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104章 给王爷检查身体

第104章 给王爷检查身体

 热门推荐:
    慕容麒看也不看他一眼:“本王的王妃已经在府上住了两日了吧?”
    准确地算下来,其实也就一天半。冷相想提醒一句,可是不敢,只能点头:“是的。”
    “那冷相打算让她住到什么时候?”
    冷相不敢冒冒失失地回答,说得时间长了还是短了好呢?
    “小女她,她可能是还想多住两日。”
    慕容麒面色一沉:“看来相府是比我王府要自在了。”
    “不不,”冷相一口否认:“下官对于教导小女的问题上,从来不敢松懈,一直都不忘教诲她。”
    慕容麒不易觉察地咬了咬牙根:“那,本王什么时候才能接她回府?”
    冷相猛然抬头,打了半天太极,感情这位爷是想媳妇了,迫不及待地想要接媳妇回家啊。
    他擦擦头上冒出来的冷汗,感觉这位爷比皇上都难伺候。最起码,自己在朝为官久了,皇帝的一个眼神,他就能揣摩出用意。而这位爷性情捉摸不定,喜怒无常,最主要的是这张一成不变的棺材脸,令人不敢直视的眼神,实在不好对付。
    难道,冷清欢所说的,麒王爷娇惯着她,这句话是真的?
    前脚刚走了一天半,后脚就追上门来,这实在不像是麒王爷的风格啊。
    “随时都可以啊,适才下官就想派车送王妃娘娘回府的。”
    “她不愿意回去?”慕容麒眉毛一挑。
    金氏接过话来:“是的,王妃娘娘不愿意回王府。”
    慕容麒微微眯了眯眼睛,有怒气一闪而过,清冷地道:“无妨,本王亲自去请她。”
    这话令冷相眼皮子一哆嗦,觉得麒王爷的这宠溺有点渗人,怎么感觉好像带了杀气似的呢?
    他可不敢拦着,慌忙命下人头前带路,带着慕容麒前去冷清欢的院子。
    冷清欢现在的小日子是真的美儿。
    什么叫奴仆环绕?什么叫众星捧月?什么叫团宠?就是现在了。
    上午主动给府里几位大妈免费义诊,被这些大妈将自己的医术传得神乎其神。下午,这座小院就一直蛮热闹。
    人吃五谷杂粮,谁没有个头疼脑热,尤其是略微上了一点年岁的,得了病没钱医治,就靠硬抗,拖得久了疑难杂症就多。这些下人听闻王妃娘娘医术好,没架子,还免费施药,就搜肠刮肚地找由头过来。
    有搬着花的,有端着茶的,也有过来主动找活干的,最终都是为了巴结冷清欢看病的。
    慕容麒过来的时候,恰好府上一名粗使杂役烧热咳嗽了两三日,得了肺炎,被一位婆子撺掇着来看诊。
    冷清欢将听诊器搁在他的胸口,歪着脑袋听得全神贯注。
    慕容麒觉得,那架势像极了投怀送抱,只消身子再往前一丢丢,可能就扎进对方的怀里了。
    他不悦地轻咳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相当有震撼力,众人齐刷刷地跪倒一片。战战兢兢地不敢抬头。
    王妃娘娘没架子,不代表这位战神王爷平易近人。这一身草菅人命的气势,逼得那位杂役顿时冒了一身冷汗,觉得自己已经不药自愈,不再烧热了。
    冷清欢见到慕容麒也是相当地惊讶,她觉得最近的麒王爷有点清闲,怎么跑到相府里来了?难不成自家老爹想完了自己又想女婿了?
    慕容麒缓缓扫视众人一眼:“难怪本王的王妃如此乐不思蜀,原来,竟是这样忙碌。”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啊,这位麒王爷的语气里带着冷嘲热讽,一点也没有给自己留面子。
    冷清欢眨眨眼睛:“麒王爷,我刚刚回来一天啊。”
    慕容麒淡淡地纠正道:“昨天加上今天,应当是两天。”
    冷清欢认真地望着他:“所以呢?王爷亲自前来,可是有什么指教?”
    慕容麒微微眯起眼睛:“听说王妃睡觉认床,回府之后歇息得不太好,所以本王亲自前来接你回府。”
    认床?我特么的前天半夜里是被谁从床上拽下来,然后赶出去的?
    冷清欢干巴巴地笑:“还好,相府的床我已经睡了好几年了。”
    慕容麒走到近前,压低了声音:“跟本王回府,还是本王留下来,任选其一。”
    这是选择题吗?这是送分题。
    冷清欢吩咐兜兜:“收拾东西,回王府。”
    慕容麒微微一笑:“本王在外面马车上等你,记得,要快。”
    冷清欢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冷战,因为,她从慕容麒的话里听出了危险。这厮怎么可能好端端的跑来接自己回府,他怕是巴不得自己永远消失。
    前途未卜,自求多福啊。
    慕容麒转身就出了相府。相府里的仆人私下里全都窃窃议论:“王爷与王妃娘娘真是鹣鲽情深啊,王妃娘娘不过是归省了一日,王爷竟然就迫不及待地登门接回去了。可见,传言有误。”
    欲哭无泪的冷清欢委屈哒哒地与冷相道别,然后上了马车。兜兜挎着小包袱,坐在车前,同样是美滋滋的,与有荣焉。
    从冷清欢放下车帘,马车启程的那一刻,车厢里的温度骤降,就立即变了天。
    慕容麒抿抿薄唇,使劲隐忍了怒气,端坐在车厢里,一言不发。
    冷清欢识相地蜷缩在车厢角落里,用夜观星象的严谨态度小心翼翼地看了慕容麒的脸一眼,自己究竟是犯下了什么过错吗?最近自己都很老实啊,除了往他住房里送臭豆腐,可这已经翻篇了不是?
    还是,适才自己替府上下人看诊,他误会了?
    冷清欢不得不主动开口解释:“刚才,我是在诊病。”
    “是吗?”慕容麒冷冷地挑眉:“不过咳嗽两声而已,至于又摸又捏,将头都扎进人家怀里?本王不要面子么?”
    这个小心眼的男人,服了you。
    冷清欢从一旁行礼里翻出听诊器:“我只是听他肺部有没有杂音。不信,你自己听。”
    跪起身来,就将滑腻的小手探进了慕容麒的衣服,然后将耳塞塞进他的耳朵里。
    慕容麒身子一僵,就感到冷清欢的指尖从自己胸口位置滑过,将一个冷冰冰的物件紧贴在自己心口,撩拨得胸腔里就像是闯进了一头麋鹿,左冲右撞。
    然后,耳朵里,“咚咚”的声音响得十分急促,犹如冲锋的鼓声。他吓了一跳,方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心跳声。
    自己紧张什么?心慌什么?
    就好像,被冷清欢参透了自己的心思,他有些羞恼,一把将她的手挡开了。
    “离本王远点!”
    冷清欢见自己好心解释,反倒讨了一个没趣,撇撇嘴,老老实实地找角落缩着去了。
    好不容易熬到王府,马车一停,冷清欢就麻溜地起身,打算逃之夭夭。好奇害死猫,至于慕容麒为什么突然发神经,为什么那么大的怒气,这些都不重要了。自己也不想知道。
    慕容麒却是快她一步,长腿一撩,先下了马车,然后背身拽着她的手腕,将她直接扛在了肩上,不顾她的挣扎,阔步进了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