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112章 人参盒里掉出只王八

第112章 人参盒里掉出只王八

 热门推荐:
    继续留下来也是自取其辱,冷清琅瞅一眼慕容麒冰冷的眼神,哪里还敢开口要他陪自己去尚书府?
    低头抹了一把眼泪:“今日是我打扰了姐姐雅兴,是清琅不该自作多情。清琅走就是了。”
    转身下楼,支棱着耳朵听,慕容麒并没有跟着自己出来,应当是继续吃酒去了。心里更加难受,犹如针扎一般,愤懑,恼怒,嫉恨,令她对冷清欢更加恨之入骨。
    马车就停在浮生阁门口,她上了马车,恨声吩咐车夫:“去尚书府!”
    尚书府的老太爷早年就在朝为官,门生遍地,而吏部又是六部之首,巴结者众多,所以这寿宴相当隆重。
    冷清琅一下马车,就见到了金氏,上前拽着她的手,向着来路张望:“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王爷呢?怎么来得这样晚,宾客都快到齐了。”
    冷清琅恨声道:“不要提他!”
    金氏不由就是一愣:“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怄气呢?看你这脸色就不好看。”
    “被冷清欢那个狐狸精勾-引了去。”
    “怎么可能?冷清欢不干不净的,有哪个男人能接受得了这种女人?”
    “提起来就是一肚子气。时辰不早,我先去给外公拜寿。回头再细说,还要姨娘给拿一个主意。”
    金氏点头:“也好,听说今日就连太子和二皇子都来了,太子贺礼可是一株罕见的桃粉珊瑚,上面镶嵌了三十六颗夜明珠,价值连城。可见也是有拉拢尚书府的意思。
    虽说你嫁给了麒王不假,但是你也别忘了,这尚书府里还有几个云英未嫁的表姐妹呢。上次你二表哥又得罪了麒王,你舅父未必就站队在你身后。
    你若是能讨了你外祖父欢心,麒王那里,肯定也要领你的情,你才有跟冷清欢抗衡的本事。”
    冷清琅深吸一口气:“姨娘尽管放心,麒王给外祖父准备的寿礼可一点也不吝啬,就这一支千年人参,乃是宫里赏赐下来的贡品,关键时刻可能救人一命,稀世难求,一定能入了外祖父的心坎。”
    冷清琅深吸一口气,努力在脸上堆了笑,亲手捧了那人参礼盒入内拜寿。金氏朝着她身后的赵妈暗中使了一个眼色,到一旁问话。
    冷清琅是金家出去的女子里嫁得最好的,所以一进门,就众星捧月一般,许多人瞩目。
    她上前磕了头,将慕容麒给特意准备的千年人参捧上前,有心在人前炫耀一番。
    “外公,适才军营里有要紧的公务,王爷不得不半路赶往军营了。这是他特意给您准备的千年参王,都已经化形了,可以延年益寿,养神健体。给您老过目......”
    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盒子。
    许多人全都翘首以望。
    听说,已经化形的人参很是狡猾,可以变幻成娃娃,漫山遍野地跑,是会土遁之法的,即便是你见了,未必就能挖到。
    只有有经验的、眼光独到的参农,能一眼瞅出它的原形,趁它不备,用红线拴紧了,导着红线才能找到它真正的藏身之处。传闻吃了可以长生不老,修成神仙。
    麒王爷竟然送上这么贵重的寿礼,可见对这位侧妃娘娘是真的宠爱,对尚书府,也有拉拢之意。
    一时间堂中宾客许多人全都屏息凝神,抻长了脖子长见识。
    的确是涨了见识了,一时间鸦雀无声,众人诧异地面面相觑。
    冷清琅见大家面色奇怪,自己循着他们的目光往盒子里看了一眼,吓得手一抖,一个圆乎乎的东西“啪”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在地上转了好几个圈,方才定住。
    竟然是一只黑不溜秋的乌龟!身上花里胡哨地沾满了墨汁。
    再瞅瞅礼盒里,上面红线拴着的老山参上也是一层黑墨,面目全非。
    这里面怎么会有一只乌龟?冷清琅自己也懵了。
    慕容麒总不至于这样无聊,故意让自己在人前丢丑吧?
    宾客议论纷纷,令冷清琅羞窘难当,一时间下不来台。
    冷不丁有人拍掌,极其突兀:“龟龄鹤寿三千岁,大吉之兆。侧妃娘娘这份寿礼真的是心意独到,别具一格,恭贺老太爷寿比南山,龟年鹤寿啊。”
    众人恍然,纷纷道喜,一句话化解了冷清琅的尴尬。
    冷清琅转身寻找那说话之人,见一白面无须的书生犹如鹤立鸡群一般,站在身后宾客之中。一身月牙白的锦袍,手持玉扇,风度翩翩,好气度,更是唇红齿白,眼带桃花的好相貌。
    此人眼生的很,并不识得。
    冷清琅还是主动上前,冲着这书生微微一笑:“多谢这位公子美言。”
    书生温润一笑:“侧妃娘娘客气。”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小生乃是金二公子的至交好友,姓方,名品之。”
    谈吐文雅,彬彬有礼,与金二那群狐朋狗友却是截然不同的风格,冷清琅一时间有些诧异。
    “二表哥今日也在?他从狮虎营里回来了么?”
    说曹操曹操到,金二见二人在这里闲话,凑过来,油嘴滑舌道:“表妹一个多月没见,竟然又漂亮了。”
    冷清琅抚上脸,嫣然一笑:“王爷前些时日花五千两银子寻了一盒凝香丸给我,吃了之后,她们都说气色好了许多。”
    “凝香丸?五千两?”金二大惊小怪:“可见王爷的确对表妹疼爱有加,难怪你一句话,我就能安然无恙地离开狮虎营,还要多谢表妹了。”
    冷清琅一声轻哼:“表哥也糊涂,招惹谁不行,非要去招惹冷清欢那只母老虎,她好歹也是名义上的麒王妃,你这是在打王爷的脸,怪不得王爷生气,若是有下次,我也保不得你。”
    金二狠狠地喘了两口气:“冤有头,债有主,小爷我在狮虎营里受的罪过,可都记在冷清欢那个贱人身上呢。等有朝一日她被休弃出麒王府,小爷一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冷清琅瞅一眼一旁的方品之,端了架子,轻咳一声,提醒金二说话要注意分寸,免得引火上身。
    金二却丝毫不以为意,勾了方品之的肩膀:“这里没外人。”
    方品之望着冷清琅,眸光闪烁:“五千两买一盒凝香丸,王爷这是被人敲了竹杠了。”
    “麒王爷为了表妹舍得花,再说了,现在凝香丸可是一粒难求。”
    “未必。”方品之一脸的高深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