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92章 卸磨杀驴

第692章 卸磨杀驴

 热门推荐:
    三日过后,漠北使臣的队伍终于进京。
    前一日,谙达王子抵京的消息就已经来报,鲁大人与谙达王子将会一同入京。
    就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那天劫持清欢,虽说让他侥幸跑了。但是漠北毕竟要给长安一个交代,就算是押,也要将鲁大人一同押进京。
    对于漠北此举,慕容麒与冷清欢背地里曾有过议论,漠北王这一手过河拆桥,玩得挺无情的。
    虽说鲁大人心术不正,这次招惹了麻烦,引起长安不满。但是不可否认,他对于漠北的强盛与武力的壮大功不可没。
    枪支与震天雷的发明,可以令漠北士-兵以一敌十,甚至抵百,足以称霸天下,就连慕容麒的铁骑卫也不是对手。
    对于长安的兴师问罪,漠北王毫不犹豫地将鲁大人推出来当替罪羊,颇有一点卸磨杀驴的绝情。
    鲁大人好歹也是一个技术性人才,百年难遇,别国求之不得。
    更何况,现在的漠北,武力今非昔比。假如自己是那漠北王,定然有恃无恐,绝对不能将鲁大人推出来息事宁人。大不了,战场之上见高低,谁怕谁呢?
    举国之力,也要保住这个国宝。
    这样说,绝对不为过。
    长安人才济济,在锻造与金属冶炼等方面,远远领先于其他几个国家。但是这次在枪支的锻造方面,虽说是照葫芦画瓢,有漠北的样本可以参照,却遇到了瓶颈,压根无法突破。
    枪支倒是好说,虽说要求工艺精准,但是对于工匠们而言,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许多棘手问题可以克服。
    难的是子弹。
    工匠们研究了这么长时间,都琢磨不出这子弹究竟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更遑论是可以达到标准,从枪膛里发射出去而不会炸膛。
    清欢对于枪械一类并不精通,模模糊糊记得,这子弹最早在中国,也是利用机床设备制造出来的。最为艰难的抗战时期,部队里缺少子弹,战场上遗落的子弹壳都全部回收,然后重新装填之后使用。
    那么,漠北是如何能用手工打造出这样完美的无懈可击的子弹呢?
    清欢也觉得百思不得其解。
    总不会,鲁大人能在古代制造出现代化机床来吧?
    这样的人才,可惜啊,生不逢时,不对,应当说,不会投胎。还是那句话,他要是当初比自己早来一会儿,穿越到这位冷家大小姐的身上,现在肯定就成就了慕容麒这位一代战神。
    两人驰骋沙场,大杀八方,绝对的神仙眷侣。慕容麒怎么可能像现在这般,老爷子一提起来,就说他没出息。
    惋惜也没用,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鲁大人敢劫持冷清欢,就应当想到会有今日。
    慕容麒让清欢安心留在麒王府养胎,自己进了宫。
    这令冷清欢相当郁闷。
    这还刚有身孕,哪跟哪啊,自己就被限制了自由,等到后面显怀,肚子越来越大,怕是出个朝天阙的门都要前呼后拥地搀扶着了。
    以前曾经看过宫廷剧,十分不理解,那些妃子们年轻力壮,生龙活虎的,为啥出入还非要一群奴才们搀着,如今,自己竟然也享受起这种待遇来了。
    自己可是这件事情的当事人,指证鲁大人罪行最重要的证人,难道不需要自己当面对质吗?
    漠北俘虏已死,对于如何向着漠北人兴师问罪,冷清欢不知道皇上老爷子是怎么打算的。
    人证物证都没有,这个罪过不好定。漠北人肯定也不能痛痛快快地就招认了。但是,劫持自己,他们总不能推脱吧?
    慕容麒却神色淡淡的,只是说一切有他,不用自己操心。
    冷清欢也没有坚持,反正若是有用得着自己的时候,皇帝老爷子从来不会客气。
    更何况,自己还有一个烂摊子要忙乎呢。
    比如说,自己跟天一道士的赌约。自己输了,就要守信,前去给轩王诊病。
    她心里已经有了新的疑惑。
    就是那些漠北人在绸缎庄劫持自己的时候,所用的迷药,令她不由自zhu地想起,上次那些潜入朝天阙,意图对付小云澈的江湖杀手。
    这两种药,外行人看不懂门道,清欢却能觉察出大同小异,极像是出自于一人之手。
    可轩王是不可能与二皇叔还有漠北有什么勾结的,这毋庸置疑。
    那么,那些对云澈图谋不轨的江湖之人所使用的毒药来自于哪里?会是轩王指使的吗?
    这个制毒之人又是谁?隐藏在暗处,又有什么目的?轩王与此人又有什么关联?
    因为养胎,她暂时不方便四处走动,打算过两日亲自去一趟轩王府。询问轩王,看看上次刺杀云澈一事会不会有什么疏漏之处?
    再比如说,还有冷清瑶的事情。
    这算算日子,冷清瑶有孕都三个多月,将近四个月了,皓王府里也一直没有传出什么消息。她若是还不肯当机立断,这事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圆过去怕是难了。
    这事儿她真想甩手不管。
    可是回头气消了,又不能不管。清瑶这欺君之罪,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就算她能瞒天过海,安然怀胎到临盆。可到时候,她要想偷偷地抱一个男婴充数,势必是要相府里的人帮衬着才行,还指不定将谁拉下水呢。
    皓王府,自己也要去一趟。
    假如冷清瑶不听自己的劝告,自己就做一次恶人,势必将这事儿捅破了。
    她刚起了心思,皓王妃就带着冷清瑶登门了。听闻她有身孕,过来看望。
    她慌忙起身,亲自迎出朝天阙。
    三月春寒料峭的天气,皓王妃仍旧还披着斗篷,最是畏寒。
    两人寒暄两句,皓王妃娇娇弱弱地笑:“听说你有了身孕,早就商量着我们一同过来看你,被我这身子给拖累了,总是不得劲儿。担心过来再把病气过给你。”
    清欢慌忙将二人让进朝天阙:“瞧你客气的,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还专程过来看我。”
    冷清瑶低垂着头,给清欢行礼,笑得干干巴巴的。
    清欢当着皓王妃的面又说不得什么,只是象征性地嘘寒问暖,问候了两句。
    冷清瑶看起来面色如常,一问一答,说自己一切都好,皓王妃照顾得极是周到。
    而与皓王妃,却没有什么话聊。
    皓王妃的性子很好,温婉贤淑,说话细声细气,分明是极好接触的一个人。
    当初清欢刚嫁入麒王府,见到这几个妯娌,轩王妃傲慢,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而睿王妃那时候又因为那些流言蜚语瞧着自己左右不顺眼,冷嘲热讽,还就是皓王妃对自己客气,几次化解尴尬。
    但是若是聊起来,又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也或者说,两人的性格不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