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128章 最后放大招

第128章 最后放大招

 热门推荐:
    冷清欢出于母爱的保护,一把护住了小腹,脊梁紧绷,满怀警惕地望着慕容麒,就像是一只炸毛的小母鸡。
    “麒王爷,我不知道,你说这样的话,究竟是基于一种什么心态。可能是为我好,也可能是这个孩子的存在会令你颜面扫地,甚至于受人议论。
    但是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诉你,这个孩子既然我已经决定留下他,那么,他就是我的命,谁也不许伤害他一分一毫。
    你放心,只要你放我走,孩子我自然会给他一个合理的身份。可能,我会选择暂时远走高飞,等孩子出生之后再回上京,也可能,永远不再回来。总而言之,不会对你麒王爷的颜面造成任何的损伤。
    所以,请你最好不要打这个孩子的主意。”
    慕容麒攥着马缰的手一紧,骨节都有些泛白,眸子里挣扎了片刻,还是没有将心里的话说出来:“他值得你这样做吗?为了他,你毁了名节,还要搭进去自己后半生的幸福。”
    冷清欢心里明白,他口中所说的“他”究竟是指谁。最近他为什么总是喜欢碰触这个敏感的话题?
    她认真地望着慕容麒,勇敢地对视他的眼睛:“跟那个人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之所以要生下这个孩子,是因为,他身上有我一半的骨血,是我在这个世上极亲极近,值得我热爱的生命。
    假如,以后我幸运,还能遇到说喜欢我的人,他必须能发自于内心地接受这个孩子。因为,他代表着一个不完美的我。否则,我绝对不嫁。”
    “那......他呢?他不愿意负责吗?”
    冷清欢的眸子黯了黯,低垂下眼帘,浓密的睫毛覆盖了眸底的黯然与凉意。
    “不提他好不好?”
    慕容麒一直在紧张地等待着想要的答案,见她面色不好,不再追问,佯作轻描淡写地道:“我只是随口建议而已,听与不听都随你。”
    冷清欢这才略微松了一口气,两人慢慢地走,谁也不再开口说话,气氛一时间有些微妙。
    身边的男子长身玉立,气度不凡,走在大街之上,便如一颗耀目珍珠一般,吸引了许多人偷偷地欣赏。
    从最开始的水火不容,到如今两人可以心平气和地说话,像朋友一般有了最基本的信任与帮助。还有一起经历过的种种,慕容麒的形象,在她的心里已经有了逐渐的改变。
    这个男人不仅是优秀,他清冷高傲的外表之下,掩藏的是一颗重情重义,火热的心,还有偶尔的羞涩,孩子气的别扭,用哥哥的话来说,真的是世间难得的良人。
    可惜,自己与他终究是有缘无分,注定要失之交臂。他喜欢的是冷清琅,而自己,已经并非完璧之身。总有一日,要离开,然后渐行渐远。
    走着走着,就觉得委屈。
    那个趁人之危,吃干抹净,提起裤子就跑的男人,特么的千万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我挖了你的祖坟。老娘一辈子的幸福啊,就这样交代了。
    金姨娘被发配的消息,先二人一步,传回了麒王府。
    冷清琅因为一直都在装病,所以没有去大理寺听审,听闻这个噩耗,如遭雷击一般,整个人都呆若木鸡。
    她满心欢喜地盼望着审理的结果,希望冷清欢能为此受牵连,被慕容麒迁怒,所以派了人前往大理寺打探消息,谁知道竟然等来了这样的晴天霹雳。
    一时间六神无主,跌坐在地上,半晌方才反应过来,嚎啕大哭。
    金氏那是她最大的依仗,若是金氏不在相府了,自己还拿什么跟冷清欢斗?还有,这件事情会不会牵连到自己?慕容麒会怎么看她?怎么办?
    知秋在一旁,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赵妈上前搀扶她:“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夫人,你哭也没有用。王爷马上就要回府了,您当务之急,是要想好如何应对。您想想,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您能在王爷跟前稳住地位,金姨娘她才有回京的可能啊。”
    赵妈的提醒令冷清琅顿时醒悟过来:“对啊,姨娘她还没有走呢,我若是好好求求王爷,王爷会不会开恩啊?”
    “事情具体是怎么回事儿老奴不知情,所以也说不好。”
    因为冷清琅信不过她,所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赵妈并不知道。
    冷清琅现在是一点主意也没有,有一种大厦将倾的危机感。哭天抹泪了半晌,实在没有个主意,就抬脸看向了房梁,狠狠地咬了咬牙关。
    慕容麒刚回到王府,将马缰交给门房,就有下人惊慌地向他报告:“王爷,不好了,侧妃娘娘她适才自缢了。”
    “什么?”慕容麒以为自己听错了。
    “现在紫藤小筑里正乱套呢,幸亏赵妈发现得及时,救了下来。郎中已经赶过去了。”
    话音也就是刚落,慕容麒已经没有了人影。
    冷清欢站在原地撇撇嘴,她太熟悉冷清琅的这一套操作了,就是得了金氏的真传,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是放大招了。
    看慕容麒这心急火燎的样子,肯定没有见过这种阵仗的。也是,宫里的娘娘们哪个没事敢寻死觅活的要挟皇上啊。
    她犹豫了一下,自己去还是不去?去吧,冷清琅见到自己,怕是要气得一个嗝晕过去;不去吧,还不知道她又怎么颠倒黑白,埋汰自己。
    纠结了一下,还是去吧,这样千载难逢的学习观摩的机会,错过了岂不可惜?
    慕容麒一头闯进紫藤小筑。冷清琅已经悠悠地醒转过来,还在寻死觅活地闹腾,赵妈与知秋两个人使劲拦着。
    “你们拦着我做什么?还是让我死了痛快,姨娘要被发配边关受苦受难,我这个做女儿的,难不成还能心安理得地留在王府享受荣华富贵不成?”
    赵妈一个劲儿地劝:“王爷心善,又最疼夫人您了,怎么可能袖手不管?您且想开一点,等王爷回府,一定会有办法的。”
    慕容麒见她安然无恙,略微松了一口气。
    知秋第一个见他进来,叫了一声王爷,并且与赵妈识趣地让开了一条路。
    冷清琅这个时候也不闹着去死了,跌跌撞撞地一头扑进他的怀里,哭得身子如同风中落叶。
    “妾身不相信,姨娘她一向心善,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一定是有人栽赃给她,王爷,您可要还我姨娘一个公道啊。”
    慕容麒后退了一步,不得不搂住冷清琅瘫软如泥的身子,淡淡地道:“人证物证都在,她已经亲口承认了。”
    冷清琅难以置信地抬起脸,颤着嘴唇:“竟然是真的?姨娘她是被仇恨冲晕了头么?竟然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也难怪姐姐一向不喜欢我,姨娘也太过分了。”
    慕容麒轻轻地“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那,那王爷会不会为此怪罪清琅呢?”
    慕容麒默了默,违心道:“她是她,你是你。”
    冷清琅小声地抽噎,肩膀一耸一耸,令人心疼极了。
    “可,可她终究是生养我的母亲啊。我府上还有小弟,年纪这么小,若是姨娘走了,谁来照顾他,一想起来,我就觉得心如刀割一般。我这个做女儿的太不孝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受人欺负而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