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764章 二皇叔的阴谋

第764章 二皇叔的阴谋

 热门推荐:
    清欢承认,自己或许是有点阴谋论男人为了江山,将女人拱手相让那不是再常见不过吗?
    甜言蜜语哄骗一个无知少女为自己死心塌地地卖命,这种美男计一本万利,也就慕容麒这种老实孩子,才会认为不可思议
    清欢并没有直白地反驳他的话,而是换了另一种方式:“二皇叔都已经土埋半截的人了,你说,他这样铤而走险,不仅葬送了自己的性命,还落得遗臭万年,图什么呢?真的只是单纯的野心吗?”
    慕容麒缓缓摇头:“这个问题我也曾经想过,感觉,令他处心积虑造反的,不是他的野心,而是赌了一口气可能,就是对父皇不太服气吧”
    清欢点头:“还记得,他曾经跟你说过一句类似的话,树欲静风不止,权势地位会夺走原本属于他的东西,处在这个位置,就会不自觉地去争
    或许,他造反乃是无奈之举,我们暂且不去讨论可他临死之前,刻意摆了我们一道,又是为什么?”
    慕容麒不过是略一思忖,便猛然抬起头来,有点难以置信
    他原本就是睿智之人,不过就是心性醇良,许多人与事都从来不愿意往阴险毒辣的地方去猜
    清欢不过就是简单地提出了一句疑问,他已经瞬间心领神会,恍然而悟
    “二皇叔伪造了你杀害他的假象,假如皇祖母还有朝堂之上的人不明真相,就会对你心生不满”
    慕容麒只是说了一半
    皇太后对自己不满倒是没有什么,慕容麒在皇帝老爷子跟前的地位也会一落千丈
    说不好听一点,二皇叔是利用自己的身亡,毁掉慕容麒,同归于尽,让慕容麒再也没有问鼎皇位的希望
    只是太皇太后深明大义,临终之时,非但没有怨恨清欢,反而还担心别人难为她,为她开脱
    一想到此,清欢顿时又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虽说咱们两人的确是坏了二皇叔的大事,但是我可不认为,二皇叔会这样记恨我们,甚至不惜以命相搏,毁掉你我
    以前我不懂,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他会不会就是觉得,反正自己在劫难逃,还不如发挥最大的价值,铲除你我,为别人铺路?”
    慕容麒微微合拢了眼睛,清欢从他的眉眼间,看得出来他心里的挣扎与纠结他不愿意相信摆在眼前的,自己所猜想的,但是又不得不去怀疑,然后抽丝剥茧
    “二皇叔原本还有生路,父皇未必会因此而治他的死罪,更何况,他生前布下这么大一局棋,实力深不可测,还未发挥应有的作用但是他宁肯死也不愿意跟我们回上京,不愿意暴露他的根底,必有缘由”
    慕容麒提出自己心里的疑问,略一思忖,然后自问自答
    “一方面是为了毁掉你我,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他的人就在上京,他害怕自己回到上京,对方或许会乱了分寸,不惜一切代价营救他,满盘皆输为了保全此人,他就不惜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能令他这样牺牲,成全的人,你觉得,会是什么关系?”
    慕容麒不用思索,自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这世间,除了父爱可以这样无私,还能有什么原因?
    可二皇叔与二皇婶的儿子并不在上京,而且,二皇叔一向都不太喜欢自己这个儿子
    所以,清欢才会如此大胆地将二皇叔与谦王的身世联系在了一起
    所以,二皇叔才会谋反不是为了自己的野心,而是为这个儿子谋一条万人之上的锦绣前程
    所以,二皇叔才会心甘情愿舍弃自己的性命,背负所有的罪行
    所以,二皇叔身亡之后,他的手下才没有树倒猢狲散,而是有了新的主子并且在这位新主子的带领之下,继续暗中绸缪一切
    如此解释,合情合理
    而且,假如猜想成立的话,谦王因为出身低微,容贵人又不得宠,他是绝对不可能成为继承皇位江山的人选除了暗算其它兄弟,谋朝篡位,别无良策,自然而然就会铤而走险
    想到这里,似乎真相快要呼之欲出一般
    不过,要想印证自己的猜想,并没有那么简单
    自己总不能将二皇叔从棺材里再拖出来,跟谦王做一个亲子鉴定吧?朝堂之上言官的口水,就能淹死自己
    先不说,二皇叔与谦王等人原本就有亲缘关系,即便真的能通过技术手段确定,除了慕容麒,谁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呢?
    慕容麒的面色凝重,双手交叉,修长的十指紧扣,显得他心里很纠结
    “这样的推测最契合事实,无法反驳我也相信,藏在幕后的那个神秘人,可能的确是与二皇叔有这样的瓜葛但是我唯一难以置信的,就是这个人会是五弟
    假如,当年真的是容贵人与二皇叔有私,说明二皇叔早在二十年前就布下这步棋让有孕的容贵人故意接近父皇,并且顺利侍寝
    目的不言而喻,二皇叔就是想给自己孩子一个皇子的身份,意图通过这个身份,就能名正言顺地图谋皇位
    那么接下来,他应当做的,是利用自己在宫里的权势,帮助容贵人争宠,在宫里谋得一席之地,五弟才能水涨船高,有争夺皇位的资格
    可实际上,容贵人默默无闻,五弟在朝堂之上也没有丝毫的存在感这与二皇叔的阴谋有悖即便他能一一击败我们,想要扶持寡言少语的五弟得到朝臣们的认可也不容易”
    “所以他为了保险起见,才会远在河西暗中招兵买马,购买枪械,当长安新旧交替之时,就能双管齐下,发兵夺政!”
    “可二皇叔伏法之后呢?容贵人与五弟都没有这样深沉的城府可以运筹帷幄,主导出后面所发生的这些事情五弟的性情自幼便是如此,绝非是伪装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慕容麒所言,字字在理清欢也觉得,可能自己的确是因为谦王的血型异常,而先入为主对他有了怀疑再加上后来接踵而至的疑点,头脑一热,就深信不疑
    慕容麒比自己了解谦王,了解朝堂之上的形势,考虑问题全面,还又冷静
    自己即便推断得再合情合理,忽略了一个人性
    这个容贵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清欢没有丝毫印象即便在宫里住了那些日子,容贵人身份卑微,从未在她跟前走动过
    或许,自己应当进一次皇宫,会会这位容贵人了
    假如自己的怀疑是对的,这么多年以来,荣贵人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这也是一个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