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20章 呛死他丫丫呸的

第620章 呛死他丫丫呸的

 热门推荐:
    那三张漠北人与二皇叔等人的画像张贴在城门处,赏金征求线索。
    慕容麒原本只是想引蛇出洞,谁料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前来报告线索的百姓还真不少。不过多是驴唇不对马嘴。
    还有百姓说曾经在城外玉灵山附近见过这三个漠北人,在义庄附近的一个村落出没。只不过,不太确定是与不是。
    这个消息倒是有点谱。
    画师的画工原本就一般,再加上,临摹的时候,其中两人已经毙命,面目变形,画出来的画像的确有偏差。
    慕容麒与冷清欢正毫无头绪,一听有了线索,立即命铁骑卫带着目击者前往认尸,确定是否是他亲眼所见三人。
    假如是,他们三人曾经活动过的地点,那个村庄里可能会有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铁骑卫前来回禀消息,有点沮丧地上前道:“启禀王爷,适才属下奉命前往义庄,那两具尸体被义庄里的人已经草草地埋了,无法辨认。”
    冷清欢以前在影视剧中简单了解过义庄的存在,那是古代专门停放无主尸体的地方。府衙会将突然暴毙或者刑事案件中的无主尸体送到义庄,有专门的人员负责安置,等待家属前往认领或者官府处置。否则,便由义庄的人直接葬了。
    慕容麒皱眉:“按照规矩,送往义庄里的尸体,至少需要停放七日,等待苦主前来认领。官府发生的人命案件,没有结案之前是不能草草地处置尸体的。义庄怎么可以自作主张?再说现在天寒地冻,又不是三伏天气。”
    “送尸的士-兵忘了跟义庄里的人交代,他们解释说,如今快到年根底下了,一般都会早点让尸体入土为安。我见,义庄葬岗里这几日的确埋了几座新坟。”
    冷清欢随口道:“义庄的人心急回家过节呢吧?”
    铁骑卫摇头:“这种差事一般没人愿意干,义庄里只有一个命硬的孤寡老头,无处可去。”
    “那若是出来收尸呢?岂不就没人了?”
    “尸体都是当差的送过去,他哪管收啊?而且一身的晦气,无论到哪里都有人忌讳,所以平日里都不出义庄的门。”
    冷清欢心里一动:“上次玉灵山里有人意外身亡,我见义庄的人就主动前去收尸去了。比我们到得还要早。”
    “那除非是有油水可以捞的,比如,今日就有一个暴毙身亡的商贩,家人前来认尸,拉回故土安葬,可能就会付点谢仪。”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慕容麒微蹙了剑眉,站起身来:“走,我们去一趟义庄。”
    冷清欢也正有此意:“你也想到了?”
    “上次引蛇出洞之计,我就一直怀疑,有没有可能是走漏了风声,所以二皇叔的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现身。可是仔细想想,那一日除了铁骑卫,现场也就只有那地方县令与仵作和义庄的人。
    这老头年岁不小,这次未免也真的太积极了。怕就是前去探听消息,或者那死者身上有什么暴露身份的线索,需要赶去毁灭证据。
    而且,假如真如那百姓所言,漠北三人曾经去过义庄附近。或许,就是在与二皇叔接头呢?”
    冷清欢点头,这义庄绝对有问题。而且,这里还是一个绝佳的藏身之处。
    仇司少也自告奋勇:“我跟你们一块去。”
    他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利落,再说府里还有白银,需要留人看守。慕容麒一口就回绝了。
    二人立即翻身上马,带人直奔义庄。
    义庄修建的地方都比较偏僻,背靠山阴,群树环抱,旁边就是一片乱葬岗。一靠近都令人觉得阴森森的,没有个生气。
    这里平日里也没有个人影,大家从跟前过,都是远远地就绕开了。
    哪怕前几日,风声正紧的时候,士-兵四处搜查白银与二皇叔的踪迹,也是简单地扫了两眼就走了。
    谁也不愿意跟死人打交道,更不会逐个棺木掀开检查。
    慕容麒挥手,铁骑卫逐渐散开,将义庄包围。
    铁骑卫上前敲门,过了半晌,方才“吱呦”一声,缓缓打开。那声音沧桑,沉重,就像是负重的老牛。
    一个老眼昏花的老头探出脑袋来,瞅了后面的慕容麒与冷清欢一眼,面露诧异。
    冷清欢正扭脸,查看四周的环境,与消融的雪。门口有车辙的痕迹,与凌乱的脚印。
    “麒王爷与麒王妃驾到,要检查三天前送来的那两具尸首,请跟我们前去指认墓地。”
    老头有点慌:“是要重新掘开坟墓吗?还请稍等,容我回去取纸钱来。”
    “不必麻烦了。”慕容麒沉声吩咐:“就现在,立刻。”
    “好,”老头点头转身:“那我去拿铁锨。”
    慕容麒一个眼色,铁骑卫上前,就扣住了老头的肩膀:“老丈,你慌里慌张地回去做什么?报信么?”
    老头扭过脸,一连串地咳嗽了几声:“老头不明白大人此言何意?”
    慕容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径直越过他,向着义庄里面走过去。
    老头被铁骑卫钳制,动弹不得,眼巴巴地盯着他,面上有慌乱之色。
    义庄里一片死寂,一点动静也没有。
    两名铁骑卫有眼力地两步上前,先慕容麒一步,推开了义庄挺尸房的门板。
    一股阴冷之气混合着草木灰的腐朽气味铺面而来。铁骑卫一拥而入。
    停尸房分作两处,一处都是无主尸体,如今门板之上空空荡荡,应当是全都下葬了,可一目了然,没有可以藏身之处;
    另一种,则略微讲究一些,多是因为许多特殊情况,不能立即入土为安的,装殓之后,暂时寄存在义庄。
    这里,停放着十来口棺材,或新或旧。
    慕容麒一步一步走过去,冷清欢握住他的手:“小心,对方手里可能有枪,不能莽撞靠近。”
    假如,这些棺木真是对方的藏身之地,冒失打开棺木,会给对方袭击自己的机会,太危险。
    铁骑卫也不敢轻举妄动。
    冷清欢狡黠一笑,从袖子里摸出一样东西来,慕容麒扭脸一瞧,顿时哑然失笑。
    是烟雾弹,有备无患。也只有她的脑袋瓜,才会想出这样的主意。
    慕容麒召集过来铁骑卫,低声吩咐下去。铁骑卫立即会意,借着棺木做掩体,看慕容麒手势,同时迅速地将棺材盖挪开一道缝隙,将点着的烟雾弹就丢了进去,然后,又迅速地盖上了。
    整串动作,不过是眨眼之间,都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时间。
    死人可以享受的香火,活人是无福消受的。
    若非这些都只是一三薄皮棺,害怕挡不住子弹,冷清欢还想一屁股坐上棺材盖,呛死他个丫丫呸的。
    不得不说,这招真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