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730章 谦王的身世

第730章 谦王的身世

 热门推荐:
    前两次,那人出手,都是针对云澈。
    对方可以不露痕迹地给诗儿郡zhu食物之中下毒,而且按照那扎一诺的说法,轩王在那个时候就中了对方的应声虫,身不由己。可见对方在轩王府必有耳目。
    然后在刺客潜入朝天阙之时,也是用毒药,令朝天阙的侍卫还有地利等人瞬间昏迷。
    这件事情,摆明就是一箭双雕之计。既要除掉云澈,又要栽赃轩王府。
    轩王妃,轩王,包括那扎一诺全都被牵连进来。对方坐收渔翁之力。
    计谋比他的毒药还要狠毒。
    第二次,是漠北使臣被害。
    鲁大人已经招认,是二皇叔的余孽设计的一切,意在漠北的那批枪械。
    而且同样,对方心思缜密,环环相扣,最后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状况,草草地杀人定罪,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不可否认,除了邢尚书暴露,对方仍旧隐藏得滴水不露。
    第三次,是自己被绑架时,鲁大人与二皇叔的人所使用的的强效迷魂药。药性猛烈,自己不过是吸入肺中,就立即头晕目眩,陷入昏迷。
    第四次,便是这一次了,若非是有那扎一诺,识破了这巫蛊之术,轩王肯定是万劫不复。
    即便他回头清醒过来喊冤,皇帝老爷子鉴于轩王平日里的人品,相信他的话,那么,怀疑的对象,就会转移到那扎一诺的身上,或者,自己刚刚为轩王治过病,也逃不掉嫌疑。
    综合以上所有的线索,清欢总结出几点:
    其一,此人与二皇叔必然有关;
    其二,此人利用轩王,加害慕容麒,然后进一步毁掉轩王,说明,要么有仇怨,要么,就是对方有野心。
    当然,后者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而对方三番两次针对的都是皇帝老爷子跟前风头较盛的皇子,管中窥豹,略见一斑,令清欢自然而然将怀疑的目光转向了其它几位王爷。
    只有站在这个位置,有希望问鼎皇位的人,才会使用这种阴险龌龊的手段,通过打压其它人,而令自己脱颖而出。
    皇子会吃里扒外与皇叔相勾结谋反,其中必有一个十分关键的点。
    而今天,这个点,已经在若隐若现,引起了清欢的怀疑。
    慕容麒从外面进来:“二哥他们去看大哥了,我守着父皇,你去榻上歇一会儿,别太劳累。”
    旁边有软塌,是轩王妃为了照顾轩王设下的。
    清欢不逞强,到榻上靠着,闭目养神。
    慕容麒将绣墩往她跟前挪了挪,捉住她的手:“累不?我帮你揉揉腿?”
    这憨憨越来越懂得疼老婆了,也不怕被人看到笑话。
    清欢摇头:“不累,就是累心。”
    慕容麒也低低地叹了一口气:“你能看出大哥究竟是中了什么歪门邪道吗?”
    清欢睁开眼睛,没有回答慕容麒的话,反而问道:“五弟好像不太合群。”
    慕容麒点点头,瞅一眼昏迷不醒的老爷子,压低了声音:“五弟的娘亲原本只是皇祖母跟前的司茶宫人,父皇醉酒之后糊涂,宠幸了她,就有了五弟。
    宫里闲言碎语比较厉害,很多人眼红,背地里说她为了爬上龙床,使了不光彩的手段。
    后来,生下五弟,虽说母凭子贵,父皇给了那个宫女一个名分,封了容贵人,但是因为这出身,难免遭人诟病。
    再加上容贵人不太甘心居于人下,为了上位不择手段,在宫里自始至终很受排挤。五弟自幼也受了不少冷嘲热讽,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他才不喜欢说话。”
    “你说,父皇只宠幸了荣贵人一次,就有了五弟?”
    “这稀罕么?当初云澈不是一样一次中的么?怎么突然想起来关心这个?”
    清欢略一思忖,也不放心地瞅了皇帝老爷子一眼,然后拽过慕容麒,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我怀疑,五弟究竟是不是你们的亲手足弟兄。”
    慕容麒一愣,失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清欢从纳米戒子里摸出适才谦王的那一张试剂,指给慕容麒看,耐心解释。
    “血型一般分为ab、a、b、还有o四种,当然还有一些稀有血型。我已经检查过,你跟父皇,还有二哥都是ab型,四弟是a型,唯独这五弟的血型不一样,乃是o型。”
    这话就相当于鸡同鸭讲,慕容麒怎么可能听得出什么端倪?
    可是清欢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不会是说血型不一样,就不是亲骨血吧?你不是说过么,有可能跟母亲血缘一样,再说四弟不是也不同?”
    “ab型血的人压根就生不出o型血的孩子。”清欢极其笃定地道:“无论母亲是什么血型,孩子也不可能是o型血。”
    慕容麒愣怔了片刻,方才反应过来清欢话中的含义:“所以,你认定,五弟压根就不可能是父皇的亲生骨肉?”
    清欢再次笃定地点头。
    慕容麒面色逐渐沉了下去:“混淆皇室血统,这可是死罪。莫非是谦王的母亲当初......”
    他有了与清欢相同的想法。
    趁着皇帝老爷子醉酒,费尽心机爬上龙床,然后又一次中招,这些都令人怀疑。
    而且,慕容麒也想起来适才谦王的异常反应。
    他也不知道应当如何是好了。向着皇帝老爷子揭发此事,他自认做不到!
    莫说此事牵扯甚广,不知道连累多少人命,自己与谦王虽说没有多深厚的感情,这么多年,兄弟情分还是有的。
    “此事,”慕容麒话音顿了顿:“要不,先撂撂,等大哥的事情过了再说?”
    冷清欢点头:“当然,此事也有这么一种可能,就是当时检测的时候,可能真就是有点小失误,导致试剂没有反应。我自然不会告知别人,跟你说,是因为......让你有一点心理准备。”
    清欢说得很隐晦,慕容麒一时间并没有领会过来,她话里的含义。
    他轻轻地摩挲着清欢的手:“我知道了。”
    清欢又将那扎一诺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慕容麒。
    末了,问道:“你觉得那扎一诺的话是否可信?”
    “适才大嫂的娘家人赶过来,大嫂将最近大哥的异常,还有那扎一诺下毒毒杀大哥一事说了。现在她娘家兄长与冷相等人正在商议,等到父皇醒来之后,就上书弹劾,要求父皇严惩那扎一诺,定斩不饶。”
    轩王妃原本就与那扎一诺有过节,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轩王妃又急着替轩王开脱罪责,自然而然就要将所有的罪过全都推到那扎一诺身上。
    只要坐实了那扎一诺加害并且控制轩王的罪行,轩王以前的过错都有可能一笔勾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