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115章 男扮女装的俏佳人

第115章 男扮女装的俏佳人

 热门推荐:
    冷清欢简直欲哭无泪了:“他并不知道孩子的存在。”
    “就算没有孩子,他作为一个男人,眼睁睁地看着你嫁给别的男人不闻不问,不是始乱终弃是什么?冷清欢,你究竟要有多爱他,竟然肯为了他自杀,为了他放弃王府的荣华富贵,为了他,千方百计地请求和离,为了他,你都已经没有了后路!”
    慕容麒一向寡言,即便是与自己吵架,也极少会这样义愤填膺地责问自己。
    冷清欢已经退到了避无可避,慌乱地抬眼,就见慕容麒的眸子都开始泛红,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怒火的烧灼。
    愤怒地瞪着她,令她的心慌乱得几乎跳出胸腔,舌头也开始打结。
    “我,只是想王爷你休了我,放我一条生路。”
    “砰”的一声,慕容麒一拳打在马车车厢上,吓得冷清欢差点跳起来。
    “冷清欢,你就不识好歹!”
    “是,我是不识好歹。”
    自己挑选的这个谈判时间真的不合适,只觉得他今日心情好,而且自己刚才在他跟冷清琅之间恶毒地插了一杠子,破坏了二人之间的感情,应当正是招惹他嫌弃呢。没准儿就迫不及待地将自己扫地出门了。
    谁知道,喝醉了酒的慕容麒怎么这么吓人?尤其是他那双眸子,自己笼罩在他的目光之下,感觉一会儿冰冷彻骨,一会儿炽热如火,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的境地。
    疯狂的藏獒啊。冷清欢彻底地怂了。
    马车缓缓停下,车夫恭敬地道:“王爷,到了。”
    车夫的话令慕容麒多少恢复了一点理智,狠狠地粗喘了两口气,慢慢地松开对冷清欢的禁锢。
    冷清欢“吱溜”一声从他跟前贴着身子逃了,提着裙摆,跳下马车,逃得十分狼狈。
    慕容麒靠在车厢上,闭上眼睛,努力平稳了呼吸。
    煎熬了自己很久的问题,终于借着酒意问出口,但是,心情并没有好多少,反而,更加糟糕。
    冷清欢竟然不肯说,她还在护着那个男人。
    他必须要查出,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他要将他碎尸万段!
    可惜,他的人调查了很久,谁的结果都是一样的:王妃娘娘在闺中的时候,足不出户,遵规守矩,品行端方。
    她若是果真足不出户,怎么可能有这样广博的见识呢?
    若是说不一样的,那就是下人打探来的,一些道听途说的事情,都是她与冷清鹤兄妹二人在相府的时候所承受的冷落与欺辱。与外间传扬的,和自己那日所见的截然不同。
    他私下里去探望冷清鹤的时候,也曾拐弯抹角地问起关于冷清欢的一些事情。除了枯燥,乏味,单调,纵使冷清鹤腹有锦绣,也想不出多的形容词来形容关于他们兄妹日复一日相同的生活。
    反倒是没有来上京的时候,那个冷清欢的形象更鲜活一些。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什么身份呢?他隐藏得很深,就像是一个谜,令慕容麒甚至都变得煎熬起来,恨意也更加深重。
    齐景云第二日就马上开始紧锣密鼓地张罗两个店铺的生意,前期投资与人工都不用冷清欢操心,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查验两个店铺的账簿。
    冷清欢足不出户,这种经营模式对于她而言,是最为合适的。
    她仅仅只提供了两个店铺,就可以一本万利,坐等收益,何乐不为呢?
    而冷清琅则眼巴巴地左等右盼,盼的是金姨娘给带来的好消息,等的是方品之给自己送来凝香丸。
    她相信,只要自己脱胎换骨,慕容麒就一定能对自己刮目相看,重新将满腔心思放在自己身上。
    自己的敌人可不只是冷清欢一个人,还有那么多觊觎着慕容麒的千娇百媚,自己若是不能艳压群芳,如何固宠?
    每日晨起,她总会在镜子跟前耽搁很长时间,一想起方品之那光泽白皙的肌肤,就觉得心生向往。
    特意差人叮嘱了门房。终于在这日午后,门房差人过来请示,说金家来人求见。
    她立即迫不及待地请人进来。
    来人不是金二,而是一个身形十分高挑的女子。杏花粉丫鬟罗裙,乌云堆成的双丫髻,斜簪一朵绢花,唇红齿白,肌肤如雪,臂弯里挂着一个竹编筐篮,行走间犹如弱柳扶风,袅袅婷婷,十足的美人。
    冷清琅看他眉眼之间有几分熟悉,但是又很陌生,想不起金家府上有这样出挑的下人。
    美人儿近前,冲着她行礼问安,一张口,犹如珠落玉盘,清脆悦耳:“见过侧妃娘娘。”
    冷清琅有些失望地抬手:“免了,起来吧。”
    美人儿提着篮子,俏生生地立在她的跟前。
    “是谁派你来的?”
    美人儿低着头抿着嘴笑:“是金二公子差遣奴婢前来,给侧妃娘娘送一样东西。”
    冷清琅又欢喜起来,眼睛往竹篮里瞥了一眼:“快快呈上来。”
    美人儿从竹篮下面摸出一个盒子,双手捧着,左右看了一眼,似乎是有所忌惮。
    “金二公子还托奴婢给娘娘带两句话。”
    冷清琅明白了他的意思,冲着身边赵妈跟知秋挥挥手:“热一杯酒给我,然后都退下去吧。”
    这凝香丸里因为有五石散,所以服用的时候需要热烫的酒送着,效果最好。
    知秋捧上一杯热酒,低垂着头默默退出去,赵妈狐疑地打量那美人儿一眼,也犹豫着出去关了门。
    美人儿这才上前,将盒子打开,取出一粒药丸:“对方始终抬着价钱寸步不让,交涉数次方才谈妥。先拿两粒过来,让侧妃娘娘过目,验一下货色,看看是不是真正的凝香丸。”
    冷清琅满腹心思都在这药丸上,抬手便去接,谁料那美人的指尖一抖,药丸便从指间滑落下来。他慌忙去接,竟然就一把捉住了冷清琅的手,连同药丸,一同紧紧地包裹在手心里。
    冷清琅一愣,微蹙了眉尖,冷了脸色挣扎。美人儿立即松开了她的手,然后殷勤地去端那杯热酒。
    冷清琅将药丸放在鼻端轻嗅,眼睛余光注意到,他的手虽然细腻白皙,光滑如玉,但是骨节却有些粗大,并不似寻常女孩子那般修长纤细。不由抬眼望了他两眼。
    这一看,越发觉得眉眼熟悉,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你是......”
    “凝香丸带着雪莲的清香味道,入口微苦,以酒送服余口香醇,侧妃娘娘,不假吧?”
    冷清琅恍然大悟,“噌”地站起身来:“方品之!”
    美人儿抬眸冲着她嫣然一笑:“娘娘好眼光。”
    “你,你怎么扮成这幅模样?而且你说话,这声音......”
    “品之喜欢听戏,曾经拜师学艺,学过旦角。”
    “难怪你扮成女装,竟然也风情万种,丝毫看不出破绽。”
    “品之知道像王府这样的高门大户,规矩严苛,经常来往,唯恐会对侧妃娘娘清誉有损,所以便想出这样一个法子,让娘娘您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