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739章 宫中红叶传沟

第739章 宫中红叶传沟

 热门推荐:
    从晨起进宫到现在,来回奔波了大半晌,清欢有点累。
    慕容麒体贴地将她送回了麒王府,自己进宫处理此事。
    清欢并没有坚持,这次身孕挺折腾人。想当初怀云澈的时候,可以经受千锤百炼,被慕容麒当麻袋扛着都安然无恙。而这次,明显娇气起来,不仔细些不行。
    更何况,她与慕容麒一同进宫,去而复返,一定会惊动老爷子,询问进宫缘由。
    被兄弟戴了绿帽子,这样令人上火的事情,肯定不能跟老爷子说。否则老爷子要气出个脑溢血。
    慕容麒经常出入皇宫,惠妃如今又执掌后宫,两人联手,就可以将魏副统管缉拿起来问罪审问。
    清欢安心地等了一下午,直到夜半三更,困得迷迷瞪瞪,慕容麒方才一身疲惫地回府。不用清欢发问,便将自己前去皇宫的经过了。
    他进入皇宫之后,的确打了魏副统管一个措手不及,对方毫无准备,压根就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宫女竟然惊动了麒王爷亲自过问。
    中间审问的过程多少有点波折,合谋将冯霜逐出皇宫,有别人认罪的供词,魏副统管招认得很爽快。但是原因,他只供认两人之间有点私怨,绝非受人指使,杀人灭口。
    毕竟,勾结二皇叔的罪名一旦承认了,断然没有活路。他紧咬着牙关,抵死不认。
    拖延半晌,风声还是传进了皇帝老爷子的耳中,毕竟魏副统管在宫里的地位举足轻重。他出了事自然有人奔走相救。
    老爷子差了禄公公前来过问,惠妃将魏副统领为报私怨草菅人命之事先说了,然后郑重其事地告诉禄公公:拔出萝卜带出泥,此人背后牵扯甚广,必须严查。
    一句牵扯甚广,谁也不敢给魏副统管求情了,害怕自己被扒出来。皇帝老爷子脑袋瓜子疼,也不多管,任凭惠妃折腾。
    皇帝默许,那就好办了,折磨人的方法千千万,有些是真的生不如死。
    魏副统管终于承受不住,乖乖地就招了,竹筒倒豆子一般。
    他的确是为二皇叔效命不假,二皇叔离开上京,前往河东之时,就交代清楚了联络渠道与发号施令的方法。
    他一直以来都是依靠这种方法为二皇叔打探消息通风报信,并且接收指令。
    直到二皇叔身亡,原本以为树倒猢狲散,自己日后就安稳了,谁知道不过隔了半月,刚开春,新的命令又出现了!
    也就是说有人接掌了二皇叔在宫里的势利,自己还要继续效命。但是此人究竟是谁,什么身份,他也并不知道。
    而且,联络的方式比以前更加隐秘。
    慕容麒追问如何联络,方法很简单,就是利用宫里的御沟传信。
    宫中沟渠与宫外相通,提前联络好书信识别方法,将消息用针刺于树叶之上,顺着沟渠的流水就可以流出宫外。
    这样的方法比较隐秘,毕竟谁也不会留心沟渠之中的枯叶,即便是有人将刺字的落叶打捞出来,上面针孔中蕴含的含义别人也参悟不透,只会认为是有宫人随意而为。
    宫里日子苦闷,逢年过节之时,会有宫人冒着违反宫规的风险悄悄地放个莲花灯,寄托自己的愁绪与哀思,漂出皇宫。
    比如“宫中红叶传沟”的故事,便是宫女题诗红叶之上,置于御沟水流的下游,结识了有情之人,二人利用这种方法互通情诗,最后缔结良缘。
    可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凭借这种方法与宫外互通消息。
    魏副统管招认,假如对方有命令下发,会在宫外放起一只八卦纸鸢,他见到纸鸢之后,就可以到沟渠入水之处同样打捞消息。
    原本以为,揪出魏副统领,就能查问出幕后之人,没想到,对方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就连互通消息都没有中间接头之人,完全无迹可寻。
    而且,给人一种从宫外向内传递消息的假象。
    就冲着此人消息如此灵通,可想而知,应当是宫中之人。
    对于当初引-诱云澈与惠妃前往冷宫,差点酿成大祸一事,魏副统领也供认不讳。
    不过这发号施令之人,如今细想之下,应当不是二皇叔,因为他当时远在河西,鞭长莫及。
    对方命他想方设法将云澈与惠妃引-诱到冷宫锦虞面前,并且告诉他皇后跟前负责膳食的宫女乃是一颗暗棋,可以加以利用。
    这对于魏副统领而言,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才能不暴露自己的身份。
    他利用了云澈好奇贪玩的个性,还有惠妃对锦虞的怜悯疼爱之情,不需自己出面,就完美完成了对方交代给自己的任务。
    为了脱身,他立即亲手扼杀了那个引-诱惠妃前往冷宫的宫人,伪装成自缢现场。
    当然,这样拙劣的杀人技巧压根就不可能瞒过皇帝,但是可以栽赃给皇后。
    对于后来宫里所发生的事情,魏副总管表示,自己并未插手,一无所知。
    二皇叔死后,他接到那人下达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审问冯霜是否与惠妃说起过关于燕嫔的事情,想方设法地除掉她。
    惠妃刚刚与总管打过招呼,将冯霜派遣到针工局做点清闲活计。所以魏副总管不敢太过于放肆,就命手下小太监设了圈套,给冯霜扣了一个私通的罪名。
    对于这一点,慕容麒有些疑问,既然对方害怕冯霜知道关于二皇叔的秘密,杀人灭口,为何不亲自动手?
    她就不怕,冯霜对着魏副总管全都招认了,被魏副总管掌握了自己的把柄吗?
    她能不动声色地将燕嫔灭口,而且手段那样高明,除掉冯霜应当也是轻而易举吧?
    对方不方便下手?
    再审问下去,魏副总管招认得都很痛快,包括这些年他在宫里盘根错节的势利,还有二皇叔布下的钉子,负责联络的人手,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就求慕容麒能给他一个痛快。
    慕容麒不放过魏副统领所说的任何一条线索,一方面引蛇出洞,将落叶洒落沟渠,命人沿着沟渠寻找打捞之人;
    另一方面,按照魏副统领的供词,将他的党羽,与负责传递消息之人全都捉拿起来,严加审讯。
    这一次,可以说是将二皇叔在宫里的势利几乎是连根拔起。但是肯定也有个别漏网之鱼,这是在所难免的。
    这件事情闹腾得轰轰烈烈,几乎将后宫翻了一个底朝天,牵连出许多人。
    虽说最后,也没能追查出与二皇叔私会的那个女人究竟是谁,但也断了她的左膀右臂,大快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