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712章 朋友是用来插刀的

第712章 朋友是用来插刀的

 热门推荐:
    慕容麒与沈临风二人就近找酒楼坐下。
    慕容麒接连喝了三杯闷酒,唉声叹气,愁眉不展,沈临风就觉得不对劲儿。
    “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难事儿了?”
    慕容麒搁下酒杯,愤愤地一捶桌子:“这次,只有兄弟你能帮我这个忙了。”
    一脸的严肃,有点凝重。吓了沈临风一跳。
    “表哥有话请讲,只要表弟能帮得了这个忙,一定义不容辞。”
    慕容麒不过是略一犹豫,看看紧闭的雅厢门,压低了声音:“昨夜漠北鲁大人被杀的消息你应当知道吧?”
    沈临风点头:“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那你可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听说是他醉酒之后鼓捣震天雷,然后失手炸死了。但是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慕容麒语出惊人:“的确,因为,他是我与仇司少宰的。”
    沈临风吓了一大跳:“仇司少不是已经返回江南了吗?”
    “那是他故意虚晃一枪。”
    慕容麒将昨夜里发生的事情了。
    “现如今,京兆尹因为此事被停职你可知道?”
    沈临风点头:“这只是迟早的事情。德不配位,早就岌岌可危,被罢职已经是预料之中。”
    “现在京兆尹空缺,这个案子,可能就要交给刑部来审。邢尚书是什么底细,上次漠北俘虏被杀一案,我可没有瞒着你,全都如实跟你说了。”
    沈临风微微皱眉:“邢尚书与漠北人可能有勾结,所以一定会在这个案子上做文章。”
    慕容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百密一疏,我跟仇司少在现场留下了罪证,如今怕是就要落在邢尚书的手里!”
    沈临风大吃一惊:“那可如何是好?皇上对于这位鲁大人颇为器重,假如知道乃是你和仇司少所为,你身为皇子,倒是勉强可以逃脱罪责。皇上舍不得治你重罪。可仇司少就不一样了,这其中的缘由不用我说,大家全都心知肚明,他绝对难逃抄家杀头的下场。”
    “所以说,思来想去,我觉得只有你能帮我们了。”
    “怎么帮?”沈临风向来义气,两肋插刀。
    “父皇很是赏识你,我可以提议由你接掌京兆尹一职。那么这个案子,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接过来。如何定案,不就是你说了算吗?就是可能,会冒风险,本王有点于心不忍。”
    前面几句话,沈临风这个实在孩子还有点犹豫。毕竟,这京兆尹他是避之不及。但是最后一句话画龙点睛,就是可着他的脾气量身定做的。
    向来,他沈临风宁肯牺牲自己,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兄弟受委屈。
    因此,他一口就应承下了。
    “表哥这是哪里话?你与司少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只要力所能及,就在所不辞。”
    慕容麒举起酒杯,一仰脖就干了:“果然还是我的好表弟。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事不宜迟,为防生变,一会儿我就进宫,向着父皇举荐你,讨要圣旨。”
    沈临风还沉浸在为好友赴汤蹈火,两肋插刀的幸福中,见慕容麒这样迫不及待,职业的敏感令他觉得有点反常。
    心里一想,不对劲儿。
    表弟还是原来的表弟,但是表哥却不是原来的表哥了。
    自己好像被表哥算计了。
    果真,关键时刻,朋友就是用来插刀的。
    慕容麒略施小计,就算计了沈临风,接掌京兆尹一职。但是他心知肚明,自家老爷子心眼小,断然不会就这样饶恕自己,肯定还会有后招。
    回到朝天阙,他对于清欢也没有隐瞒,将事情了。
    “原本不想告诉你的,但是我见父皇黑沉着脸,火气一点也没有消,只怕,还会想着法子刁难我们。让你有一个心理准备,别进了他的圈套。”
    清欢没有想到,慕容麒竟然为了自己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杀了鲁大人,也更没有想到,仇司少会虚晃一枪,返回来替自己出这口恶气。
    一时间心里暖意涌动,这种被别人捧着,惯着的感觉真好。
    自己此生,能得一个懂你爱你呵护你的丈夫,一个为了你两肋插刀,义薄云天的知己,还有一个时时处处为自己着想的好哥哥。这普天之下的便宜都让自己占尽了。
    不过,自家这位公公,的确是小心眼,心眼小的像是芝麻粒儿。慕容麒竟敢先斩后奏,他老人家那里,肯定憋着一肚子气儿呢。
    这一次,慕容麒肯定是在劫难逃。
    还好,儿子是亲生的,老爷子虽说坑,但多少会手下留情。
    果真,第二天,皇帝老爷子就派人过来麒王府了。
    不是别人,还是禄公公。
    禄公公被请进待客厅,喷香的雀舌奉上,慕容麒忐忑地开口:“不知道禄公公出宫所为何事?可是父皇那里有什么差遣?”
    禄公公先是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而后才慢条斯理地道:“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儿,就是关于工部制造震天雷的事情,皇上有点犯难。”
    “不是说鲁大人指点过后,制造起来成功几率高了很多么?”
    “是高了许多,可是皇上发愁的是,单纯给王爷您的铁骑卫配备上这厉害武器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更遑论是几十万大军了。
    去年豫州灾情,就几乎掏空了国库,现在又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皇上犯难啊。”
    慕容麒心里那叫一个鄙夷自家老爹。
    就那点银子,也值当的哭穷?
    更何况,这些银款后边清欢全都让南诏吐了出来,另外还加了赔偿,老爷子赚得盆满钵满。
    今儿旧事重提,分明就是翻旧账,一块清算了?
    慕容麒哼哼哈哈地装糊涂:“是啊,父皇忧国忧民,心累。”
    禄公公拿眼偷瞧他,跟着附和:“老奴也瞧着心疼,堂堂一国之君倒是还不如个平头百姓过的舒坦。
    您看麒王爷您,麒王妃这么能干,将王府里里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条,生意做得顺风顺水。
    还有那江南仇家,富可敌国,银子多得没地花。游山玩水的多自在,想来就来,想回就回。”
    这话说得慕容麒心惊,禄公公分明就是话里有话,好端端的怎么想起来提仇司少?
    老爷子这是惦记上仇家的银子了?还是知道仇司少去而复返的事情了?
    自己认为这计划天衣无缝,可老爷子是谁啊,耳目聪慧,又老奸巨猾,虽说捉不着自己的把柄,但是这敲山震虎玩的也令人肝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