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76章 刀可以挡,艳福不能抢

第76章 刀可以挡,艳福不能抢

 热门推荐:
    最后被落下的往往是看热闹的。
    冷清欢心满意足地伸个懒腰,瞅一眼屋子里,于副将正抻着脖子好奇地往外瞅。
    她走进去,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适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于副将缩回脑袋:“我不知道啊,我昏过去了,一睁眼你们就都在这里吵起来了。”
    冷清欢“嘿嘿”地笑:“不说实话?要不要我给你再在屁股上打一针?”
    于副将啥都不怕,就怕往屁股上扎针,疼倒是不疼,臊死个大老爷们。一听冷清欢这样说,顿时就弃械投降。
    “我说还不成么?这药的确就是赵妈下的。不过知秋好像早就有准备,趁着赵妈伺候我吃饭,偷着将鸡汤倒了,就留了一点根儿。”
    “你看到了?”
    “可不,自从你那天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每天心惊胆战,觉都不敢睡。侧妃娘娘的人一进门,我神经都绷起来了。”
    “你也没有吃那鸡汤?”
    “赵妈眼巴巴地盯着我,我能不吃吗?这不是你给我留了七步断肠散嘛,我就悄悄地吃了,想以死明志的。”
    那日里,原本只是一句玩笑,但是冷清欢知道,冷清琅既然有这样的打算,就肯定会不择手段。若是于副将不乐意,哪怕是制造机会,也要将知秋强塞进于副将的怀里。而于副将又是她不敢得罪的,背后也只能使些阴损的手腕。
    就像是今日之事,若非是知秋警惕,提前留了一手,赵妈一走,收拾干净了所有的碗筷,那就是死无对证,冷清琅的关系撇得干干净净。
    于副将即便是真的有什么怀疑,应当也只是怨恨知秋不要脸。
    所以,那天半开玩笑,冷清欢交给了于副将一粒清心丸,有备无患,没想到竟然果真派上了用场。
    “然后呢?王爷就来了?”
    “自然没有那么简单。”于副将探头瞅瞅外间,努努嘴:“然后那小子悄眯地进来,将知秋抱上我的床,这才掩上门出去。他一走,知秋就立即起来,翻身下了床。我就一动不动地装睡,没敢吱声。”
    冷清欢眯着眼睛:“就说这个知秋不简单,没想到竟然将慕容麒给套路了。慕容麒是吃了一个哑巴亏,难怪刚才脸色那么难看。刚才你怎么不揭穿知秋的把戏?”
    “开什么玩笑,我若是说自己没有昏迷,那别人岂不误会我将知秋也看光光了吗?侧妃娘娘赖上我怎么办?”
    冷清欢轻哼一声:“还以为你对慕容麒肝胆相照呢,没想到,那是没到真格的时候。”
    “刀枪可以挡,这艳福还是不要抢了。若是我今儿中招了,王爷推门进来,看到我俩抱在一起,躺在床上,我这老脸还要不?我今儿才发现啊,女人就是麻烦,女人多了更麻烦,我这一辈子就算是飞黄腾达也从一而终,绝不三妻四妾。”
    可怜的娃啊。
    冷清欢只能昧着良心安慰:“其实吧,这世间好白菜多的是,不过你家王爷眼瞎,自己愿意往碗里捡烂菜叶子,一堆糟心事活该。”
    于副将终于忍不住,有些话实在不吐不快:“那王妃娘娘竟然还周助为虐,让王爷收了知秋那个丫头。您就不怕给自己添堵么?”
    冷清欢深沉地叹口气:“我也不想啊,谁让你家王爷风流多情,人见人爱呢?”
    “我家王爷风流?”于副将哈哈大笑,伤口一抽,差点岔气,“哎吆哎吆”地直叫唤。
    “我几乎是形影不离地跟着我家王爷一块长大的,我家王爷向来洁身自好。就连只母蚊子都不让近身,更不用说女人了,只怕现在还是个雏儿呢。当初惠妃娘娘给他赐了两个娇滴滴的通房丫头,都被他指派去马厩里喂了两年马。
    这些年里,每次凯旋回京,上京城的大姑娘小媳妇围在街边,看着他长街策马,多少人相思成疾。又有多少官员上赶着将自家女儿嫁进麒王府,五花八门的偶遇,各种层出不穷的手段多了去了,王爷何曾正眼瞧过谁?”
    冷清欢觉得,于副将跟自己所说的慕容麒压根就不是一个人。第一次见面,他搂着冷清琅,那色眯眯的小眼神一个劲儿地往人家领口里面钻,十足十的登徒子。
    有些话,还是听听就好,当不得真。
    不过这厮招蜂引蝶是真的,也难怪这么狂妄,老是觉得自己对他有企图,死皮赖脸。
    那个拿了冷清琅的好处,算计于副将的士-兵,于副将并没有揭破,也不让冷清欢插手,他说,要等自己好起来,再亲自打得他满地找牙。
    知秋的事情在府里传扬了起来。
    王府里原本主子少,闲事也少,自从冷清欢与冷清琅二人进门,这热闹就不断。知秋的丑事更刺激。下人们私下里津津乐道,全都拭目以待,看看慕容麒要怎么处置知秋。
    慕容麒憋了一肚子的火,不知道往哪里发。处置知秋,简单粗暴,直接让管家将她发落出去就完了,也能起到杀鸡儆猴的震慑作用。冷清琅那里,再给她挑选两个机灵的丫头就成。
    事情发展到后来,他也不确定自己究竟是被知秋算计了,还是被冷清琅算计了。这些他并不是十分往心里去,他窝火的是冷清欢对待此事的态度。
    被这个可恶的女人看了热闹幸灾乐祸也就罢了,还火上浇油,是不是自己将知秋宠上天,她也丝毫不以为意,还加油呐喊助威?
    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到了下半晌的时候,冷清琅哭得眼皮子红肿,过来找他了,身后跟着知秋,一进门就都跪了下来,向着慕容麒请罪。
    “妾身原本只是好意,派遣知秋过去照顾于副将,谁知道竟然出了这桩丑事,妾身管教下人不够严格,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请王爷恕罪。”
    慕容麒只瞧了她一眼,并未说话。
    冷清琅忐忑地抬起脸:“适才妾身回了紫藤小筑,就追问过底下的下人,方才知道,是院子里的丫头丁香,以为那鸡汤是给我煲的,所以按照惯例,在里面加了安神休眠的药。
    赵妈并不知情,端了去给知秋吃,这才造成今日的误会。这一切全都是妾身的错,知秋也是受了委屈。王爷要责罚的话,就责罚我吧。”
    慕容麒眸光闪了闪,对于冷清琅的话明显是将信将疑。普通的安神药材压根就不会出现知秋所说的症状,清琅这是顾念着主仆情深,所以想替她们周全,将责任全都推到别的丫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