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77章 通房丫头

第77章 通房丫头

 热门推荐:
    慕容麒这样想,也就不想继续深究下去,反正知秋与赵妈究竟谁对谁错,只要她们的主子心知肚明就好。
    他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起来吧,此事你自己看着处置就好。”
    冷清琅从地上站起身,望着知秋,轻轻地咬了咬唇瓣:“知秋跟了我这么多年,适才一时间恨铁不成钢,的确是气恼了一些,但是念在多年的情分上,我这个做主子的,还是想给她一个好的归宿。
    若是王爷真的答应了,我就在紫藤小筑收拾出两间房,让知秋做个通房吧?我们也好朝夕相见,做个伴儿,不劳姐姐受累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冷清琅泪珠子就一直不断,一副伤心而又强装大度的样子。
    慕容麒想起冷清欢适才的幸灾乐祸,一时心里怄气,竟然点头答应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冷清琅原本还存了一点试探的心思,盼着慕容麒坚定地拒绝,然后痛快地将知秋打发了,谁知道他竟然顺水推舟答应了。这令她瞬间柔肠寸断,哭得更加委屈。
    自己这侧妃还没有承宠,竟然通房丫头都安排下了,这不是要被人耻笑么?
    让他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恩爱,她压根做不到。是赵妈在跟前一直劝,说与其让冷清欢安排知秋的去处,倒是不如先下手为强,一方面彰显自己的贤惠,另一方面,将知秋圈在自己跟前,王爷来紫藤小筑的几率就大,也是一种争宠的手段。
    就比如说金氏身子不方便的时候,就将自己身边伺候的丫头推给了冷相,后来生下四小姐,抬举做了四姨娘。对金氏就是言听计从。
    她一时间也没有别的计较,怀揣着侥幸来,慕容麒非但没有哄她,没有推拒,还一副正中下怀的样子,顿时失魂落魄。
    知秋跪在地上,心里暗喜,慌忙磕头谢恩。
    慕容麒看也不看她一眼:“若是谢恩,你应当去朝天阙谢谢王妃娘娘。她好歹也是名义上的主子,后院里添了人,应当去给她磕一个头。”
    冷清琅想反驳,聪明地咽下了后面的话。
    现在这个关头,实在不是自己逞强的好时候。
    从慕容麒的书房里出来,冷清琅气急败坏地回了紫藤小筑,命人收拾出来两间偏房,让知秋盘了头,成为了名义上的通房丫头。
    关于那一日发生的事情,冷清琅后来又盘问过知秋,知秋只一口咬定,自己吃了鸡汤之后,就打了一个盹,然后被热醒了,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就全都知道了。
    冷清琅没说信,也没说不信,只是望着她的目光有点遮掩不住的恨意。
    知秋从小伺候她,她的一个细微表情,知秋就能猜透她的心思。
    知秋想,对于冷清琅,自己日后即便像一条狗一样忠心耿耿,她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信任自己了。
    所以,她必须要想方设法地让自己在慕容麒跟前得宠。虽然,可能永远都不可能超越冷清琅,但是也算是有一个靠山。
    征求了冷清琅的同意,她去给冷清欢磕头。
    冷清欢心情特别好,看着她笑眯眯的。
    “换了小丫头的装束,就是不一样。以前我们就都说,你是个美人坯子。”
    知秋一改以前的嚣张,今日低眉敛目,十分恭顺:“多谢王妃娘娘抬举。”
    冷清欢从发髻上摸下一支点翠花钿,由兜兜送给她:“你也是知道的,我这个王妃当得寒酸,这贺礼有点拿不出手。”
    这点翠花钿做工精细,尤其是上面翠鸟的翠羽,一根根纤毫毕现,流光溢彩,也是很珍贵的。知秋握在手里,再次谢恩。
    冷清欢这才笑盈盈地问道:“那日里,暗中算计你的那个侍卫如今还在于副将跟前伺候着呢,我暂时没有发落他。你说,直接杖毙了,会不会太残忍?”
    知秋身子一颤,顿时有些慌乱:“奴婢不明白王妃娘娘的意思。”
    “真的不明白,还是装糊涂?”冷清欢面上笑意更浓:“他竟敢趁着你装晕的时候,将你抱上于副将的病床。如今想想都后怕,若是王爷推门看到那副场景,是替你做主,将你指给于副将呢,还是觉得你用心叵测,在想方设法地勾-引自己属下,然后治你的罪呢?”
    知秋顿时就觉得后脊梁上冒出一股冷汗,慌乱地抬眼看了她一眼,就觉得她一双清朗的眸子,好像是洞穿人心的明镜,自己所有的心思全都在她眼前无所遁形。
    这样隐秘的事情,她怎么会知道呢?
    她不敢直视冷清欢,低垂下头:“王妃娘娘明鉴,知秋的确是受了别人算计,知秋冤枉。”
    “中了别人算计是真,但是你却一点都不冤枉。若是王爷知道,你倒掉了鸡汤,压根就没有喝,而是将计就计,故意算计他。也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知秋是彻底地慌了,她果然是全都知道,就像这一切都是她谋划的一样。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怎么可能会是相府里那个忍气吞声的冷清欢呢?自己原本从未将她放在眼里,今天却栽在了她的手上,被掌控了把柄。自己的生死,也就是她一句话的事情。
    她跪伏在地上,前所未有的谦卑:“奴婢知罪,恳请王妃娘娘饶命。”
    “看把你吓的,当初刁难本王妃的本事与胆量都去了哪了?”冷清欢状似若无其事地道:“我既然在王爷跟前抬举了你,那就是欣赏你,怎么可能轻易要你的性命?”
    知秋诚惶诚恐:“王妃娘娘大人大量,饶过奴婢,奴婢日后断然不敢放肆,愿意听从王妃娘娘差遣。”
    冷清欢微微一笑,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而且这个丫头有胆量,敢赌,知道冷清琅靠不住的时候,敢将赌注压在自己身上。
    她轻巧地冲着知秋挥挥手:“回去吧,你那里我会帮衬着,至于造化就看你自己了。”
    知秋汗涔涔地退出去,最初还有些懊悔,不应当一时间冲动,这样快做出决定。毕竟,冷清欢不得王爷待见,在府里的地位摇摇欲坠,没准儿哪一天,就被驱逐出去了。
    可是很快,她看到了慕容麒,径直朝着朝天阙这里走过来,不由心弦一颤。冷清欢这样高明的手腕,冷清琅未必就能斗得过她。
    她向着慕容麒屈膝行礼,慕容麒顿住脚步,打量了她一眼,然后径直越过她,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