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15章 二皇叔与漠北的交易

第615章 二皇叔与漠北的交易

 热门推荐:
    一切全都按照慕容麒所言,布置下去。
    万籁俱寂的夜里,深山之中,暗哨潜伏,耐心地等待着鱼儿上钩。
    正是天寒地冻的天气,寒风凛冽,一动不动地趴在雪窝子里,一会儿就能冻个透心凉。
    铁骑卫在各个出入口,与水潭附近守了两日,鱼儿果真上钩了。
    两个人影趁着夜色,悄悄摸进了山,小心翼翼地行走在山路上。
    漫山遍野的雪,令这二人的身影十分醒目,追踪起来毫不费力。
    眼瞅着,二人果真走到水潭边上,脱下外面的棉袍,露出一身的水靠,腰间系绳,潜进了水潭之中。
    暗哨一方面差人通知慕容麒,另一方面,按照慕容麒的提前叮嘱,按兵不动。
    眼瞅着二人上岸之后,脱下水靠,穿上棉袄,又鬼鬼祟祟地下山去了。
    一路远远地跟踪着,暗哨素白的披风悄悄隐匿在雪地里,是最好的掩护。
    慕容麒闻讯,立即与冷清欢一同赶了过来,一路悄悄尾随,那二人进了城外的一处农家院子。
    铁骑卫悄无声息地将院子包围了。
    慕容麒与冷清欢摸进去,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蹑手蹑脚地靠近了一处亮灯的房间窗户根底下。
    老旧的窗子,糊窗户的纸都有些发黄了。慕容麒洇湿手指,悄悄地捅破一个窟窿。
    屋子里,那二人守着火盆,正在压低了声音,向着炕头上背身而坐的一个男子汇报情况。
    “果真如头儿您猜测,那山间水潭里面有货,摸着全都是方方正正的木头箱子。不过天黑,水里也看不清,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口箱子,里面是不是装的银子?”
    炕头上的男人一声冷笑:“应当是八九不离十了。我就知道,那个老儿一定是将银子藏在山里,果然狡猾,竟然是藏匿在水潭里。若非是这场大雪,瀑布的水冲散了木箱,我都猜想不到。”
    “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明儿天亮了,再派人进去瞅瞅?”
    男子一摆手:“慕容麒那里听说盯得极紧,这山里还是少去为妙,免得打草惊蛇。”
    “我们不应当先下手为强,将那些货取出来么?”
    男子沉默了一阵,应当是在思索办法:“怕是难呢,风声这么严,各个关卡盘查得也紧,除非想个调虎离山的好办法,将慕容麒调离晋州。......那二王爷狡兔三窟,待我摸清他的藏身之处,偷偷送信告诉慕容麒知道,让他们自相残杀,到时候顾不得这里,我们便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好主意。”二人一边在火盆上烤着手,一个劲儿地打寒颤,一边兴奋得双眼冒光:“那么多的银子啊,若是能运回去,还又省了咱们这批货,那可就立了大功了。”
    男子低低地“嗯”了一声:“有了这批银子,主子便可以如虎添翼,必成大事。所以你我行事必须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你们进山的时候,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吧?可别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二人摇头:“山里连个鬼影都没有。我们也留心瞧了,水潭周围的雪地上,没有脚印。”
    冷清欢与慕容麒在外面听着,就有些疑惑不解。听着这三人的口气,怎么不像是二皇叔的人呢?
    什么自相残杀,什么渔翁之利,难道,还有第三方势力介入,在虎视眈眈地盯着这批白银,想要黑吃黑么?
    一个小小的晋州,竟然风云际会,这么热闹?
    这三个人是什么身份?他们口中所说的主子又是谁?是有什么野心?
    二人紧盯着背身而坐的那个人,想瞧瞧会是谁,自己是否认识。
    那人沉默了片刻:“一会儿早点休息吧,明日再从长计议,早点行动,免得夜长梦多。此地也非久留之地,今日地保还刚刚登门着。”
    话音刚落,就听身后“哗啦”一声巨响,心里大惊,慌忙转身。
    慕容麒自窗外一跃而入,没等炕头上的男人反应过来,就用手里的剑抵在了他的后心之处:“说,你们是什么人?”
    炕下的两个人见有不速之客突如其来地闯进来,也吓了一跳,立即从身后抽出弯刀,满怀警惕地望着慕容麒,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
    男子不急不慌,头也不回:“你又是什么人?夜半三更擅闯民宅,没有王法了么?”
    慕容麒冷笑:“你不是想要找本王么?”
    “慕容麒!”三人同时大惊。
    慕容麒冷冽的目光瞥过地上二人:“说,你们跟二皇叔之间有什么交易?”
    炕头上那人偷偷地将手探进腰间,慕容麒手下毫不留情,剑尖一挑,直接刺中了他的手臂:“劝你们老实一点,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插翅难逃。而且,本王的剑从来不会留情。”
    冷清欢也破窗而入,毫不客气地从此人腰间一通摸索,果真有收获,缴获手枪一把。
    冷清欢“啪”的一下就熟练地打开了保险,并且对准了地上的两个人。
    “这装备不错啊,比起给二皇叔的手枪,这一把明显工艺要精良许多。尤其是付总兵手里那一把,简直太垃圾,他还当做宝贝一般。”
    男人色变,比适才见到慕容麒反应还要大:“你就是麒王妃冷清欢?”
    冷清欢“嘻嘻”一笑:“没想到,我冷清欢三个字还挺响亮。是不是有人告诉你们,来了长安之后,一定要小心提防着我?尤其是这手枪,不要在我跟前显露?”
    “你怎么知道?”
    男子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便后悔了。
    冷清欢眨眨眸子:“还是你们鲁大人特意交代的,是不是?”
    男子瞅了另外二人一眼,一梗脖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果真,男子的反应已经印证了冷清欢的猜测。她怀疑鲁大人,鲁大人又何尝不是在小心提防着她?
    别人穿越见到同乡是两眼泪汪汪,自己跟鲁大人怎么就成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了?
    他会制造这些枪支弹药,想必应当也是根正苗红的军-人出身,两人有的聊啊。最不济,两人还可以商量切磋一下,对方是怎么来的?有没有办法再回去?
    可看这劲头,各为其主,一山不容二虎,肯定是要你死我活了。
    “你们即便不招认,我也猜想得到。从我第一眼看到二皇叔的人使用手枪的时候,就知道,你们漠北开始不安分了。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二皇叔手下所用的震天雷与枪,都是他花银子从你们漠北购置的。如今他抢劫这批白银,就是用来大批量与你们购买这个枪与震天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