿着嘴笑:“你这么神通广大,怎么就逃不出这总兵府?”
    仇司少紧咬着牙关,说话都是从牙缝里往外挤。
    “铁链,铁笼,再加恶犬看守,你当闹着玩呢?我昏迷了两日方才清醒过来,挣脱不开,逃不出去,也不知道是什么所在。就算冒冒失失地逃出去,万一被抓,岂不看管更严?
    再说还有那个刀疤脸的周大人,经常过来审问我,想从我的身上再搜刮一点油水出来。一时间也没有合适的机会啊。”
    “这刀疤脸怕是二皇叔的人吧?”
    “应当是。我半昏迷的时候,曾经听到那个刀疤脸跟付总兵说话,付总兵埋怨刀疤脸不该瞒着他,将他拉下水。刀疤脸说,只要银子运出晋州,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事成之后,自然少不得他的好处。”
    如此看来,这付总兵所言倒是不假了。
    过不多时,晋州知府得到消息,慌里慌张地赶了过来。
    他早就知道,麒王妃率领五千铁骑,从上京路过晋州,也做好了迎接的准备。前两日得到消息,说麒王妃改道前往洛阳与慕容麒会和去了。刚刚松了一口气,谁知道就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情。
    总兵与知府乃是地方上的文武二将,总兵正三品,知府正四品,但是老皇帝治下的长安王朝,总兵与知府却是相互制约的。
    总兵统管军权,知府却又掌控着总兵的军饷发放,两人貌合神离,不是太和睦。
    二皇叔被贬到晋州,就站了付总兵这一边,将知府压制得不轻。
    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在所难免,当然,还有一点忐忑。毕竟,谁几斤几两,大家伙全都知道,相互掌握着把柄呢。
    知府在冷清欢跟前,是细数付总兵的罪行,将自己择得一干二净。而转身审讯的时候,又两面三刀充好人。审了半晌也没有审问出个结果。
    冷清欢负责安顿好这些琐事,总兵营里士-兵集合完毕,慕容麒率兵立即去了二皇叔下榻之处,自然是扑了个空。他暂住的宅子早已经是人去楼空。然后又立即前往走马道口捉拿二皇叔。
    又迟了。
    关卡士-兵并未见到二皇叔的踪影。
    倒是的确有大批货物从此地前往河西,木箱里装的,全都是瓷器,士-兵也按例全都仔细开箱查验过。
    慕容麒略一思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怕是再次被调虎离山了。
    二皇叔狡兔三窟,明知道冷清欢已经找上门来,怎么可能还会将自己的真实计划与逃离路线告知付总兵呢?
    肯定又是虚晃一枪。
    他派遣了数百人马,继续前行追赶,自己带人返回,晋州各关卡再次下命,严防死守,通缉二皇叔等人,确保白银不会流失出晋州。
    侄子捉叔叔,慕容麒一点也没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