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61章 究竟谁是幕后凶手

第661章 究竟谁是幕后凶手

 热门推荐:
    三人出了天牢之后,差人前往相府报个平安,然后寻个街边酒楼,被小二热情地迎了进去。
    寻雅厢坐好,酒菜上齐,闭了雅厢的门,冷清骄给冷清欢与慕容麒面前的酒杯里筛满了酒,自己端着酒杯,想先开口,却又不好意思。
    冷清欢抿了一口茶,清清喉咙,这才开口:“大姐问你,这件事情,你有什么想法?”
    冷清骄低垂了头。
    “一场误会,令我看清了这官场的尔虞我诈,我觉得,真的是像大哥所说的,我年纪还小,暂时还不太适合这潭浑水。所以,这刑部我不想待了,我觉得自己应当多学点东西,多经受点磨炼,我想跟父亲说一声,暂时推了刑部这个差事。”
    慕容麒与冷清欢对视一眼,语重心长地道:“本王倒是觉得,你做得很好。不急着辞掉这差事,你还需要留下来,一定会有前途。”
    冷清骄愣住了。
    冷清欢也赞同点头:“对,这差事儿真的挺适合你的。”
    冷清骄更加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了,怎么感觉这两口子一唱一和的,好像有阴谋呢?
    “我不是玩笑,说的是真心话。”
    冷清欢面色也正经起来:“大姐说的也是真心话。实话告诉你,清骄,杀了漠北俘虏的人不是孙石头,很大可能真的是你!”
    冷清骄吓得手一抖,酒杯里的酒顿时就泼了出来,洒了满襟。
    他磕磕巴巴地道:“真,真的不是我,我怎么可能......”
    “你先别激动,听你大姐把话说完。”慕容麒与他坐得很近,拍拍他的肩膀劝道。
    清骄眼巴巴地望着冷清欢,等待她的答案。
    冷清欢也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孙石头压根就不是自杀,而是他杀。凶手就是为了将此事栽赃给他,尽快结案。”
    “为什么?我听说孙石头就是自己吊死在窗子上的。”
    冷清欢点头:“他的确是吊死的,不过却是被人强迫。因为,墙上的血书根本就不是他写的。”
    “何以见得?”就连慕容麒都觉得奇怪,清欢为何如此肯定?
    “我记得,昨日我们初到天牢的时候,司狱帮着孙石头求情,说他大字不识得一个。他又怎么会留下血书呢?”
    慕容麒略一沉吟:“司狱不过是随口一说,你又并未求证,如何就能肯定呢?再说了,他在天牢久了,或许就会写这几个伏罪书上的常见字呢?”
    “我也不过是因此有这样的疑心,所以为了求证,我特意悄悄地取了一点孙石头的血液样本,与墙上的血迹做比对。结果证明,墙上的,压根就不是孙石头的血,血型不符。”冷清欢笃定地道。
    冷清骄不懂什么血型,慕容麒却知道。
    假设孙石头真的是被他杀,要知道,用手指蘸取别人的血液往墙上写字是有点费力的,与咬破手指写出来的字血迹分布截然不同,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
    仓促之间,应当是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所以,血型才会不同。
    “如此说来,孙石头是他杀无疑了。而且手上有伤口的人,应当就是凶手。”
    “写字的人肯定不会在天牢里,他不会这么傻,留下这么明显的罪证。最多就是里应外合。”
    “能够在天牢里,明目张胆地派人杀了关押犯人,还有重重看押之下的漠北俘虏,你说,这人能是谁?”
    冷清骄猛然抬起脸,斩钉截铁:“或者是司狱,或者是邢大人!”
    慕容麒不过是略一思忖:“杀了孙石头顶罪,司狱也要落一个管理不善,失职之罪。更何况,他既然知道孙石头不识字,为何还要露出这么大的破绽来?本王觉得,是他的几率并不大。”
    “我们怀疑司狱,而司狱同样也在怀疑麒王爷你命人杀人栽赃,洗清清骄的嫌疑。所以,他敢怒不敢言,只能尽心安排好孙石头的后事,求个心里安慰。”
    慕容麒微微一笑:“那就是邢大人了?他跟清骄的交情,应当还不至于这样深吧?”
    清骄摇头:“他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对我颇多照拂,但是这次,我觉得倒是很像落井下石。否则那些狱卒怎么敢众口一词,全都推到我的身上?”
    “如此说来,”慕容麒慢慢转动着手里的酒杯:“他最开始将清骄拽进这池浑水,坐实他的嫌疑,或者,是想敲相府的竹杠,也或者,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因为避嫌,我们就不能再插手此案的调查。他就可以一手遮天,随心所欲。”
    “那么,他仓促间灭了孙石头,究竟是一开始的计划,还是中间出现了什么他无法控制的变故,令他措手不及,不得不立即改变最初计划,草草结案呢?”
    “这中间的变故,本王思来想去,莫非就是你利用蛊虫,将疑点转移到了清骄的身上?”
    冷清骄坐在一旁,听着两人井井有条地分析案情,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压根就跟不上两人的思路,需要揣摩半晌,方才领会其中的内情。
    身边的人都说冷清欢聪慧,自己以前不以为然,觉得不过就是深闺之中,善于蝇营狗苟的一个长发妇人而已,依仗着慕容麒的偏爱,得世人吹捧。
    今日一见,方才知道传言不虚,名至实归。
    自己看来许多理所当然的事情,原来都只是表象,每一个细节之中,竟然还蕴藏着这么多的秘密。
    两人三言两语,竟然就将一个板上钉钉,令人深信不疑的案子推翻,并且抽丝剥茧,找出不一样的真相来。
    他听慕容麒发问,纳闷地猜疑:“既然大姐说,杀了漠北俘虏的人的确是我,那铁定就是他们暗中做了手脚,假借了我的手下蛊。那就干脆直接定我的罪不就行了?为什么还害怕大姐调查呢?”
    “问得对,”慕容麒给了他一个赞赏:“这恰恰就是这个案子的关键。盲目猜测,司狱与邢尚书并非一条心,他将漠北俘虏看守极严,对方无隙可乘,的确是假借你的手下蛊。
    而俘虏身亡的死因看起来是中毒,邢尚书完全可以定下孙石头的罪过,顺便牵连司狱,趁机铲除。结果你姐插手查明了死者的真正死因。这个对方也早有准备,立即将你牵扯进来,那样我与你姐就不能插手此案,邢尚书一样可以随心所欲。
    问题就是,这其中有什么事情发展令他们无法掌控,他们害怕我们继续追查这个案子,顺藤摸瓜牵扯出什么线索。所以只能仓促之间,用这种手法结案。假设,幕后之人真的是邢尚书,昨日他一定有靠近你的机会,只不过你没有觉察罢了。”
    冷清骄疑惑摇头:“一时间真的想不出来。昨日邢尚书盘问过曾经与我接触过的几位同僚,也未发现有什么异常。既然王爷您怀疑邢大人,为何不趁热打铁,干脆就将他抓起来审问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