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747章 抹额

第747章 抹额

 热门推荐:
    身披斗篷的女子怔了怔,然后一声冷笑。
    “无妨,不过多一条人命而已,反正此人也留不得了。”
    “还有,冷清骄曾经尾随邢大人从茶楼门口经过,并且向着里面张望了两眼,然后离开了。”
    “冷清骄?”女子愕然地拔高了声音,猛然扭脸,黑色面巾遮掩下露出的眸子里充满惊讶。
    “对,好像是尾随魏大人来的,不过距离甚远。看样子似乎是不知道邢大人进了茶楼,一直在四处搜寻。”
    “这个废物!”女子气怒地骂了一句:“被人跟踪了,竟然全然不知。”
    她拢了拢身上的斗篷,疑惑地自言自语:“自始至终也没见邢尚书露出什么马脚,一个小小的冷清骄,胎毛未褪乳臭未干的孩子,能参透其中的蹊跷?还是巧合呢?”
    “不太清楚,反正只是瞅了两眼便往前走了。”
    “呵呵,果真还是小觑了冷清欢,这姐弟二人怕是早就握手言和,做戏给我们瞧罢了。”
    “那我们如何行事?”
    女子漫不经心地摩挲着斗篷的系带,微微眯起眸子:“紧张什么,这冷清骄可以做冷清欢手里的棋子,就一样能为我所用,做我手里的匕首!”
    “请恕属下愚钝。”
    “你不需要明白,只需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即可。跟冷清欢过招,很惊险。”
    皇宫。
    慕容麒怵头见自家老爹,进宫之后便去寻云澈,清欢一人去了衍庆宫。
    皇帝老爷子心情十分不好,尤其是当他看到镜子里自己头上的伤疤之后,更是大为火光。
    冷清欢就跟打补丁似的,粗针大线一通扯,整的伤口就像十八褶的狗不理包子。
    他觉得有损威严,自己皇帝的威仪全都毁在了这个伤口之上。
    一边骂轩王下手太狠,一边骂清欢手艺太笨。
    清欢估计,从自己出宫之后,老爷子这絮叨就没有停过。
    惠妃站在一边,瞧着皇帝老爷子对着镜子挑眉瞪眼,一个忍不住,还不长眼地笑出声来。
    老爷子顿时就发作了:“还有脸笑,满长安数来数去,哪个女子不是德容言功四德俱全?看看你们婆媳二人,是怎么混水摸鱼嫁进我慕容家的?就连个针线活都做不好!还好意思跟朕置气?”
    针线活做不好?
    清欢敏锐地捕捉到了话里的重要信息,瞅一眼旁边的惠妃。
    惠妃低垂着头,看起来挺乖,嘴里却不服气地嘟哝:“宫里又不是没有针工局,你纳妃子就是为了给你缝缝补补么?”
    老爷子一拍桌子:“那你说,你会做什么?一无是处!”
    “我会生儿子就够了。”惠妃理直气壮。
    “生儿子谁不会?朕又不是只有麒儿一个儿子!”
    惠妃不屑一顾:“您宠幸过的女人,那都不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了,怕是要数以百计!拢共也不过五个儿子,你身板都被掏空了,我能生儿子都是靠自己本事。”
    清欢心里为惠妃都不由自主捏了一把汗,这宫里哪个妃子对着皇帝老爷子不是战战兢兢,说话字斟句酌,不敢放肆?她竟然敢顶嘴?而且说皇帝老爷子不中?
    而且这反驳的话说的,完全就是给自己量身定制的。下次惠妃若是再埋汰自己,完全可以照搬了顶回去啊。
    果然,老爷子急了,戳着惠妃的鼻子:“你这就是恃宠而骄!你能生麒儿那是朕宠你!竟敢这样胆大妄为,朕看你就是蒹葭殿里住腻歪了,想找个凉快地儿待着。”
    清欢有点愧疚,这完全就是自己引起来的战火,要是老爷子一怒之下真的给惠妃挪个地儿,自己可是罪人。
    她慌忙劝:“父皇您消消气……”
    话没说完,老爷子就怒气冲冲地打断了:“朕不气不气,我要是这么小心眼,早就被她气死了!”
    顺手从一旁扯过一块布,就丢进了清欢的怀里。
    “你瞧瞧,你评评理,她这是来讨好朕的,还是故意来气朕的?”
    清欢有点莫名其妙,将东西接在手里,定睛一瞧。
    勉强能瞧得出来,这是一方抹额,而且是纯手工绣制。
    使劲儿瞧,凭借清欢丰富的想象力,还能看得出来,绣这个抹额的人应当是想绣一条威风凛凛的金龙。
    因为,这条虫有角有须,还有爪子,比画图抢红包里的龙还要抽象。
    而且,惠妃匠心独具,还在抹额上缀了五光十色的璀璨宝石。要是在阳光下,都能晃瞎了人眼。
    别人缀宝石是为了让绣品看起来华贵雍容,惠妃缀宝石,那估计是用来遮丑的。
    呃……
    记得有这么一个词,叫做自取其辱,用在惠妃身上,再合适不过。
    惠妃这手艺,简直就是巧夺天工啊!
    老爷子气哼哼地问:“你能瞧出这是什么玩意儿吗?”
    “当然能!”清欢睁着眼睛说瞎话,绝对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多么特立独行的一条龙啊,配色鲜明,栩栩如生,与众不同。”
    惠妃悄悄地冲着清欢竖了竖大拇指。
    皇帝老爷子磨磨后槽牙:“朕戴抹额那是为了遮丑的,你这抹额一戴,所有人的眼神全都被吸引过来了。朕额头的伤想不被人注意都难!反正这抹额朕是戴不出去,既然麒王妃这么赞不绝口,朕就将它赏赐给你,一会儿你戴着它围着皇宫转两圈。”
    “这……好歹也是贵妃娘娘的一片心意,赏给我,不太好吧?”
    “你不用客气!”惠妃对于清欢的谦让有点误会:“人家有更合心意的抹额戴,怎么会稀罕我的心意?”
    话里竟然还带着醋劲儿!
    而皇帝老爷子还真的从一旁拿出一方抹额,在头上比划两下,满是炫耀。
    当然,这个抹额相比较起惠妃的手艺,就正常多了。同样是双龙戏珠的绣样,针脚细腻,栩栩如生,中央一颗和田暖玉,有伤疤的地方加了一朵祥云,恰好严严实实地遮住了伤疤。
    惠妃鼻端呼呼地粗喘了两口。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时隔五年,这两位真的有点活回去。
    常言道:嫁对了人一辈子花前月下,嫁错了,一辈子华山论剑。老爷子若不是皇帝,惠妃估计早跟他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