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63章 你为什么要毁了他

第663章 你为什么要毁了他

 热门推荐:
    轩王府。
    冷清欢再次来找那扎一诺。
    那扎一诺正在吃午膳,慢条斯理,很悠闲。
    见到冷清欢闯进来,她抬抬头:“查出来了?”
    冷清欢点头:“查出来了,你猜是谁?”
    那扎一诺放下手里的碗筷,歪着脑袋打量她一眼:“你这么着急前来告知我结果,而且看你进来的架势,显然,这个结果你很意外,说明,此人你识得。”
    “岂止是识得?”冷清欢冷笑:“还是我小弟。”
    那扎一诺也是明显一怔,这个表情,恰到好处,既不夸张,也不内敛,不像是假装。片刻之后,她便恢复了正常神色,端起碗来,继续吃饭。
    “所以,你压根就不相信这个结果,肯定认为,是我故意设了一个圈套,让你一头钻了进来。果真,好人不能当,有的时候,好心未必有好报。”
    “坦白说,将信将疑,因为事情太凑巧。我小弟绝对不可能这样糊涂,做出这种事情来。我的确曾经怀疑,是你在故意误导我。”
    那扎一诺勾起唇角一笑:“事情有三种可能。其一,的确是出了差错;其二,有人故意栽赃陷害你小弟;其三,凶手真的是你小弟。”
    “可后来,事情又出现了转机。”
    “什么转机?”
    “天牢里有狱卒畏罪自杀了,遗书上坦白承认,自己就是凶手。”
    那扎一诺愣了愣:“然后,你弟弟的罪责就洗干净了?”
    冷清欢点头。
    “听起来很像是你杀人灭口,然后伪装的现场。”
    冷清欢笑笑:“可事实上不是,的确是那个狱卒罪有应得。”
    那扎一诺不再反驳,反而认真地问:“那能告诉我,曾经有谁靠近过你兄弟吗?”
    冷清欢没有隐瞒:“他身边的小厮,同僚,还有我三妹身边的婆子。”
    “你三妹?冷清瑶?嫁进皓王府那个?”
    冷清欢点头:“不错。”
    那扎一诺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唇角上扬,带着一抹讥讽,望向她的目光也有些古怪:“你回府去调查你的家人去了?”
    冷清欢再次点头:“调查过,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那扎一诺便低下头喝汤,不再说话,似乎是在专心致志地想什么事情,若有所思。
    冷清欢望着她:“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
    “你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嫁给轩王?”
    汤匙掉在汤盅里,发出清脆的声音。那扎一诺用帕子擦擦唇角:“还能因为什么?背靠大树好乘凉呗。”
    “假如,你真的是想依仗轩王的权势,依照你的聪明才智,你会辅助他成就一番事业才是。那样,你还有返回南诏的希望。可是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毁了他?”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自从你嫁入轩王府,你诱惑轩王沉迷淫乐,不思进取,搅和得轩王府鸡飞狗跳,人尽皆知。直接坏了他在皇上心里的印象。”
    “轩王妃强势,背后又有依仗。我若想在轩王府站稳脚跟,就必须投其所好,取得轩王的宠爱。换成你,你也会如此。不是我想争,而是我必须要争。”
    “如此还不算,上次云澈一事,经过再三查证,的确是轩王发号施令,从中作梗不假,但是毒药是哪里来的?这样高明的下毒手法,你敢说,跟你没有丝毫的关系吗?”
    那扎一诺“呵呵”笑:“我说没有关系,你也不会信。那我索性就落落大方地承认了吧,就是我,撺掇他这样做的。”
    “杀了云澈,然后将罪过全都推给轩王妃?可是你要明白,就算事情真相不能大白,轩王妃被治罪,轩王同样逃不掉嫌疑。你这不是故意毁了他是什么?”
    那扎一诺一脸漫不经心地敷衍:“不喜欢了就毁了呗,重新找个喜欢的。”
    “那你现在为什么还待在轩王府,不肯离开?你不觉得有点自相矛盾吗?”冷清欢咄咄逼人地问。
    那扎一诺被反驳得哑口无言。耸耸肩,不再说话。
    清欢深深地望了她一眼,转身便走。
    身后那扎一诺冷不丁出声:“冷清欢,虫蛊之术分为医蛊与毒蛊,但是还有一个很神秘的流派,叫做巫蛊,你应当听说过吧?”
    巫蛊之术,自古有之,秦汉之时便明令禁止,行巫蛊之术者要处以极刑,家人流放三千里。
    此术又与毒蛊不同,毒蛊尚且可以以医理来解释,巫蛊则带着神秘色彩,属于玄之又玄的术法,就好比是灵婆的巫术与毒蛊的结合。换而言之,巫蛊比毒蛊还要厉害。
    “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那扎一诺摇头:“没什么意思。”
    可清欢分明觉得,她是话里有话,在向自己传递什么讯息。只是有所顾忌,不能明言罢了。
    麒王府隔壁,就是司少的小宅院。
    春阳正好,院中一株红杏含苞待放。
    仇司少正躺在藤椅上晒太阳。
    暖阳斑驳在人的脸上,懒洋洋的,十分惬意。
    仇司少手边搂着一个酒坛子,仰脖喝一口酒,没滋没味的。
    凤蕾玉刚洗完衣服回来,将自己滚过的床单洗过了,费力地再次拧干净水,往绳子上搭。她将裙摆系起,卷着裤腿,露出一截白皙的脚踝。
    终于脱下厚重的冬裳,春衫勾勒出苗条的曲线,踮着脚往绳子上搭衣服的时候,因为努力举着手,使得身体的线条更加紧绷。
    仇司少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冲着她慵懒地招招手:“过来。”
    凤蕾玉扭脸,细碎的阳光跳跃在眉间,先弯唇羞涩地笑了:“主子有什么吩咐?”
    仇司少侧身支额,大红色的锦袍慵懒地搭在藤椅上,兴味盎然地望着凤蕾玉:“口渴不,请你喝酒?”
    凤蕾玉的脸瞬间就红了,忸怩地擦擦手上的水,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我,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仇司少重新闭上了眼睛,叹了一声:“没劲儿。”
    凤蕾玉有点手足无措,瞅一眼仇司少手里的酒坛子,低声解释。
    “我害怕自己再喝多了,简直太丢人了。”
    仇司少的唇角微微勾起来一抹妖冶的幅度:“怎么丢人了?”
    凤蕾玉摇头,脸红的像滴血:“我坏了主子您的好事是不是?”
    “然后呢?”
    凤蕾玉紧咬着下唇,继续摇头:“不知道。”
    仇司少再次觉得索然无味,不知道是希望她记得呢,还是不记得?
    凤蕾玉抬起脸:“我那日是不是很出格?我为什么会睡在......您的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