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119章 拿我当炮灰

第119章 拿我当炮灰

 热门推荐:
    “我并未答应。”慕容麒淡淡地解释:“也不会答应。”
    那就是自己猜对了。
    “所以,那日里,你故意在她面前与我恩爱,今日又让刁嬷嬷送上落红帕子,不是为了帮我,其实单纯就是想要让她死心吧?”
    慕容麒认真地望了她一眼,并且端详了一会:“假如,你愿意这样解释,也可以。”
    “就连不放我走,也是因为不想娶她?”
    慕容麒的指尖颤了颤,慢慢地蜷缩起来,似乎是有点犹豫,然后,唇角微微勾起笑意:“对。”
    冷清欢深吸一口气:“那我究竟什么时候才可以离开?”
    慕容麒唇畔的笑意更浓:“很简单,对我好一些,只要我们两人恩爱,她死了这份心。”
    “我看她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你作为罪魁祸首,当断不断,不斩钉截铁地拒绝她,还对她那样客气,她总是还会心怀憧憬。”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拒绝过?”
    “那就是不够坚决!”
    慕容麒轻叹一口气:“她父亲当年对我有恩。”
    得,又一个纠缠不清的理由。
    “那你就应当知恩图报,早点给她寻一个好的归宿啊。朝中的青年才俊这么多,你就不能祸水东引吗?”
    “母妃很喜欢她,她的亲事我做不得主。”
    “情理之中,你自己的亲事都做不得主,还能指望你管别人么?”
    慕容麒被噎了一下,无奈地摇摇头。
    冷清欢如释重负一般长舒了一口气:“你不是对我图谋不轨就好。这样算下来,是你拿我当炮灰,欠我的人情。所以,以后你要护着我,不可以再欺负我!否则我随时都会罢工!”
    慕容麒眼底眉梢都浮上一抹笑意,然后直达眼底,轻启薄唇:“好!”
    冷清欢突然发现,他真正笑起来真好看,眸子里就像是有暖阳跳跃,星辉闪烁,令她竟然会有一种如沐春风,十里桃花开遍的错觉。
    他哪里还是那个狂躁,暴力,蛮不讲理的自大狂?
    一瞬间,竟然中了他的美男计,看得呆了,一肚子的酸词儿竟然也忘了。
    果真,女人也好色。
    接下来等待哥哥科考的这几日,冷清欢也没有闲着。
    两个铺子,一个改成了绸缎庄,另一个专门经营笔墨纸砚,书画纸张。
    绸缎庄倒是好说,齐景云名下有不少这样的店铺,经营着他从南方贩卖来的各种丝绸锦缎,都是现成的货品,只要将铺子简单地粉刷,焕然一新以后,就可以上货开张。就连货物都是赊欠,出售之后再结算银两,相当于现代的加盟店,几乎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另一个售卖文房四宝的铺子,临近书院附近,日后倒是不愁销路。不过进货就比较繁琐,所以筹备起来费些功夫。
    齐景云的意思,就是这两个铺子都是细水长流的买卖,慢慢经营,等到老客户多起来,盈利才会丰厚。像一些来钱快的生意,比如酒肆茶馆,开门营业就有盈利,但是纠纷比较多,经营起来费神费力,不太适合冷清欢。
    冷清欢十分感激他的慷慨相助,虽说那日酒桌之上玩笑,前期投资他一人全包了,但是自己也不能真的像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
    所以,她将上次从慕容麒那里敲诈来的五千两银票全都准备好了,给齐景云送过去。
    齐景云却坚持不肯收,说这前期的银子,自然有冤大头愿意出,不用她操心。
    冷清欢哪里知道这冤大头是谁,只当做是齐景云念及着慕容麒这里的交情,再次慷慨解囊,也就没有坚持。
    这就叫人穷气短啊,自己手里边但凡宽裕一些,也不能沾人家的光。
    忙碌着,会试便结束了。
    冷清欢亲自去接冷清鹤。
    九日里的呕心沥血,令冷清鹤看起来一脸的疲态,十分憔悴。但是精神很好,见到冷清欢眉眼飞扬,显然对于这会试已经是胜券在握。
    冷清欢这便放下心来,只安心等着放榜,再给哥哥置办一场庆功酒。
    而冷清琅自从那日惠妃走了之后,便留心着朝天阙里的动静,见慕容麒并未对着冷清欢问罪,心便慢慢地沉了下来。
    她难以置信,刁嬷嬷竟然真的是慕容麒授意的。慕容麒竟然主动袒护着冷清欢,怎么可能呢?他难道就一点也不介意,冷清欢失贞一事吗?
    而且,她发现,冷清欢竟然变了。
    原来的冷清欢,胆小,怯懦,眉眼低垂,目光游离,浑身的小家子气。
    而现在,整个人就犹如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没有流光溢彩的张扬,从内而外散发出一种雅致,高贵与自信。那一身气度,还有风情,确实与在闺中时截然不同的,犹如脱胎换骨一般。
    而且就连眉眼也变得生动起来,那一双眸子,就犹如一汪澄净的湖水,欢笑时会有细碎的阳光在湖面跳跃,波光粼粼;安静时,就是平静无波的宝石,清纯透彻;偶尔,眉眼流转间,满天的星辉也会倒影在里面,映衬得整张脸都鲜活起来。
    她心里嫉妒得几乎都要发疯了。想要变美的渴望一日比一日更加强烈。
    她更加痴迷凝香丸,每次就着热烫的酒服用下去,方才浑身舒泰,浑然忘忧。
    她眼巴巴地盼着方品之再给送过来,却一直没有消息。实在等不及了,就差人去寻金二催促。
    又过了两日,方品之方才登门,照旧还是一身女装打扮。
    冷清琅让伺候的人退下,便立即迫不及待地追问:“凝香丸呢?”
    方品之深谙以退为进之道,故意晾了她许多时日,见她这样焦急,知道是火候到了。一脸的为难。
    “我朋友说,一盒五百两,不能再少了。我觉得在侧妃娘娘跟前夸下了海口,却只砍下这么一点银子,心里过意不去,没脸来见。”
    冷清琅一阵肉疼,五百两银子,确实不少,自己所有的积蓄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但是这些日子没吃,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抓心挠肝地难受,一咬牙,从一旁的匣子里摸出两张银票。
    “五百就五百,先拿一盒。”
    方品之心里暗喜,从袖子里摸出一盒凝香丸,双手捧着递给冷清琅。
    冷清琅视若珍宝一般捧在手里,打开盒子,感觉闻到那香气,心就安稳了许多,堵在嗓子眼的那口气好像也顺下去了。
    方品之收了银子,又恭维她几句,将她哄得心花怒放,方才行了礼,就要退出去,走到门口,突然又转过身来。
    “来的时候金二倒是让我多嘴问一句,您府上那位长兄身子骨怎么突然就见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