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13章 二皇叔的八卦

第613章 二皇叔的八卦

 热门推荐:
    皇帝老爷子一直在小心提防着自己这个居心不良的兄弟,但是顾念手足之情,没下过手,顶多就是小惩大诫,防患于未然。
    可这次,二皇叔闹腾得有点大了。
    招惹了仇司少就是招惹了冷清欢,清欢不高兴,麒王爷就生气。一生气,罪魁祸首自然没有好出路。
    不过,晋州这么大,而二皇叔又在晋州生活了好几年,根深叶茂,想要逃出去,应当也不难,但是必须要放弃这些白银。
    河西那边,二皇叔的家眷已经全部被控制起来,限制了自由。
    冷清欢都百思不得其解,二皇叔这都黄土埋半截的人了,后半辈子可着他花销,这家底也够他糟蹋的,何苦整这么一出呢?传扬出去,堂堂皇叔做了劫匪,丢人不?
    而且,家人怎么办?他难道就不考虑考虑妻儿的处境吗?
    这个付总兵也是,脑子秀逗了,才会想要杀人灭口。
    人心不足蛇吞象,真正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慕容麒率领兵马,接连搜寻了两日,也不见二皇叔踪影,就如大海捞针一般,白银也杳无音讯。
    冷清欢纳闷地问:“二皇叔会不会已经逃回河西府上?毕竟,他的妻儿可都在河西。即便他能逃之夭夭,总不能看着妻儿获罪袖手旁观。”
    “他不会顾及二皇婶的处境的,他们夫妻二人貌合神离,不过是徒有名分罢了。”
    一听这其中就是有故事啊。
    冷清欢八卦:“即便不顾妻子,儿子呢?”
    慕容麒默了默:“当年,皇祖父与皇祖母赐婚的时候,听说二皇叔已经早有心上人了,说什么也不肯答应,在皇祖父书房外面跪了两天两夜。
    后来,迫不得已娶了二皇婶,接连好几年都没有踏足二皇婶的房间,也从未曾纳过姬妾。”
    冷清欢眨眨眼睛:“棒打鸳鸯,二皇叔就这样妥协,与他心上人一刀两断了吗?”
    慕容麒摇头:“应当是没有。皇祖母有一次责怪二皇婶不懂讨男人欢心,不能传宗接代。二皇婶气怒之下,当着许多人口不择言,说二皇叔始终对那个女人恋恋不忘,只怕还有了私生子,哪会稀罕什么传宗接代?
    皇祖母为此气得大发雷霆,将二皇叔叫进宫里训斥了一通。从那以后,他接受了二皇婶,并且两人还生下了一个儿子。不过,谁都看得出来,二皇叔对于二皇婶若即若离,压根就从未正眼瞧过。对于他们的儿子,也没有一点作为父亲的关爱。
    所以说,二皇叔明知道我在追捕他,是不可能惦记这她们母子二人,并且回河西的。”
    冷清欢暗自撇嘴,得不到的都是白月光,朱砂痣,惦记一辈子。假如当初老皇帝真的给他与那个心上人赐婚,没准儿现在他照样两看生厌,娶一堆千娇百媚,将日子过得鸡飞狗跳呢。
    可怜这二皇婶,是真正的痴心错付,嫁错了人,毁了一辈子。
    福气享不到,到时候有了罪过,自己还要受牵连。
    “二皇叔喜欢那个女人,为什么不将她接进府里给个名分长相厮守?难道就一辈子藏着掖着?”
    “许是出身不好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吧?反正皇祖母说什么也不答应,后面应当是一刀两断了。”
    “那更奇怪了,你说二皇叔一大把年纪,又不待见自己儿子,抢这么多银子做什么?而且,按照常理而言,我若是劫匪,赃银到手,肯定不会留下仇司少这个活口,免得事情败露。他却仍旧还不知足,还要继续从仇司少身上榨取油水,贪得无厌。要这么多银子,究竟为什么?”
    慕容麒眯了眯眸子:“我也想过,他甘愿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肯定就是有急需银子的地方。这世间最烧银子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冷清欢想也不想:“女人呗!”
    慕容麒无奈笑笑:“二皇叔已经偌大年纪了。”
    冷清欢原本也是玩笑,清清喉咙,一本正经地道:“养兵。”
    “对,抢劫仇家的劫匪,我已经问过付总兵,并非是他的人。那么,就应当是二皇叔自己的兵马。而朝廷对于各个府上侍卫亲兵数目都是有限制的,尤其是父皇一直在密切关注着二皇叔,他身边远远不能有这么多人。除非就是他私自养着一支军队,日常开销很大。二皇叔又没有什么庞大的经济来源,他只能剑走偏锋。”
    冷清欢一惊:“假如让二皇叔逃出晋州,与他的人会和,岂不后患无穷?”
    慕容麒微蹙着剑眉:“河西的确是适宜养兵之所,但是二皇叔刚刚被贬到河西数月,即便养兵,应当也没有多少兵马,不足为虑。而且,我已经调查过,可以肯定,二皇叔还没有机会将白银运走。只是晋州这么大,想要找到下落不容易。”
    无论是与不是,二皇叔明显都是包藏祸心。
    慕容麒将自己调查得来的结果写成奏章,命人快马加鞭呈递皇帝老爷子,请求示下。
    冷清欢这里加强了对付总兵的审讯。
    付总兵将二皇叔有可能藏匿的地方全都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没有隐瞒。但是,慕容麒带人搜查过,全都一无所获。
    对于那个刀疤脸的身份,付总兵肯定,就是二皇叔的手下。
    两日之后,地利率领五千骑兵返回晋州,如虎添翼。于副将也率兵在赶来的路上。
    仇司少的伤势也逐渐好转。
    就是二皇叔与那一批白银却如人间蒸发一般,慕容麒率兵搜遍附近的各个城镇,村庄,全都一无所获。
    白银是在夜间运走的,路上人迹罕至,最后的线索,就是有人看到,车队连夜拐进了山路,之后就再无踪影。
    紧跟着,今冬的第二场大雪突降,并且带来了极寒的天气。真正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将晋州覆盖在一片白茫茫的皑皑白雪之下。
    假如,一直找不到他们的下落,慕容麒与冷清欢就只能返回上京。
    正一筹莫展之时,出城搜查打探消息的士-兵向着慕容麒回禀了一个情报。
    上山打猎的猎户在附近云灵山上发现了一具青年男子的尸体。
    据山下猎户交代,他想趁着大雪封山,带着猎犬去山上捡漏的。这种严寒的天气,运气好的话,能捡到山里被冻僵的猎物。
    是猎犬首先发现了这具尸体,掉在雪窝子里,应当是挣扎了挺久,没能爬上去,活活地被雪窝子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