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 > 第140章 绝色阴阳人

第140章 绝色阴阳人

 热门推荐:
    鸨娘连声赞叹道:“还是齐二爷见多识广,竟然连这个都知道。这阴阳人雌雄同体,可男可女,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专门从外地买过来的。多少客人闻风而至,一掷千金呢。齐爷是这一阵子没在上京城,不知道罢了。”
    齐景云更加好奇:“我也只是有所耳闻,从未亲眼见过。今儿爷就开开眼界,瞅瞅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鸨娘一听有点为难:“只怕要齐爷稍等片刻,他跟前如今还有客人在。”
    齐景云轻哼一声:“又跟齐爷我来这一套,不就是银子吗?”
    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啪”的往跟前一拍:“将银子退给那客人,赶紧将那阴阳小倌儿叫过来。”
    鸨娘眼睛都直了,抻着脖子瞧了一眼:“好商量,我这就去跟那客人商议一声去。”
    扭身兴冲冲地就出去了,却是直接推门进了斜对面的房间。
    齐景云对着冷清欢“嘿嘿”一笑:“让表嫂见笑了,我是经常在生意场上混,不比麒王表哥与临风一本正经的。逢场作戏的事情做多了,也就习惯了。今儿实在是被勾起了好奇心,表嫂若是觉得这地儿龌龊,我这就叫人送表嫂回府去。”
    龌龊不龌龊的,冷清欢是真的不想继续待下去。她对于齐景云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在这个时代,有钱的男人寻花问柳还真的不是什么惹人诟病的短处。
    他为人豪爽热情,不过是油腔滑调的,带着点商人的市侩之气罢了。
    正想跟齐景云道别,老妈子甩着帕子从斜对门回来了,冲着二人讪讪地一笑。
    “今儿怕是对不住齐爷了,对方也是个不好相与的,不肯拱手相让。”
    齐景云从怀里漫不经心地又摸出两张银票,财大气粗地往跟前一拍:“丢给那个不识相的,就说齐爷我请他嫖姑娘,这琳琅阁的姑娘可着劲儿地由着他睡,只要他吃得消。”
    鸨娘估计是刚才吃了瘪,有点为难,可是又经不得诱惑,拿了银票转身又出去了。
    冷清欢摇摇头:“不过是一个双性人罢了,胚胎发育期间分化异常所致的性别畸形,少见多怪,值得你这样花费。”
    齐景云冲着她一竖大拇指:“表嫂果真见多识广,竟然连这个都知道。而且解释得如此深奥,不愧是人人称赞的女神医。”
    冷清欢随口吹牛道:“你若是想要,我都可以给你造一个出来,不过是假两性畸形,我们叫他人妖。”
    齐景云惊诧地瞪圆了眼睛:“我只听闻过宫里的太监,还从未听闻过什么人妖,这性别还能相互转换吗?”
    “自然可以,通过手术和药物调节,就能变性。还有这阴阳人,根据他们体内的染色体,染色质,还有他的体表特征来判定他们的性别偏向,然后进行手术,也可以恢复体表性别。
    不过我并不太擅长,顶多也就是纸上谈兵,有理论知识。我也不感兴趣,你愿意留下来研究那就慢慢研究好了,我先走。”
    一转身,差点撞了人。
    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多了一个人,而且是一个美得简直不像话的男人。
    肌肤如玉,长发如墨,唇红齿白,眼梢微挑,犹如巧手匠人白描的精致眉眼,黑白分明的眸子,三分妖艳,三分邪魅,三分狷狂,还余一分女儿家的风流之态。
    他斜靠在门框上,抱着肩,一脸玩味地望着冷清欢,一直没有吱声,所以差点令她一头就撞进他的怀里。
    那一身大红色的,绣着彼岸花的锦袍,鲜艳欲滴,十分醒目。
    冷清欢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所以愣了一愣。
    妖孽美男见她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然后勾唇一笑:“是哪位客人如此大方?想要尝鲜?”
    难道他就是这琳琅阁里的阴阳倌儿,这幅皮相可真的可惜了。冷清欢心里暗自惋惜。
    齐景云两只眼睛都开始放光:“果真是人间极品啊,值得值得!”
    妖孽男子抖了抖手里的银票,眸光一转,只令人觉得眼梢含春,脉脉含情。
    他没有搭理齐景云的话茬儿,反而盯着冷清欢:“这位小公子难道就一点也不感兴趣?”
    冷清欢还是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蜂腰劲臀,宽肩长腿,果真是靠颜值与身体吃饭的好身材。虽说她好歹也是见识过世面的人,但还是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你找错人了,点你的是这位公子。”
    妖孽男子竟然冲着她挤了挤眼睛,万种风情,美得令人抽筋。
    “公子难道就不想尝尝鲜吗?女人的美千篇一律,多枯燥乏味。我就不一样了,只有新鲜,才会刺激。”
    齐景云显然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斜着眼睛瞅二人:“说的好,简直太合本公子的胃口。咳咳,那个冷兄弟啊,你若是喜欢,我请你,当然,我的嘴巴也一样很严实。”
    冷清欢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你是我认识的人里胆子最大的。”
    敢给皇家的儿媳拉皮条,怕是数遍长安王朝都找不到。
    齐景云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腿,一脸坏笑:“既然你来都来了,就像是黄泥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还不如索性就做一件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大事。”
    妖孽男子掩唇一笑,抬起的手翘着兰花指,可竟然丝毫没有违和感:“看来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琳琅阁,放不开也是常情,我最喜欢这股羞涩劲儿了。”
    “这青-楼里向来都是客人随心所欲地挑姑娘,还是第一次见姑娘挑客人的。可惜,我有洁癖,不喜欢你。”
    妖孽男子直起身,朝着她跟前走过来。
    “公子误会了,我可不是这琳琅阁的角儿。这位齐公子想染指的那位小倌儿此时就在对面房间的床上等着他呢。”
    不是?冷清欢微微眯了眼睛:“那你这卖弄半天风情,骚唧唧的勾-引谁呢?”
    妖孽男子再次冲着她晃晃手里的银票:“两位公子实在大方,找个青-楼倌儿竟然这么舍得下血本,就连我这客人看着都怦然心动。所以,那位倌儿我就拱手相让了。顺便来一个毛遂自荐,看看公子你是否看得上在下,多少赚点茶资。”
    这回答令冷清欢与齐景云都有点诧异。