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735章 迷了心窍

第735章 迷了心窍

 热门推荐:
    沉默半晌,还是睿王先忍不住开口。
    “父皇,大哥他已经在宫外跪了大半夜了,他身体也不好,昨日里昏迷了那么久。再说了,昨日的事情的确蹊跷,要不,您让他进来,先听听他怎么说?”
    皓王也接道:“此事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南诏公主搞的鬼,大哥怕也是受人所害,还请父皇给大哥一个解释的机会。”
    老爷子闭目养神,一直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是头晕不舒服,还是心有郁结。
    “今儿,邢尚书来过了,跟朕说起昨日案子的进展情况。他说,那个那扎一诺始终不肯招认。”
    清欢低垂着头,就坐在老爷子床榻跟前,没吭声。
    睿王率先表态:“这那扎一诺留在我长安原本就是居心叵测,又处心积虑地嫁给大哥,要是说没有阴谋,儿臣是不信的。
    昨日之事,她肯定难逃干系,儿臣认为,父皇当下令,命刑部与大理寺卿直接严刑逼供,就不信她能扛得住!一个战败国的人质而已,犯不着客气!”
    皇帝老爷子撩开眼皮望向清欢。
    清欢知道,皇帝老爷子心疼轩王的紧,不过就是想找个台阶下呢。
    大家全都心知肚明,所以才敢求情。
    “清欢也觉得,父皇何不将大哥叫进来,当面问个清楚?若大哥果真是受害之人,定是要还他一个清白的。”
    皇帝老爷子这才勉为其难似的,命人将轩王宣召进来。
    轩王进了衍庆宫,已经舒展开僵麻的胳膊腿,见到皇帝老爷子,立即又跪倒在地上,紧咬着牙关,估计膝盖都跪肿了。
    “儿臣给父皇请安,请父皇责罚。”
    老爷子又闭上了眼睛,瞧也不瞧他一眼:“你自己知罪?”
    轩王点头:“儿臣知罪,儿臣罪该万死。”
    “清欢说,你是身上中了别人的巫蛊之术,神志不清,所以才会突然间凶性大发,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朕问你,这前因后果,你自己心里可明白?”
    轩王摇摇头:“儿臣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中了这蛊术,但是儿臣以项上人头担保,当初下毒毒害诗儿,并且调虎离山,想要谋害云澈之事,儿臣的确并不知情。昨日刺杀父皇一事,儿臣也全然不知。”
    老爷子微微侧过脸来:“朕命刑部与大理寺审问你的侧妃那扎一诺,可是她一言不发,不肯招认。对此,你可有什么看法?”
    轩王斩钉截铁地摇头:“此事与一诺并未有任何干系。一诺并不知情,她也一直在尽心尽力地替儿臣诊病。”
    “事到如今,你还要替她说话?”老爷子的语气里隐约含着怒气。
    “儿臣王妃与一诺平日里有积怨,说话有失偏颇。儿臣坚信,此事与一诺并无关系。”
    这话令老爷子瞬间就怒了,指着轩王,手背上青筋暴突,就连挂在床架上的输液瓶都在剧烈地抖,恨铁不成钢。
    此事,轩王要是一股脑地全都推到那扎一诺的身上,就能洗清自己的罪责,可轩王明显不懂得老爷子的一片苦心,竟然一口就给否决了,后路都不留。
    “朕已经命人把守住你轩王府,与外界联系不得。假如不是那扎一诺,还能有谁?还是你自己痰迷心窍,一时间疯了?”
    轩王跪在地上,梗着脖子,仍旧不肯松口。
    清欢心里叹气,这轩王对于轩王妃那样寡淡薄情,对于这那扎一诺,却是全心全力地护着。
    别说老爷子了,就让自己瞧,都觉得这轩王是被那扎一诺迷了心窍,神志不清了。
    果真,老爷子怒声道:“朕瞧着,你就是让那个南诏公主给迷了心窍,事到如今,竟然还替她说话!你今日不是来向着朕赔罪的,纯粹就是为了来替她求情,是不是?”
    这一发火,气冲脑门,老爷子闭着眼睛“哎吆哎吆”地直叫唤。
    皓王三人忙不迭地劝。
    轩王还想争辩,老爷子直接抓起旁边的枕头,朝着他劈头盖脸地就丢了过去,将床板捶得“咚咚”响。
    “滚!朕就当没有你这个不肖子孙!滚回你的轩王府,别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晃悠。
    别以为朕狠不下心,你不是要替那扎一诺求情吗?有本事你就替她将这罪名担着,不识好歹的家伙,惹急了朕,六亲不认!”
    轩王灰溜溜地被赶了出去。
    老爷子气得一直嚷头晕。
    “传令下去,告诉刑部尚书与大理寺卿,不要手下留情,那扎一诺若是不招,就直接给朕严刑拷打。若是还嘴硬,就直接定案!不用等秋后,立即问斩!”
    轩王的袒护令事情弄巧成拙,老爷子这是真的动了气了。
    清欢犹豫了片刻,不知道此事,自己究竟是否应当插手。
    冷相的告诫还在耳朵根子底下呢,那扎一诺的死活跟自己也没啥关系。何必非要跟老爷子唱反调?自找不痛快?
    一个南诏公主,杀了就是杀了,长安还真的不放在眼里,更何况,那扎一诺原本就没少干缺德事儿。
    就是,事情若是真的如那扎一诺所说的那样,岂不冤枉?
    皓王与睿王得令,便告退出去传旨去了。慕容麒也寻个由头避了出去。
    殿里只剩下皇帝老爷子,禄公公,还有清欢。
    老爷子终于开口:“你一直欲言又止的,可是有什么话说?”
    清欢鼓起勇气,开口道:“清欢说了,您老可不能生气,更不能对着我发脾气。”
    “一听这话,就是要跟朕唱反调,说吧。”
    清欢字斟句酌,寻找合适的措辞。
    “清欢觉得,下蛊之人真的未必就是那扎一诺。”
    “那依你之见,会是谁?”
    “与二皇叔的人有瓜葛。”
    “你二皇叔已经不在了,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其他人纵然兴风作浪,寻你麻烦,但也不会有什么野心。再而言之,你二皇叔不在上京已经好几年了,他的势力有这样可怕吗?”
    “可昨日那扎一诺是真的想要替大皇兄解蛊来着,是我不懂蛊术,给大哥用错了药,致使他突然发病,那扎一诺不得不孤注一掷,匆忙之间以毒攻毒。”
    老爷子原本不愿意跟她争辩这个话题,爱答不理的,听清欢这样说,顿时就睁开了眼睛,眸中精光四射。
    “那扎一诺也迷了你的心窍?”
    “没有啊?”
    “你跟她原本不是不对付吗?怎么还替她说话?甚至不惜诋毁自己的医术?她的话你也信?”
    “清欢不是为了那扎一诺说话,只是不想让背后之人逃脱追查,日后变本加厉,所以实话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