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23章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啊

第23章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啊

 热门推荐:
    知秋鼻孔朝天的样子立即就激怒了兜兜:“让堂堂王妃娘娘去给她一个侧妃治脚,得亏王爷想得出来,这不是欺负人嘛!”
    王妈在一旁也跟着插嘴:“就是啊,这哪合规矩?王妃娘娘绝对不能去。”
    冷清欢却一个字也没有反驳。只是微笑着看了知秋一眼,眸光清明,似乎洞察了她的心思一般:“这真的是王爷的意思?”
    知秋唇角挂着一抹讥讽:“那是自然。王爷将我家娘娘捧在手心里,见她受伤,心疼得不行,还请娘娘快些,免得王爷着急再怪罪下来。”
    冷清欢挽起袖子,并未多言,很痛快地就答应了:“好啊!”
    兜兜气不过:“小姐!”
    冷清欢摇摇头,低声道:“蛋腚。”
    兜兜看一眼知秋不可一世的嚣张模样,也逐渐领会过来,她一个丫头怎么敢在主子跟前摆谱?分明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故意激怒自家小姐。若是小姐赌气不去,她们主仆二人还不知道怎么在王爷跟前挑拨。
    她想明白了冷清琅与知秋的用心,更加替自家主子觉得憋屈,跟在冷清欢身后一起去了紫藤小筑。
    冷清琅抽噎着哭得梨花带雨:“那些胆大的奴才,肯定都是故意惊吓捉弄我的,就是想要看妾身的笑话。”
    慕容麒还坐在床边,无奈地安慰:“他们也是听本王的命令,你若是讨厌这些青蛙,本王就命人将它们全都打死,一个不剩,你总该解气了吧,不许哭了。”
    知秋走在前面,一撩帘儿便在脸上堆了笑:“王爷应当不用操心了,因为那些青蛙全都被王妃娘娘提了去,支起锅来要煮了吃呢。”
    冷清琅一听,忍不住就干呕了两声,然后瞪大了眼睛:“这些小生灵多无辜啊,姐姐怎么一直这样残忍,为了口舌之欲,什么都吃。”
    慕容麒喉结也艰难地滑动了一下,嫌弃地盯着冷清欢看了一眼,缓缓吐唇:“野人!”
    冷清欢提着食盒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慕容麒的话丝毫不以为意:“妹妹心疼这几只青蛙,却在这里撺掇王爷惩罚那些更无辜的奴才,我觉得自己比你略微善良了一点。”
    冷清琅一噎:“他们害我跌倒出糗,我不过是牢骚两句罢了,哪里忍心真的让他们受罚。”
    慕容麒从床边站起身来:“清琅脚受伤了,皮肉里还有碎渣,你要小心帮她清理仔细。”
    冷清欢眨眨眼睛:“记得王爷昨日还看不起我的医术?”
    慕容麒抿抿棱角分明的薄唇:“昨日你欠我的人情就一笔勾销了。”
    “成交。”冷清欢痛快拍板。
    慕容麒一愣,没想到冷清欢竟然这样痛快就答应下来。这个女人脾气又硬又倔,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冷清欢今日真的积极,因为,她原本就是来幸灾乐祸的。这么好的机会啊,要是只能最后看一眼被裹成粽子的脚,那多没趣。
    冷清欢自己动手搬个绣墩,大马金刀地往床边一坐,撩开了冷清琅脚上遮着的帕子。
    兜兜在一旁干着急,这若是传扬出去,堂堂王妃竟然给侧妃治脚,那府里的奴才还不更加狗眼看人低?以后这府上哪能有主仆二人的一席之地?
    冷清琅得意地勾勾唇,与知秋对视一眼,还娇滴滴地冲着冷清欢撒娇:“我怕疼,姐姐可一定手下留情啊。”
    冷清欢一口应下,左右端详她的脚,并不急着动手,而是先展开了点评。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寸金莲啊。哎呀,这脚指头生生被掰折的啊,全都窝在脚底上,骨节变形,看一眼都觉得渗人。怎么还会有人觉得裹脚好看呢?简直变-tai。难怪妹妹会摔跤呢。”
    她絮絮叨叨地啰嗦。慕容麒也觉得好奇,忍不住扫了一眼。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三寸金莲,脚面还好看,白白嫩嫩,就像小馒头,但是脚趾全都如冷清欢所言,被生生掰折,窝进脚底,有一种令人心底生寒的畸形感受。
    尤其冷清琅的脚又被割伤,泛开伤口,红红白白的,令他不由自主就微蹙了剑眉。
    然后,他瞥了一眼冷清欢裙摆下面露出来的脚尖,穿着一双天青色软底缎面绣鞋,上面用白色丝线绣了一对捕蝶的白猫,边沿处缀了一圈细米珍珠,显得淡雅还带着一点俏皮。脚也周周正正,裹在纤尘不染的罗袜里,不大不小,瘦溜溜的,挺悦目。
    冷清琅不时偷瞥慕容麒的反应,羞恼地瞪了冷清欢一眼,又不敢发作,情不自禁地瑟缩了一下。
    金氏一直都说女子小脚好看,她也一度引以为傲,可是不知道为何,今日在冷清欢的目光注视之下,竟然生出一点自卑感来。
    冷清欢打开食盒,取出镊子与银针,比划了半天,又抬脸问:“这么多碎碴子,妹妹是怎么扎的啊?技术含量太高了。”
    “姐姐不觉得你问得太多了吗?”
    “多吗?”冷清欢理直气壮地胡说八道:“正所谓望闻问切,做大夫的,对于最基本的病因若是都不知道,如何下手医治?我总要知道你是怎么扎的,才能判断有没有扎进皮肉里看不见的。”
    冷清琅瞅一眼慕容麒,见他并未开口,忍着气恼将起因简单说了。
    冷清欢瞪圆了眼睛,一脸大惊小怪:“暖玉雕琢的鞋子?妹妹品味果然与众不同,怎么就能想起用玉雕琢鞋子呢?那玩意穿起来多累,闻所未闻,难怪那些下人们看这西洋景看得出神,连累妹妹摔倒。”
    这话说得带着一点暧昧味道,而且言外之意就是在说她在哗众取宠,冷清琅又做贼心虚,瞬间通红了耳根。
    “只是觉得新鲜,穿来试试,姐姐何必幸灾乐祸,专门跑来挖苦我?”
    冷清欢无辜地眨眨眼:“不是妹妹和王爷特意命人将我叫过来的吗?否则我这个时候,正在院子里吃泡椒田鸡呢。”
    冷清琅恨得牙疼,可是当着慕容麒的面又不敢嚣张,泪盈于睫,娇滴滴地说了一句:“王爷,妾身好疼啊。”
    慕容麒冷声催促冷清欢:“你的话有点太多了!”
    冷清欢摇头叹息,微勾的唇角带着一抹阴险:“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啊。罢了,我这就给妹妹治伤。”
    说完又从食盒里摸出一把放大镜,凑在冷清欢的脚跟前,放大了看:“哎呀,简直太恶心了,看这,看这,还有这,这都是什么啊?妹妹这是多长时间没有洗脚了,这脚缝里这么多泥垢。不行,看来我要先消毒。否则万一给你治到一半,我实在忍不住吐出来了怎么办?”
    语气夸张,啧啧惊叹,一旁板着脸的慕容麒也被吸引,忍不住侧目,好奇地瞄了一眼。
    放大镜显示下的伤口更加惨不忍睹,他只扫了一眼,就赶紧扭过脸去,眉头皱得更紧,显而易见的嫌弃。
    冷清琅终于羞恼得发作出来:“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冷清欢还真的就是故意的,但是脸上还是无辜的,理直气壮:“你这伤口里混杂了太多碎末,不放大了看怎么清理干净?”
    冷清琅原本是想借此羞辱冷清欢,杀杀她的锐气,没想到丝毫没有讨到便宜,反而被她一顿奚落挖苦,一撩锦被盖上了脚:“我不治了。”
    冷清欢从善如流地起身,冲着慕容麒摊摊手:“我这妹妹脸皮儿太薄,这种事情要不还是王爷您亲自来吧?您一向怜香惜玉,相信妹妹肯定感动到哭的。”
    顺手就将手里的放大镜往他手里塞,慕容麒后退两步,如避蛇蝎。
    冷清欢觉得,这男人果真都是大猪蹄子啊,他喜欢冷清琅喜欢得要死要活的,可是关键时刻见真心,冷清琅脚受了伤,他袖手旁观,一脸的冷漠也就罢了,怎么还嫌弃上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