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706章 我是一只鬼

第706章 我是一只鬼

 热门推荐:
    清欢低垂着头,慕容麒看不清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只是在她身边坐下来,将她揽进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一股梨花酿的酒气萦绕在鼻端,清欢靠着他,心里踏实了许多。
    “鲁大人还说什么了?”
    声音轻浅,不惊不慌,但是有一点忐忑。
    慕容麒突然不想问了,清欢不说。想必肯定是有她不说的缘由吧?
    她将纳米戒子都告诉了自己,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呢?
    “没说什么,就问了一些关于漠北的情况。”
    清欢微微一笑:“他是不是还告诉你,我与他是来自于同一个地方,我压根就不是真正的冷清欢?”
    慕容麒一时间还真的有点意外,他没有想到,清欢会自己坦然地说出来。
    他没有正面回答清欢的这个问题,而是抬起手来,摩挲着她的秀发。
    “不管你是谁,是鬼也好,妖也罢,我喜欢的只是你。”
    清欢扭脸,俏皮地望着他:“假如我说,我是一只会吸人精元的鬼,你怕不怕?”
    慕容麒敛了面上的温柔,突然变得一本正经,低头望着清欢:“你说的可是真话?”
    清欢的心“咯噔”漏跳一拍,就连身子就僵了,手心里沁出细密的汗。她在鲁大人面前说得洒脱,其实心里很怕。
    她紧张地吞咽下一口唾沫,很认真地回答:“是真的。”
    慕容麒弯身,作势要将她打横抱起。
    “你要做什么?”
    总不至于将自己打包丢出去吧?
    “你不是说要吸本王的精元吗?本王肉身凡胎,自认不是对手,所以自愿投降,任君采撷,管够管饱。一顿,一天,一年,一辈子,只要你想要,我即便拼了性命,也给。”
    清欢这才恍然,自己是被他捉弄了,将脸扎进他的怀里,圈住他的腰,掩饰自己眼角的湿润:“你吓死我了!”
    “对本王就这点信心都没有么?该罚!”
    清欢将脸在他怀里蹭来蹭去,吸吸鼻子,声音闷闷的:“谁让你回来这么晚?我都忐忑死了。”
    “自始至终本王认识的是你,娶的是你,喜欢的是你,愿意等五年,等一生一世的人也是你,害怕什么?”
    害怕你不要我了!
    清欢轻轻地咬着下唇,犹豫了片刻。
    “对于我的来历,我没有隐瞒你的必要,没有坦白告诉你,也只是因为,担心你醇厚良善,再为此感到愧疚难安,过不去这道坎罢了。”
    慕容麒已经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她,已经死了吗?”
    清欢默了默,终究还是不想太残忍,让慕容麒心里背负这个永远的包袱,摇摇头:“应当没有,至少她的心还活着。所以这具身体里,仍旧还残留着她的记忆,还有对家人的感情。我也不过是一缕残余的意识强势地进入了她的身体,并且成为zhu导罢了。”
    慕容麒的手紧了紧:“就在我们大婚那一日?”
    清欢点头:“她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不知道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局面,走投无路,所以选择了自尽。”
    慕容麒仰起脸,望着桌上的烛焰,刺得眼睛有些生疼。
    这都是自己的错,假如,当时没有这么多的阴错阳差,或许,这个无辜的女子不会走投无路之下,选择迈出这一步。
    即便,可能,他永远都不会喜欢上原本那个真正的冷清欢。
    知道了真相的他,心里沉甸甸的,犹如压了一块巨石。
    他懊恼地紧咬着牙根:“当初若是我不去追赶景云,等她醒来,便不会这样造化弄人;若是我命于副将前往南山尼庵,查询她的身份时,再多寻两人求证,也不会误以为那夜之人乃是冷清琅;
    若是那日亲自前去相府,没有将守宫砂错认朱砂痣,误会她依仗嫡女身份嚣张跋扈,执意退亲另娶,也不会害了她的性命。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清欢知道他的心情,紧紧环住他的腰,依偎在他的怀里:“不要将责任全都揽在自己身上。当时你与她中了合欢散,一切也都是身不由己。若非是你救她,让那几个泼皮无赖得逞,她身败名裂,只怕死得更加难堪。你已经在尽力承担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不过是阴错阳差。
    害她的,是冷清琅,是这个名节大如天的社会。再说,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我就是清欢,清欢就是我,我们已经融合在一起,没有区别。”
    慕容麒紧紧地搂住清欢,微微合拢了眼睛:“那么,你会离开吗?就像你来的时候那样?”
    清欢不假思索地笃定道:“我的亲人,爱人都在这里,我自然不想离开这里。只想与你长相厮守,共同经历白头。”
    “这可是你答应我的,我要你保证,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再也不会离开我。”
    慕容麒用下巴摩挲着她的头顶,心里突然就缺乏了安全感,有点恐慌。
    他很害怕,有一天,清欢会像她来的时候那样,悄无声息地来,然后再悄无声息地离开,让自己的世界重归一片灰暗。
    清欢重重地点头,终于可以彻底地敞开心扉,与他和盘托出。
    “我在原来的世界是个孤儿,连一个至亲之人都没有。我毕生的精力全都献给了这个医疗库的研究。身边也只有几个要好的同事与朋友。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想,他们应该也早就忘记了我的存在。
    鲁大人说,我的纳米戒子可能是我们回去现代的唯一通道,所以他一直都在觊觎这枚戒子。可我觉得,我们是真的回不去了,就像是天一所说的,一切都是缘分与天意。我命中注定的人在这里,我就永远属于这里。”
    她告诉慕容麒自己在现代的生活,高楼林立的街道,先进的医疗设备,现代化的工厂,武器,还有自由,平等,民zhu,富强,和平的现代社会。
    描述这些的时候,慕容麒能从她的脸上,语气里,看到怀念与向往。
    然后,她带着这份怀念,合拢眼睛,呼吸清浅,进入了睡梦之中。
    慕容麒轻轻地将她抱回床榻之上。
    清欢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攥紧了他的袖口,呓语一般,嘀咕了一句:“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这里纵然有千般不好,但是有你在。”
    慕容麒心里难受,想起两人大婚之后的点滴,愈加地心疼。
    原来,她所承受的,比自己了解的,还要多。
    她需要多么地坚强,才能在这个举目无亲,满是敌意的陌生世界里生存下来,并且骄傲地成为了人人敬佩的冷清欢?
    自己何其有幸,能遇到她,并且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
    她值得自己用一辈子来守护,任何人也不许伤害她。
    慕容麒坐在她的身边,紧握着她的手。酒意消散,一个计划已经在心里悄悄地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