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45章 仇司少进了盘丝洞

第645章 仇司少进了盘丝洞

 热门推荐:
    慕容麒宠娃,两三天的时间,就命人将小云澈要的衣服给做好了。然后,加上凤蕾玉七个大美人换上了云澈赏赐的新战袍。
    小云澈带着七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从王府里四处招摇。王府上到管事,下到侍卫,守门老头全都看得眼睛都直了,差点从眼眶里凸出来,掉在地上。
    云澈穿上战袍,圆滚滚,粉嘟嘟,娇憨可爱,真的挺像一只胖葫芦。
    他昂首挺胸,威风凛凛地走在最前面,身后众星捧月一般跟着红橙黄绿青蓝紫,五颜六色的七位大美人,一个个穿着绿色“葫芦叶”拼接的超级小短裙,露出修长紧绷的大长腿,只穿着修身的彩色灯笼裤,一身打扮,说不出的怪异。
    尤其是她们的发髻上,还一人顶着一只色彩各异的葫芦,就跟葫芦成精了似的。
    但是,不得不说,这一身衣服,很有味道,尤其是齐着屁屁的小短裙,走起路来一扭一扭,前凸后翘,带着俏皮,勾人极了。
    整个王府的侍卫全都魂不守舍的,巡逻的频率都勤快了,抻着脖子,斜着眼睛,半晌都拧不过来。
    有七个美人做老婆,那必须要左拥右抱,捏肩捶腿,香香嘴儿,享尽艳福,神仙不换。
    可小云澈偏生暴殄天物,他自从军营里回来之后,就迷恋上了练兵,七位风华绝代的美人老婆就是他训练的对象。
    他一脸傲娇,站在高台之上,对着美人们指手画脚,小白狗就蹲在他的脚下,仰着脸,伸着舌头,满是崇拜地盯着他瞧。
    五娃见别人喷火隐身胸口碎大石刀枪不入折腾得大汗淋漓,自己在一边还沾沾自喜。她的技能是喷水,喝一口吐一口,轻而易举。
    后来,云澈说,五娃能毫不费力地吸进一缸的水,然后口吐闪电,撒个尿都可以天降甘霖!
    重点是撒尿......撒尿!
    小云澈还恨铁不成钢,手把手地教她撒尿的正确姿势。
    撩开葫芦叶,双腿岔开,扒下裤子,掏出小丁丁,腆起小肚子,放!
    一群美人笑得花枝乱颤,侍卫们望眼欲穿。
    五娃银牙暗咬,手足无措。
    “我,我尿不出来!”
    小云澈一本正经地指着一旁的大鱼缸:“你把这一缸水全都喝了,肯定就能尿了。”
    五娃最后被一个小屁孩给气哭了。眼泪汹涌,解锁了吐水新技能。
    仇司少这两日忙着打理生意上的事情,再一次登麒王府的门,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这都是什么神仙打扮?
    凤蕾玉捂着小短裙,一直往后面躲。
    几个美人见到风华绝代,烟视媚行的仇司少却心猿意马,粉面低垂,挺胸收腹翘屁股。
    仇司少听过葫芦娃的故事,更见识过冷清欢那不伦不类的画技。她笔下的葫芦娃,相比较起眼前这些美人,简直就是不堪入目。
    “云澈啊,这就是你皇爷爷赐给你的美人?”
    小云澈掐腰瞪眼,威风凛凛,扭脸一见,自己仇爹爹来了,顿时角色代入,戏精上身:“妖精,你终于来了?你把我们的爷爷藏到哪里去了?你不交出我们的爷爷,我们就让你尝尝葫芦娃的厉害!”
    仇司少抱臂斜靠在一旁树上,一副风流妖娆的架势,看向小云澈的时候偏生还一脸的宠溺,简直迷死人不偿命。
    “一群小葫芦能有多厉害啊?”
    小云澈威风凛凛一摆手:“大娃力大无穷,二娃千里眼顺风耳,三娃刀枪不入,四娃会吞吐火焰,五娃吞吐江海,六娃来无影去无踪,七娃有宝葫芦,可以把你吸进去。”
    “那你呢?”
    “我是她们的合体!”
    仇司少忍笑:“那你就是糖葫芦呗?”
    小云澈被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憋红了脸:“你才是糖葫芦!你个蛇精,葫芦娃们,收了他!救回咱们爷爷!”
    不用小云澈发号施令,七个葫芦娃去了六个,争先恐后地上前,要收了仇司少,就剩下凤蕾玉站在原地没动。
    六个葫芦娃各显神通,拽胳膊攀肩,滑腻的小手四处乱钻,尤其是胸前的波涛汹涌,都快要把衣服撑爆了。
    仇司少有点招架不住,感觉像是进了盘丝洞,一群的妖精,七手八脚,快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凤蕾玉紧咬着下唇,酸丢丢的,劝也不是,帮也不是。使劲儿往下拽了拽小短裙,粉颊低垂,不敢抬眼。
    仇司少微眯着一双潋滟的桃花目,扫了凤蕾玉一眼,薄唇抿了抿,有薄怒之色。
    “这都是你那个叫冷清欢的娘亲教你的?衣服是她给做的?”
    小云澈老老实实地出卖了冷清欢:“娘亲说了,你就是蛇精,爷爷就是被你捉走了!你还我爷爷!”
    仇司少鼻端哼了哼:“那你告诉我,你爷爷叫什么名字,我就放了他。”
    美人们不知道,扭脸瞅云澈。
    小云澈睁着大眼睛想了半晌,“哇”的一声哭了。
    他不知道自己爷爷叫什么,只知道叫爷爷。
    儿的娘,耳朵长,云澈一哭,冷清欢立即就听到了。
    跑过来一瞅这架势,顿时就呲牙一乐。
    “我当是谁这么有艳福呢,一来就把我家云澈的媳妇全都抢走了,看把我儿子委屈的。”
    仇司少将后槽牙咬得“咯嘣”响。
    “这麒王府什么时候成了盘丝洞了?一进来就妖气熏天。你这个当娘的能靠谱点不?”
    小云澈委屈得泪眼汪汪:“娘亲,爷爷叫什么名字啊?”
    冷清欢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皇帝老爷子的名讳这普天之下也没有人敢叫,谁敢说是要掉脑袋的。
    小云澈抬手一指仇司少,气鼓鼓地告状:“仇爹爹说,我告诉他爷爷叫什么,他才放了爷爷。”
    冷清欢顿时恍然大悟,小云澈口中所说的“爷爷”是谁。
    她抿抿唇:“你叫他仇爹爹,他自然要管你爷爷叫爹了。”
    一句话把小云澈又给绕进去了,挠了半天脑门,觉得不对。
    “原本就有个憨憨爹,再有一个憨憨娘,唉,我很为我家云澈的未来担忧啊。”仇司少忍不住感慨。
    冷清欢觉得自己这辈分也没排错啊。
    几位美人在一旁捂着嘴笑。
    这位仇司少不仅人长得风流倜傥,说话还这样幽默风趣,谁人不爱呢?可比那个不懂知情识趣的麒王爷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