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67章 不如,我们和解吧?

第67章 不如,我们和解吧?

 热门推荐:
    回王府的路上,有点颠簸,车马缓行,泥泞的官道上并没有多少行人。
    冷清欢坐在马车里,慕容麒仍旧是骑马,从车前经过的时候,冷清欢撩开车帘,探出半个身子来,趴在车窗上,仰脸望着马上的慕容麒。
    已经是将近黄昏,阳光柔柔的,很软,轻巧地洒落在慕容麒的身上,他英俊不凡的侧颜褪去冷硬,多了一份柔和。披肩的墨发上细碎的暖阳跳跃,清风扬起,有金光从头发的缝隙里偶尔闪耀一下。
    “喂,适才我去烧茶的时候,哥哥与你说了什么?”
    慕容麒身板挺得笔直,稳当当地骑在马背上,就如劲松一般。听到她的问话,看也不看她一眼:“你在跟谁说话?”
    “你啊!”
    “本王不叫喂。”
    敢情还会挑理儿,冷清欢歪着头想了想:“尊贵的麒王爷。”
    对于这个称呼,慕容麒还是不满意,但是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听冷清欢怎么叫他。
    “你哥哥说,你小的时候三四岁了还尿床,所以很笨,让我别介意,多担待。”
    “呸,”冷清欢啐了一声:“胡说八道,你才尿床呢。”
    “你又不跟本王睡一张床,你怎么知道?”慕容麒扭过脸,有些促狭地望着她。
    冷清欢突然就红了脸,从脸颊红到耳朵根。
    她正侧着身子,慕容麒看到,柔软的夕阳下,那抹红晕就像是晚霞,迅速地氤氲开,小巧而又晶莹的耳垂也变成了胭脂的色泽,透着亮光,就像是玉髓雕琢而成。
    而且,她没有耳洞,上面细细的绒毛此时也因为这光泽变得醒目了一些,十分可爱。
    一时间,他竟然看得呆了,有一种叫做怦然心动的感觉在心底炸开,迅速泛滥。
    冷清欢气得一甩帘子,缩回头去:“狗嘴吐不出象牙。”
    慕容麒这才放肆地勾勾唇角,遮掩不住的笑意:“本王忘了,你如今的确是睡在本王的床上。”
    冷清欢鼻端轻哼了一声,闷闷地道:“就知道,你们两人故意将我支开,肯定是没有好事。”
    “本王让你大哥安心备考,其他所有事情全都交给本王处理,这算不算好事?
    这就是说,慕容麒真的答应了。冷清欢又重新撩开帘,趴在车窗上,将下巴拄着手背,浓密卷翘的睫毛就像是清晨栖息在枝头的彩蝶,轻盈地振了振翅膀。
    “还有说好的保密,谁也不许说。”
    慕容麒已经隐约猜度出来了她们兄妹二人在相府里的处境,肯定是有难言之隐:“你哥哥说用他的表字:云涧。”
    冷清欢悠悠地望向远方,眸中充满了期盼:“哥哥身子不好,功课又荒废了这么久,不知道,能否得偿所愿。”
    慕容麒想起他枕边的那根锋利的锥子,笃定地道:“本王还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冷清欢不屑地打量了他一眼,想想他那垃圾眼神,轻巧地吐出两个字:“未必。”
    慕容麒耳朵灵,听了一个清楚,抿抿唇:“上两次的事情是我误会你,这次算作补偿,你我扯平,不许再翻腾旧账。”
    她冷清琅犯下的过错,你却上赶着来弥补,还真是任劳任怨。可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得宠吧,只要有男人护着,可以为所欲为,无法无天,反正有人在背后帮着收拾烂摊子。
    撒娇的女人最好命,这个是自己羡慕不来,同样也学不来的。慕容麒算是一个好丈夫,只可惜,不属于自己。
    冷清欢忽闪忽闪眼睛,抬起脸来,望着慕容麒:“不如,我们和解吧?”
    慕容麒扭过脸,居高临下,正好望进她隐含着期望的眸子里:“和解?”
    “对啊,哥哥以后会是你麒王殿下的左膀右臂,难道我们还要水火不容,一直势不两立么?你厌憎我,归根结底不过是因为我占了你的冷清琅的位子。
    以后我有了哥哥做依靠,我是迟早要离开麒王府的,我也不可能跟你的冷清琅争风吃醋,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我们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所以,我们和解吧,哪怕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相处,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非要相互伤害呢?”
    慕容麒清冷地移开了目光:“你不要忘了,是你对不起我在先。”
    咳咳,这个问题,冷清欢是真的欲哭无泪,你当我想么?我好好的一颗白菜被一头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猪给拱了,最冤的还是我啊。
    不过按照这古代人的视角来看,自己给皇家戴绿帽,的确是罪大恶极的,慕容麒是放了自己一马,没有为了和离出卖自己,也挺够义气。算了,就低头认输一次好了。
    她瘪瘪嘴:“刚说好不许翻旧账的,假如你以平常心来看我,将我当做路人甲,就不会觉得我对不起你了。”
    慕容麒轻哼:“第一次见做了亏心事还这样振振有词的。”
    “我今天心情好,不与你吵架,你说什么都对。”
    “只要你不为难清琅,本王也绝对不会为难你。”
    冷清欢又一时气结,她觉得自己与慕容麒想要保持心平气和地说话并不容易,一开口就想冒火,飚高音。
    是我虐待她吗?是她妈的闲着没事上赶着到我跟前找虐好不好?
    “那就请麒王爷转告冷清琅,整个王府她愿意怎样撒野都行,但是只要我还在王府,朝天阙那是我的地盘,井水不犯河水,千万不要再跑去朝天阙招惹我。像今日那般不闻不问不搭理,已经是我的底线,下次可绝对没有这样幸运。”
    “唰”的一声,车窗帘又拉了下来。
    慕容麒也轻哼一声,有点憋屈:“朝天阙那是本王的。”
    马车里没有了声音,慕容麒默然片刻,又出声问道:“适才,你哥哥说,你原本并不会医术,就连煎药都不懂。”
    冷清欢使劲深呼吸,顺了顺心口。这段路有点颠簸,该死的孕期反应又上来了,酸水一个劲儿地往上顶。她使劲儿咬着牙根,不让自己吐出来。
    “这个问题重要吗?”
    “很重要!”
    慕容麒斩钉截铁,想起上次在茶舍里自己对她的猜疑,甚至有点心急知道答案。假如真的像是冷清鹤所说的那般,她是大难不死之后,突然就莫名拥有的灵性,自己心里一直耿耿于怀的合欢香之事,也就是误会了。
    那雨夜的合欢香,难道另有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