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79章 咋累不死你呢?

第79章 咋累不死你呢?

 热门推荐:
    紫藤小筑,丫鬟丁香急匆匆地跑进冷清琅的房间:“夫人,夫人,王爷向着咱们这里过来了。”
    冷清琅正慵懒地靠在榻上,闻言“噌”地起身,满脸惊喜:“王爷来了?快,快点给我梳洗,更衣。”
    赵妈一派从容,从衣箱里翻出一条轻薄滑腻的蚕丝常服:“梳洗做什么?打扮得一本正经好像要上朝似的,男人看了哪里会有兴致?快些换了这罗裙。”
    冷清琅一阵手忙脚乱,脱了身上有些皱巴巴的裙子,赵妈立即卷成一团,递给身后的小丫头,让她收捡起来。然后伺候冷清琅穿上新的常服。
    虽说不是薄如蝉翼,但是穿在身上,烛影之下,身子线条若隐若现,充满了诱惑。
    冷清琅一时间有点羞窘:“太透了。”
    赵妈一把抽掉她发髻上的金簪,如瀑秀发一泻而下,又添了一丝慵懒与娇媚:“就在榻上躺着,不用下地。”
    慕容麒已经昂首阔步地进了紫藤小筑,带着一身匆匆怒气。丁香慌忙屈膝行礼问安。
    “知秋呢?”慕容麒问道。
    丁香一愣,然后抬起手,指了指知秋的房间。
    慕容麒脚下一拐,毫不迟疑地推门而入。
    知秋没有想到,慕容麒竟然会来自己这里,愕然起身,抻抻身上的衣裳,有点手足无措。
    “王爷?”
    慕容麒在她门口顿住了脚步,有点犹豫,自己进还是不进。为什么最近经常会失去冷静,一时间头脑发热,跑到这个丫头房里来做什么?
    知秋一会儿的功夫就反应了过来,瞬间被欣喜淹没:“王爷请进,奴婢这里寒酸,委屈王爷了。”
    屋子里重新收拾过,干净整洁,就连雕花拔步床,还有被褥都是崭新的。冷清琅这面子功夫做得很好。
    慕容麒抬腿迈了进去。门在他身后严丝合缝地关上了,寂然无声。
    丁香瞅瞅主屋,撩帘进去,小心翼翼地回禀:“启禀夫人,王爷直接去了知秋的房间。”
    “什么?”冷清琅一愣,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狐狸精!”
    她从床榻上起身,就要往外冲,被赵妈一把拦住了:“夫人,您要做什么?”
    冷清琅恶狠狠地道:“我能做什么?我作为主子还没有承宠呢,能让她一个丫头捷足先登了?那以后,这王府里还有我的立足之地吗?”
    “夫人都明白的道理,王爷岂会不懂?”
    冷清琅一愣:“赵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妈低下头:“只怕王爷心里明镜似的,明白了昨日之事是老奴的过错,这是跟夫人您怄气呢,故意做给您看。您若是再去搅合,王爷肯定不高兴。”
    冷清琅慢慢地退回来,脸上有些颓丧:“如此说来,岂不是还是我输了?竟然被这丫头给摆了一道?”
    赵妈懊恼地认罪:“都是老奴一时疏忽。”
    冷清琅打消了兴师问罪的冲动,一屁股坐下,呆愣了许久,只觉得心如油煎,十分难熬。
    扭脸去问赵妈:“王爷走了吗?”
    赵妈摇摇头:“没走,而且,烛火熄了。”
    冷清琅整个人都弹跳起来:“我嫁进王府这么长时间,王爷都没有在我的屋里留宿过,竟然留在那个狐狸精的房间?”
    她急促地喘了两口气:“赵妈,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你去敲门去,就说,就说我晕倒了,病了!”
    赵妈站着没动地儿:“夫人,这样做不合适。”
    “都什么时候了,还管她合适不合适?他慕容麒若是不从她知秋的身上爬起来,我今儿就吊死在房梁上。”
    赵妈叹口气:“夫人这又是何苦,不是自讨没趣吗?”
    冷清琅紧咬着牙,嫉妒与恨意已经令她失去了理智:“让你去,你就去啊!啰嗦什么!”
    赵妈犹豫了一下,拗不过她,打开屋门出去,冷清琅在窗户根前,支棱着耳朵听。
    赵妈走到偏房跟前,小心翼翼地敲了两下门,没有动静。然后继续敲。
    里面传来知秋的声音:“谁?”
    “夫人晕倒了,知秋,夫人平日里服用的药你放在哪里了?”
    房门等了半晌也没有开,然后知秋隔着门回话:“王爷说,不能胡乱吃药,赵妈还是去请府里郎中来看一眼吧。”
    赵妈识相地没有再多说,扭身回来了。
    冷清琅气得嚎啕大哭。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不是故意羞辱我么?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一边嘤嘤地哭,一边哀怨地数落。
    知秋房间的门仍旧紧闭。
    后来,一直到后半夜,慕容麒也没有走。冷清琅数落得累了,困了,实在熬不住,身子一歪,带着一脸的眼泪睡了。
    第二天一睁眼,头晕晕沉沉,眼皮子也沉甸甸的,肿的像个核桃。
    知秋和赵妈都候在外面屋子里,听到动静,走进来。
    知秋手里端着水盆,走起路来哆哆嗦嗦,一脸的倦意。一看昨夜里就折腾得太累了。
    她湿了帕子过来,递给冷清琅:“小姐,擦把脸吧。”
    衣领一错,脖颈间隐约有欢好过的痕迹一闪。
    冷清琅紧盯着她,就像是一尾恶毒的响尾蛇:“王爷走了?”
    知秋点头:“走了。”
    “什么时候走的?”
    “天快亮的时候。”
    “累不?”
    知秋犹豫了一下,缓缓吐唇:“累。”
    冷清琅手里的帕子一把向着她脸上甩了过来:“咋累不死你呢?八百辈子没见过男人么?你看看你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摆给谁看呢?站在我跟前都站不住么?两条腿哆嗦什么?”
    知秋不敢还嘴,沉默着不说话。
    “我抬举你,你竟然这样忘恩负义,真是我瞎了眼睛了。早点怎么没看穿你这狐狸精的皮相呢?”
    冷清琅继续喋喋不休地骂,越骂越生气,恨不能上前划烂了她的脸。可是知秋现在已经是慕容麒的人,她投鼠忌器,又不敢下手,唯恐坏了在慕容麒心里的形象。
    她叫过赵妈:“知秋如今已经是王爷的人了,有些规矩需要教导着点。你原本在尚书府里就是有头脸的婆子,听说府里表姐妹们出嫁都是你在教导规矩。知秋就交给你了。”
    借刀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