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51章 人质被灭口了

第651章 人质被灭口了

 热门推荐:
    冷清欢一通煽风点火,见凤蕾玉一脸的迷糊,懵懵懂懂的,十分呆萌可爱,心里多少还有一点罪恶感。
    自己这好像真的像是在拉皮条了。希望仇司少知道了自己这样教坏她,不会暴跳如雷。
    蕾玉真的是个好姑娘。
    别的不说,这世间因爱生恨的人太多,比如冷清琅,和锦虞。亲姐妹都可以反目成仇,不择手段。
    她默默地喜欢了仇司少这么多年,却从未因为仇司少对自己和云澈的好,而心生嫉妒。甚至于最初,仇司少还曾想过,让自己顶替她的身份,前往江南。
    她并未因此而生一点的怨气,反而对司少所爱的人全都照顾得无微不至。
    甚至于,在仇司少遭遇危险的时候,最怕疼的她,可以奋不顾身地挺身而出。为仇司少挡下子弹。
    仇司少曾跟自己说过,危急关头,她甚至于想要自残于剑下,也不拖累仇司少逃生。
    这世间,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对仇司少这么好,这么无怨无悔。而且,凤蕾玉柔柔的,暖暖的,就像三月朝阳,四月春风,就她那温柔荡漾的一笑,甜美治愈,相信一定可以抚平仇司少年幼之时的创伤。
    相携白首,如水静好。
    院子里,慕容麒已经不再打趣仇司少,三人继续适才被凤蕾玉打断的话题。
    “西北那边派去的人一无所获,压根没有找到那批武器,而且,二皇叔私下所养的兵马也没有一点线索,这就奇了怪了,都说树倒猢狲散,二皇叔已经被正法,按说这群乌合之众群龙无首,也当内乱。可是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慕容麒一直沉默不语,紧蹙眉头:“怕就怕,不是乌合之众。他们会与漠北相互勾结,将来卷土重来,终究是祸害。”
    沈临风点头:“你们可知道,漠北使臣快要进京了?”
    “刚已经得到情报,听说又是谙达王子与那个鲁大人。”
    仇司少好奇:“就清欢说的,那个会制造枪炮的家伙?”
    沈临风点头:“都是老熟人了。”
    仇司少笑得不怀好意:“听清欢说起过,听说那个二寸钉一直在觊觎麒王爷的美色,有想法。”
    慕容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表示不与他一般见识。这世间还能有人与你仇司少比美色么?
    沈临风继续道:“根据得来的情报,那个谙达王子这些年在鲁大人的辅助之下,如虎添翼,在漠北王跟前立下了不少功劳,因此招惹得兄弟们妒忌,联起手来排挤他。
    这次,鲁大人私下与长安交易一事败露,漠北几位王子趁机落井下石,联合官员力荐。漠北王也只能将谙达王子与鲁大人推出来当顶罪羊,让他们自己出使长安,圆满解决此事。
    不过,漠北方面,也在暗中筹备,战事一触即发。就看两人出使长安的结果了。”
    “如今漠北方面的虚实我们还没有打探清楚,也不知道,对方手里是否还有更厉害的武器。清欢就曾经说起过,近乎相同的制造原理,将其扩大化,还可以制造出威力与杀伤力更大的攻城武器。若非漠北王年事已高,偏听偏信,这些年,漠北的战事能力只怕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比肩。”
    慕容麒忧心忡忡道。
    自从有了清欢,他感觉自己已经消弭了斗志,不再像年轻时那般斗志昂扬,热血沸腾。他更期盼和平,只喜欢一家人长相厮守,不用分别,不用让清欢提心吊胆。
    三人正议论得热闹,前院有急促的脚步声,直接冲着这院子里就奔过来了。
    人还没有到,大嗓门先叫嚷上了:“王爷,王爷,不好了!”
    是于副将,一听这动静就是,走路跟砸砊似的,能把地面都砸出坑来。
    于副将要是说不好,估计是真的出了大事。
    慕容麒还没有起身呢,过堂门就被直接撞开,于副将粗喘两声:“王爷,坏了,死人了!”
    三人全都处变不惊,还抬起手,碰了个杯。
    慕容麒斜他一眼:“谁死了?”
    “就那个漠北士-兵,咱们从河东带回来那个!”
    三个人全都懵了,异口同声:“谁?”
    “就是挨了王妃娘娘枪子儿,被关押进刑部天牢的那个,被毒死了。”
    仇司少一脸的吊儿郎当无所谓,沈临风与慕容麒全都紧张了。这可不是小事,漠北使臣即将进京,若是人证死了,还拿什么跟人家兴师问罪?
    到时候,谙达王子与鲁大人推脱个干净,长安这边一点办法都没有。
    慕容麒“噌”地起身:“怎么可能呢?刑部天牢防卫重重,皇上又下了死命,必须十二个时辰,有人寸步不离地严加看守,怎么还能给人可乘之机?”
    于副将焦急地道:“不知道啊,这不皇上叫您赶紧去一趟,查看情况,想个应对之策!”
    还能有什么应对之策啊?
    慕容麒急得额头青筋都跳了跳。怕什么来什么,当初对于刑部千叮万嘱,不能出任何差错,怎么就让人在眼皮子底下下手呢?
    先去查看现场,再做定夺。
    冷清欢也闻讯出来,再加上办案狂沈临风,三人一同急匆匆地策马前往刑部。
    刑部里,人人自危,战战兢兢。
    作为皇帝亲自下旨,要求严格保护好的在押人犯被灭口,还不知道最后责任会落在谁的头上。
    尤其是当值的士-兵,更是浑身瘫软,全身冒汗,有种大难临头的恐慌。
    只要上面人一句“拖出去砍了!”,自己这小命也就交代了。
    有天牢的老人,一见到冷清欢,吆呵,熟人又回来了。天牢这腌臜之地,别人全都避之唯恐不及,咋这位王妃娘娘就好往这里跑呢?
    当初利用白面馍馍敲诈冷清欢银子的狱卒心里懊悔不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自己当时咋就没有抓住机会,好好巴结巴结人家呢?
    不知道,她记仇不?
    慕容麒三人急匆匆地进了关押犯人的天牢,环境是密闭的,就连窗子都没有。
    为了防止犯人自杀,他的手脚全都被锁住,室内还有四个士-兵十二时辰轮流看守,门外更是防卫重重,绝对插翅难逃,外人也很难混进来。
    而且,看守的士-兵这些时日吃住都在刑部,不允许出天牢,尽量隔绝他们与外界的接触,而且不能单独行动。
    对于犯人的伙食,刑部尚书也命专人全程负责,关系身家性命,谁也不敢疏忽大意。
    偏生就是看守得这样严密,人还是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