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100章 你应该给慕容麒当娘

第100章 你应该给慕容麒当娘

 热门推荐:
    刚刚吃过中午饭,正想歇着,冷清瑶来了。
    摇着彩蝶穿花的团扇,倚在院门上,一副怡红楼的头牌架势,冷冷地望着冷清欢,讥讽一笑。
    “还以为,你在王府待不过七日,没想到,那冷清琅竟然不是你的对手,不得不跑回相府来搬救兵。”
    冷清欢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揭开盖在脸上的帕子,瞅着自家这个不讨人喜欢的三妹,讶异地挑眉:“搬什么救兵?”
    冷清瑶“呵呵”一笑:“揣着明白装糊涂,冷清琅特意传信给金姨娘,将你从王府接回来小住,不就是实在拿你没招了么?”
    冷清欢恍然大悟,难怪父亲会“想”自己,原来还是在为自家这二妹营造勾-引慕容麒的机会么?
    她重新用帕子遮了脸,漫不经心:“你这双眼睛倒是厉害。”
    冷清瑶嗤之以鼻:“这世上有几个像你这样笨的,攀高枝嫁进王府还要死要活的毁了自己前程,让冷清琅那个贱人得意。”
    冷清琅与她一向不对付,水火不容。
    “所以三妹上次才那般主动,莫非是想取而代之?”
    “是又怎么样?我敢作敢当。她冷清琅能宽衣解带谋一份前程,我又比她差到哪里去?”
    “差到对象没有选好。我和冷清琅都进了麒王府,父亲怎么可能再搭上一个女儿,他那张老脸不要了么?若是我没猜错,上次我们走了之后,你最少是被禁足了七日。”
    冷清瑶鼻端轻哼了一声,显然是被冷清欢说中了。
    “带我去王府,我帮你收拾冷清琅,怎么样?”
    冷清欢打了一个呵欠:“为了赶狼,放进来一只老虎?我傻么?”
    “我看得出来,你对王爷不上心。既然你不稀罕,为何不做个顺水人情?”
    这个冷清瑶啊,脑子里有坑,偶尔聪明偶尔糊涂。
    冷清欢被她闹腾得觉是睡不成了,坐起身来,认真地望着冷清瑶:“这世上好男人都死绝了么?你怎么就傻小子放羊认地儿了?”
    “因为,金氏肯定不会给我寻更好的亲事了。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不自己搏一搏?侧妃我也认了,只要不比冷清琅差。我咽不下这口气。”
    冷清欢微微一笑:“那你应当进宫做皇妃啊,给慕容麒他爹当媳妇儿。那样,比冷清琅和我还高上一辈儿呢。”
    冷清瑶咂摸咂摸嘴,竟然觉得冷清欢的这个提议其实也不错。惋惜地摇摇头。
    “我不过是个庶女,我有自知之明,封妃是不可能的。没准儿还是比冷清琅低上一头。”
    我靠,竟然还真的有过这种想法?这闺女脑袋上的坑不是一般的深。就为了和冷清琅赌一口气,就要嫁给一个糟老头子?她要是真的进了那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冷清欢冲着她一竖大拇指,大写的牛。
    “答应还是不答应,你倒是给一个准话!”冷清瑶不耐烦地催促。
    “答应你什么?”院子外有人压低了声音呵斥:“你父亲不是交代过,不让你过来打扰你姐姐休息吗?”
    冷清欢听出这声音来了,是冷清瑶的姨娘,那位被哥哥卖了求荣的薛氏。
    薛氏听到丫头回禀,说自家女儿又跑来冷清欢这里找茬儿来了,不由大惊失色,毕竟冷清欢已经今非昔比,这个小祖宗这是不想好了吗?
    她一路跑得是气喘吁吁,打断了冷清瑶的话,然后给冷清欢行了一个大礼。
    “王妃娘娘恕罪,清瑶这孩子疯疯癫癫的不懂事,您别跟她一般见识。”
    在冷清欢的印象里,这个薛氏倒勉强是个明白人,就是也争强好胜,所以跟金氏结怨蛮深。
    她的心里有一根心弦被轻轻地拨动,眼前一亮:“三妹快人快语,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会不知道?我们正在这里商议她的婚姻大事呢。”
    薛氏狠狠地剜了冷清瑶一眼:“这么大的闺女了,真不害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你自己一个没出阁的姑娘家自己议论的吗?”
    冷清瑶不服气:“那也要你能做得了主!”
    “你......”薛氏气哼哼地一抬手:“丢人现眼,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冷清瑶重重地“哼”了一声,扭身走了。
    薛氏有点尴尬。冷清欢吩咐兜兜:“赐座。”
    薛氏顿时有些受宠若惊:“王妃娘娘跟前,哪里有贱婢的座位,站着就好。”
    以前自己在闺中的时候,可没有这样客气过。果真,权势是个好东西。
    冷清欢挑眉:“闲话家常而已,不必客气。”
    薛氏在下首处侧着身子坐了。
    “三妹马上也到了议亲的年纪了。”
    薛氏对于自家女儿的脾性是心知肚明,诚惶诚恐地道:“清瑶不懂事,上次冒犯了王妃娘娘,我已经训斥过她了。”
    “若是真的为了她好,其实三妹爽直但是争强好胜的性子不适合勾心斗角。”
    “谁说不是呢。”薛氏轻叹一口气:“可惜啊,她不听我的劝,你父亲那里我也当不得家。将来寻个什么样的婆家还不是相爷与金氏说了算。”
    冷清欢漫不经心地摩挲着竹椅的扶手:“假如,你能当得了这个相府的家呢?”
    薛氏身子一震,然后干笑着摇头:“大小姐玩笑了,妾身想都不敢想。”
    冷清欢挑眉:“真的?”
    薛氏就觉得,她看似轻描淡写的口吻,却带着利刃一般锋利的探知,令她的一点野心无所遁形。
    “我膝下只有清瑶这一个女儿,没有这个福分,唯一的念想就是她能嫁个称心如意的人家,我老了有个依靠就行了。”
    “金氏永远也不可能被扶正,这是太后当年的意思。你兄长如今在大理寺也顺风顺水,背后有依靠,不是不可能。若是说子嗣,我哥哥才是府上嫡长子。”
    薛氏心里激动得直叫嚣,偏生还要装出一脸的云淡风轻。野心谁没有呢?毕竟这些年里,自己受金氏打压受得够够的了。冷清瑶迫不及待地想要高冷清琅一头,她何尝不想压制住金氏呢?
    冷清欢这话,无疑就是给她画了一个大饼,听着就令人垂涎。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大小姐是个明白人,贱婢也跟您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妾身的确就是看不惯金氏那心狠手辣的做派,哪怕是四姨娘,别看是金氏的陪嫁丫头,表面上对着金氏恭恭敬敬的,谁知道背地里怎么骂她呢。
    可惜,贱婢我也有自知之明,这相府里金氏根深蒂固,一手遮天,谁也取代不了。”
    这后半句话就是在试探冷清欢。她不可能无缘无故与自己提起这个话题,肯定手里有什么金刚钻!
    冷清欢微微一笑:“假如,我能让金氏永远翻不了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