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88章 跟皇帝撂摊子

第688章 跟皇帝撂摊子

 热门推荐:
    冷清欢似乎是早就看穿了清画的心思,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可是他分明是识得你。”
    冷清欢摇头:“我真的不知道是谁。假如是相熟之人,他又何必带着面具呢?这又不是坏事。”
    她狐疑地望向冷清画:“你那天夜里去哪里了?为什么王府的人找了半宿都没有找到你?”
    冷清画一时间有点慌乱:“我,我就是见他受伤,有点不放心,就追上去看看,谁知道迷路了,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那震天雷呢?你怎么解释?”
    “实在找不到回家的路,又遇到一群野狗,心里怕得不行,就想起了你给我的震天雷。”
    冷清欢当然知道她是在说谎,总归还只是个小孩子,又不谙世事,说谎都漏洞百出。
    她无奈地摇摇头:“你是跟那个鬼面人在一起是不是?”
    “我说了,大姐可千万替我保密!谁也不能说。”冷清画面对她的追问,很快就弃械投降。
    冷清欢点头。
    清画坐到她的身边,搂着一只胳膊,面带羞怩,低声地道:“我真的见到他了!我被一群野狗盯上,他再次出手救了我,但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冷清欢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有点担忧。虽说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但是他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他伤到哪里了?”
    “我见他从膝弯那里用剑尖挑出一块铁片,血一直都止不住地流,我哆嗦着手,费了很大劲儿才包扎好,要是你也在就好了。还有他后背也有伤,但是他不让我看。”
    冷清欢默了默,在这一点上,自己的确不如清画做的好,那夜里,若非是有清画,他万一遭遇什么意外,自己要愧疚自责一辈子。
    不过,清画的胆子也未免太大。
    而且,两人之间,分明就是有故事。
    瞅着清画一脸的情窦初开,清欢半是劝慰,半是告诫:“假如都是皮外伤还好,将养些时日就好了,你也不用太担心。而且,下次可万万不能再这样胆大妄为,要记着,自己可是相府的四小姐。”
    有些感情,门不当户不对,最终受伤的还是自己。希望清画只是小孩子一时间新鲜。
    清画面色一黯,还是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大姐你真的不认识他吗?他为什么要躲着咱们呢?”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这人,来去如风,与自己之间,就像是隔了一层迷雾,始终看不清他的身份。
    她想起那个孤寂落寞的背影,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抽痛,有没有这个可能,真的是他?
    晚间,慕容麒从宫里回来,一身的疲态,而且有点颓丧。
    他今日兴冲冲地进宫去见皇帝老爷子去了,说等晚间回来,要给冷清欢一个惊喜。冷清欢还惦记着这件事情呢。
    “怎么了?就跟霜打了似的?”
    慕容麒坐到冷清欢身边,将脸埋进她的怀里,一看情绪就很是失落。冷清欢以为,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她轻轻地摩挲着他的后背,就像是在安抚一只小猫。
    慕容麒沉默了半晌,方才闷声道:“没事儿,就是心里难受,刚被父皇训斥了一顿。”
    这不是已经成家常便饭了么?冷清欢不厚道地想,但是没好意思说出来。捡来的儿子亲生的孙子,老爷子这别扭脾气谁知道是哪根弦没搭对?
    不过,这位老仙今儿怎么这么多愁善感?他也哪根弦没搭对?不是应该早就习惯了吗?
    冷清欢说出口的话,不怎么温柔:“父皇可能是有点恨铁不成钢,他要是将你夸赞一顿,才是要命,事出反常必有妖了。有什么好难受的?不过,为啥训你一顿啊?不对,应当是你今日上赶着进宫挨训的,说出来乐呵乐呵?”
    慕容麒面对着她的揶揄,心里更加郁闷:“我将军营里的事情全都交代清楚了,想跟父皇说一声,就不去军营了。”
    “为什么啊?”冷清欢诧异地问。
    “当然是在家里照顾你啊。”慕容麒振振有词地道。
    冷清欢愣怔了半晌,忍住没笑:“然后呢?”
    “然后我刚说出口,父皇就大发雷霆,将手里的奏章,还有书案上的镇尺,毛笔,砚台,一股脑地朝着我丢了过来。若非我躲闪得快,只怕就被砸得头破血流了。”
    冷清欢一本正经:“我猜啊,父皇肯定是这样暴跳如雷地骂你的......”
    她模仿着皇帝老爷子的口气:“你也就这点出息了,简直气死朕了!是清欢生孩子,又不是你生,你跟朕撂什么摊子?”
    慕容麒诧异地直起身:“你怎么知道?父皇还说,假如我能替你生孩子喂奶,倒是好了,他准我十年八年不进军营,让你替我挂帅去。”
    冷清欢这个时候再也绷不住,笑得前俯后仰:“你个憨憨,你这是要笑死我么?你说你不是自己上赶着去找骂么?朝堂之上文武百官,莫说媳妇养胎了,你听说谁家府上夫人生孩子,敢去父皇跟前撂摊子的?更何况,现在战事正紧张,漠北那边还摩拳擦掌呢。”
    慕容麒振振有词,还是很委屈:“那能一样么?你怀云澈的时候,我就没有好好地对你,让你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生的时候,我还不在身边,缺失了五年的关爱。不就是要这个时候弥补回来么?更何况,你还是怀的双生子,两个啊,我作为丈夫,替你分担一点,难道不应当吗?”
    冷清欢扶额。分担,你怎么分担啊?要是像仇司少那般,有条件,能帮我怀一个也中!
    我特么就算是再难受,你也只能在一旁瞧个热闹啊。她心有腹诽,却感动得红了眼圈。
    “瞧瞧你,堂堂王爷,就不怕让天下人笑话。”
    “疼老婆有什么好笑的,不懂疼老婆的人才应当惹人嗤笑!”慕容麒将耳朵贴在冷清欢的肚子上,有点难过:“父皇简直太不通人情了。”
    我要是父皇,就不是拿奏折砸你了。我直接不想跟你说话,并且向着你扔一条狗!
    冷清欢笑着劝慰:“我这刚刚有孕,再说身子好的很,你守在家里做什么?男儿自当有鸿鹄之志,父皇将三军将士交给你,那是对你的信任。你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跑去跟父皇请辞,父皇要气坏了。
    明儿,还是老老实实地去军营里,该做什么做什么,我在家里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不胡乱走动。你就放心吧。”
    “可万一孩子生下来,跟我不亲怎么办?”
    “等生下来,我命人做两个背篼,你天天抱着他们练兵布阵,天天守着。”
    慕容麒没听出是反话,竟然还觉得可行:“这个zhu意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