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82章 双生子啊

第682章 双生子啊

 热门推荐:
    王府送信的侍卫进宫,皇帝老爷子还在上朝。
    因为冷清欢光天化日之下,被歹人劫持一事,想瞒没瞒住,老爷子知道了。
    但是碍于清欢姐妹二人的清誉,皇帝老爷子又不能在朝堂上拿来声张问罪。
    他憋了一肚子的火,随便寻了一点上京治安的把柄,逮着京兆尹,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大发雷霆。
    治安不好,出了乱子,京兆尹难辞其咎,跪在地上战战兢兢,觉得脖颈子凉飕飕的,冷风直冒。
    一点小事,皇帝老爷子都能不依不饶的,说明,这个京兆尹,这次是干到头了,皇上分明瞧着自己不顺眼。
    老爷子心里是真的憋火。原本瞅上了沈临风,想让他做这个京兆尹的,谁知道沈临风扯着驸马不参政的祖制,推了个干净。
    当他不知道呢,不就是跟绿芜两人新婚燕尔,正腻歪吗?不思进取,一个个的烂泥扶不上床!不对,是墙!
    朝堂之上,气压有点低。大臣们知道皇帝老爷子心情不好,谁也不敢多嘴求情,人人明哲保身。
    禄公公从扆座后面绕出来,附在皇帝老爷子耳边,压低了声音说了两句话。
    老爷子“噌”地扭脸:“真的?”
    禄公公点头:“现在正搁麒王府里养着呢,昨儿受了惊,不敢进宫给您报平安。”
    老爷子适才还一脸怒容,令人心惊胆战,突然就龙颜大悦,大笑三声:“好,好,好!甚好!散朝,散朝!”
    呃?京兆尹抬脸,这是不治罪了?自己安然逃过一劫?
    禄公公这是给带来什么天大的好消息,救了自己一条苦逼的命啊!
    文武百官也面面相觑,有点一头雾水。
    还没有磕头跪安呢,一抬脸,龙椅上面早就没人了。
    扆座后面明黄的衣角一闪,老爷子今儿的腿脚格外利落,也不用小太监搀扶,也不端架子,就跟被一阵旋风刮走了似的。
    可散了朝之后,皇帝老爷子又觉得,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了。不就是有个身孕吗?自己膝下这么多孙女呢,有什么好激动的?
    别的府上王妃或者姬妾有孕,自己顶多就是发点赏赐,以示皇恩浩荡。她麒王府有喜事,自己难不成还御驾亲临不成?那让儿子们觉得自己有偏向可不好。
    更何况,麒王这两口子,就是属毛驴的,抽一鞭子挪挪地儿。自己上次去麒王府一通吓唬,这不乖乖的,就立即有喜了?
    由此可见,坚决不能老是给两人好脸看。自己再施点压力,两口子一使劲儿,肚子里哪怕是个葫芦也能变成男娃娃。
    因此,老爷子命人叫来了惠妃,让她代自己前去一趟麒王府,要速去速回。
    而且,冷清欢不是能提前预知胎儿性别吗?问问,这一胎是男是女?
    急得他心里跟被老鼠爪子挠似的,坐立不安啊。
    惠妃高兴地应下,立马就带着皇帝的赏赐出宫去了,走的时候答应得挺好,看一眼就回来。
    可是老爷子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早膳时候出宫,一直到下半晌惠妃还没个影儿。
    惠妃一高兴,早就将老爷子的叮嘱给忘到脑袋后面去了。
    因为,冷清欢一见到她,拽着她的手,屏退左右,就问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皇家生双生子是不是不太吉利?
    好像真的有这么一说,皇室忌讳双生子,有人说是国之厄运将至,双生子容易掀起皇权争斗的血雨腥风。
    不过,自古以来,皇室生双生子的记载并不多,翻遍史书,好像也只有《北齐书》中记载了一对龙凤胎:“齐武明皇后娄氏...后高明严断...后夜孪生一男一女,左右以危急,请追告神武。”
    也或者,有一个更为残忍的说法,并非是历朝历代没有双生子,或许只是留强去弱!
    这令冷清欢很是忧心忡忡,与慕容麒商议之后,决定让惠妃在皇帝老爷子跟前探探口风,两人也好有应对之策。
    惠妃被清欢一句话问蒙了,半晌方才意会过来这话中的含义,大喜之后也有点担忧。
    最终,商量的结果,就是惠妃回宫,跟皇帝老爷子商量。
    清欢叮嘱她,此事暂时不宜声张,所以问话的时候一定要讲究技巧,装作不经意间问起,千万不要让皇帝老爷子听出话音来。
    可是结果证明,她高估了惠妃的嘴巴,也低估了皇帝老爷子的脑子。
    惠妃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呢,老爷子气哼哼地责问她怎么耽搁了这么久,她就招架不住,给招了。
    “男孩还是女孩?”
    “可能是男孩,也有可能是女孩,还有可能,既有男孩,也有女孩。”
    一句话把皇帝老爷子绕懵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还用你说?……什么叫做,既有男孩也有女孩?”
    惠妃支支吾吾:“意思就是说,可能一堆儿生俩呢?”
    皇帝老爷子轻嗤:“想美事儿吧,你瞧瞧麒儿也要有那个本事。”
    这话令惠妃十分不服气,分明就是瞧不起自己儿子啊。而且,听老爷子的意思……想美事儿?是不是代表着,这不是什么坏事?
    所以,她接下来嘴上把门的就罢工了。
    “我家麒儿怎么就不能一胎生俩了?要是真的能生俩,你说咋滴吧?”
    老爷子随口不假思索道:“要是生俩,这凤印朕就送给你了!”
    如此皇恩浩荡的赏赐,皇帝老爷子以为惠妃会立即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地感恩戴德。谁知道,换来的只是惠妃轻描淡写的一声轻嗤:“切!”
    再配合着鄙夷不屑的眼神,这简直就是对皇权赤果果的侮辱!
    将凤印给她,那就是要封后啊,后宫女人们争得头破血流,满长安女人艳羡的母仪天下的权势。这个女人竟然不屑?
    皇帝老爷子怒声斥责:“不识好歹!大胆!”
    惠妃发现自己高兴过头,有点得意忘形了,慌忙又请罪。
    “妾身的意思是对自己表示嗤笑,压根就不配有凤印。”
    老爷子冷哼:“的确不配。”
    他也觉得,凭借惠妃这个脑子,在宫里混个温饱平安也就行了。皇后两字跟她压根就不搭边。
    可事实上,自从惠妃接掌凤印以来,奇了怪了,宫里风平浪静的,竟然少了许多是非。
    惠妃吊儿郎当的,做不到以德服人,威严也没有一星半点,相反处事还有点胡搅蛮缠,不靠谱。
    可老爷子耳朵根子真清净了,尤其是这一阵,就连费尽心机上赶着往他跟前凑的人都少了。禄公公说,他最近头磕得少了,也不腰膝酸软直不起身了。
    男人一到晚年,力不从心,很悲哀,也很无奈啊。
    所以,惠妃两次三番想撂摊子,老爷子是坚决不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